第七一七章 天各一方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一七章 天各一方

    仙荷院。

    连似月静静地站在窗前的海棠花下,目光落在紫粉色的花瓣上,今年的海棠开的格外好些,令人觉得赏心悦目。

    “大小姐,诀少爷,哦,不,小殿下那边派人到文华院来取东西去明安王府了。”青黛走近前来,道。

    连似月点头,道,“知道了。”

    青黛却一时情之所至,忍不住落了眼泪,道,“去了明安王府,往后在丞相府,咱们便再也见不到了小殿下了,还真有些不习惯呢。”

    连似月看了青黛一眼,青黛忙抹去眼泪,道,“奴婢失态了。”

    “小殿下回到他该回的地方,这是一件好事,你们都要这么想。”连似月对众人嘱托道。

    “是。”众奴才回道。

    “对了,原先文华院的那些奴才,除了四九,皇上一个也不让去明安王府了,原本想着小殿下去了那边会不适应,带着用过的忠仆过去的会习惯些,泰嬷嬷还找他们训过话了,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能带了。”青黛忽然想起,便说道。

    “也是意料之中。”连诀顺利地恢复了皇子的身份。

    但是,在周成帝看来,丞相府虽抚养了连诀,可在他心目中,他才是连诀唯一的父亲,他自然不会乐意看到连诀还和丞相府有过多的联系,也要防止连诀念着往日父子情分,偏帮连延庆。所以,能让四九跟着,已经是百般开恩了。

    “大小姐,小殿下来了。”正在这时候,守门的丫鬟前来汇报。

    “准备一下,出去迎接。”连似月放下手中玉扣,领着众丫鬟婆子一起到了院子里。

    只见连诀走了进来,一身绛红色底色的金丝镶边华贵长袍,浑身散发着尊贵不凡的气度,若看不到左脸上的疤痕,真真是个画中最俊朗的人。

    连似月低头拂礼,道,“连似月参见殿下,殿下千岁千千岁。”

    凤诀脸上的笑意凝了凝,心里闪过一抹失落,往后,他与她,就真正是身份有别了。

    他上前,托出连似月的胳膊,道,“县主无需多礼。”

    听到凤诀这样回复自己,连似月缓缓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淡淡的欣慰笑意。

    “殿下今日就要正式离开相府了,往后再见一面甚为不易,我一早命人做了殿下喜欢的吃食,殿下吃了再走吧。”

    “好!”凤诀眼底闪过一抹惊喜,随连似月走进了里面,仙荷院的奴才们再见这位主子也比往日里更加谨慎,连脚步也比往日轻了。

    经过那盘海棠的时候,凤诀的脚步停了下来,道,“今年的花期好像格外长一些。”

    “是啊,我算了算,花期足足长了一个月有余,不过,再往下天气就冷了,估摸着这是最后一次开花了。”连似月弯腰,伸手拨了拨那开的最灿烂的一朵,道。

    “对了,我带来了一筐枣子,四九正拿着呢,我让他搬进来,你尝尝看。”连诀示意四九将一筐枣子拿了来,一看,个个饱满丰盈,绿油油的,散发着淡淡的枣香。

    “大小姐,这些是洗过的,您尝尝这个,都是小殿下自己爬到树上去摘的呢。”四九拿盘子装了其中个最大颜色最漂亮的几个,双手端着,举起到连似月面前。

    连似月拿一颗,咬上一口,脆甜多汁,淡淡的枣香萦绕在齿间——

    “这枣子的味道和去年一样甜。”连似月说道。

    “我今早趁着没人的时候去书院摘的。”连诀看着她吃枣子的模样,道。

    连似月拿着枣子的手轻轻一顿,但仍旧按捺了心中的情愫,只淡淡道,“那树枣子确实是好,每年都能结出好多果子。”

    凤诀心头忽然一动,似再也控制不住了,道,“姐姐,你曾与我约定,每年第一批枣子成熟的时候,就一起去枣树下打枣子,这个约定,还作数吗?”

    连似月将枣核放进一旁的小碟子里,道,“殿下,这个约定做不得数了。”

    “姐姐……”凤诀眼中流露出受伤的神情来,“为何不作数,就因为,就因为我成了皇子了吗?”

    “不仅这个约定不作数了,而且明安王往后也不可再叫我做姐姐了,你我身份有别,应该像方才那般,你称呼我为县主或者连家大小姐才行。”连似月说道,“如今,你已经不再是相府的嫡长孙,而是皇上的十一皇子,是朝廷的明安王,你不能再像以前一般随心随性了,你须得谨言慎行。

    你刚刚恢复皇子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你,想寻你的错处。你要牢牢记住,皇宫之中,不是只有一个徐贤妃,也不是只有一个四殿下,你若稍有差池,便会落入他人圈套。

    而眼下最紧要的事是,皇上打心里不希望你再和相府的人来往,此回,只让你带着四九去明安王府,其余熟悉的奴才一个也不准带,便说明了他的心思。

    你不能罔顾皇上的意思,明白吗?”

    凤诀点头,道,“这些我也从父皇的言辞中感受到了,所以,今日才以来相府拿着必须的东西为借口,来这里看看,最紧要的,是来看看你。”

    “不。”连似月认真地盯着他的脸,叮嘱道,“今日,你一样东西也不要拿回去,不要让你的明安王府有任何相府的东西,你回去之后便向皇上说:你来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必须的东西,便空手回来了,这句话,一定要去说,你记住了?”

    最终,凤诀点了点头,虽然不太乐意,但他知道,姐姐说的每句话都很有道理,也是他必须要去做的,“我知道,当我改名为凤诀的那个时刻,我就知道了今日的结果。”

    “还有,祖母和母亲那边,你不要再去了,能不见都不要见,就当做,这相府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程,不要再回首。”

    “不要再回首,难道,我连再回首看看你,也不行吗?”凤诀突然有些激动,他一点都不喜欢这样,一点都不喜欢!

    “对,不行,绝对不行!”连似月斩钉截铁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