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四章 他也去过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一四章 他也去过

    “三公主,何必咄咄逼人,我这一条命,并不值得你如此费尽心机啊。

    还有,四殿下,三公主,你们这是怎么了,明明是四殿下找到我的,如今,却说是三公主,你们又到底想利用我做什么?你们又想害谁?”凤令月看向目光稍显狰狞的凤娇,问道。

    “是你抓到的十一?”周成帝问凤千越道。

    “是,确实是儿臣抓到的,不过儿臣收到三皇姐的消息,说看到十一的行踪,让我帮忙寻找我才出手的。

    而且,儿臣找到后将十一交给三皇姐后便通报了姜统领,也许父皇忙碌,姜统领还来不及禀报。”凤千越说道。

    这是他计划好的,让凤娇来告密,自己则在关键时刻出来佐证,这样既不显得他刻意想将凤云峥良贵妃拉下马,又达到了让周成帝知道真相的目的。

    那个时候,他已经步履维艰,所以每一步都要周祥计划,不能太过暴露自己的目的。

    “十一……”周成帝看向凤令月,道,“你说,当日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蒙混过关逃出皇宫的,是谁助你出逃,是不是连似月?”

    周成帝目光森冷,却每一句都几乎要了凤令月的命。

    “皇上!”连似月不待凤令月说什么,已经几步走到她的身旁跪下,“这是一场预谋啊,三公主的话漏洞百出,您已经看出来了,以她的能力,她怎么可能比姜统领率领的禁军还厉害!”

    “连似月,你敢瞧不起我……”凤娇见自己被连似月当众看不起,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够了,你闭上你的嘴巴。”周成帝冷冷看了凤娇一眼,露出不耐的神情。

    刚才她那漏洞百出的话,周成帝自然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他虽不怎么喜欢这个女儿,但对她少根筋的个性还是知道的,凭着一个小小耳环就顺藤摸瓜找出十一的可能性实在太小。

    “……”凤娇被周成帝当众这么一呵斥,顿时悻悻地红了脸。

    而连似月则猛地看向凤千越道,“没错,皇上,十一公主没有死的事,臣女早就知道,公主来京西铺子求助,臣女看她实在可怜,便收留了她,去照顾过她。十一公主为人善良,她来求助我,我总不能立即将她送回宫里,这是人之常情啊皇上。

    可是,有的人,比如四殿下你,却想利用此事大做文章,明明是他抓住十一公主的,大大方方向皇上说明就是,却不肯光明正大地说出来,还曲曲折折地找个三公主来告状,意图让皇上怪罪良贵妃和九殿下。

    四殿下,你才害的连诀差点被我父皇关进柴房家法伺候,伙同契丹人放走萧家人,现在又故意放大十一公主的事,你究竟想干什么?”

    好吧,今日不再迂回,就堂堂正正和凤千越来个硬碰硬,她已经死过一回,她什么都不怕,但凤千越害怕的东西太多,这就是凤千越不如她的地方。

    凤千越额头上的血迹还未干,看向连似月的眼神显得深沉,“连似月啊,你颠倒黑白的本事,本王是万中之一也及不上的。十一被你救走,是你欺君,如今,倒成了本王的错了,应了那句话,本王做什么都能被你说错是错的。”

    “四王兄针对其他兄弟,也不是第一次了,此回,三皇姐不知不觉地做了你的棋子罢了。”凤云峥冷声道。

    “老九,你表面上恭顺臣服,事实上,你做的哪一件事,又不是在算计父皇?”凤千越也冷漠地望着凤云峥,眼底却迸发着怒意。

    “够了!都不要再争吵了!”这时候,凤令月猛地站了起来,看向周成帝,“皇上,是我自己从宫里逃出去的,不关任何人的事。

    当时,我虽已经是个不得宠的公主,当我在宫中多年,手里也有银子,自然是有人愿意帮我办事的,所以,这一切根本就是我策划的,我出宫无处可去,也是我去找连似月帮忙的,她念及旧情,没有告发我,是我的造化。

    而如今,一切的一切,恩恩怨怨,阴谋诡计,令大家感到不痛快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我还活着,只要我死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对吧。”

    她说着,眸光中闪烁着泪光,然后猛地扬起手,闭上眼睛,将那早就拽在手中的簪子狠狠地朝心口扎去!

    是了,只要她死了,认下了罪,就不用连累任何人了。她是个该死的人,活着,也只会让别人受累,让别人为难。

    “阿月!”连似月意识到凤令月要干什么,心头一颤,猛地朝她扑了过去。

    “十一!”凤云峥迅速地伸手去抢夺簪子——

    “叮”一个细微的声音传来,凤令月的手却猛然间被什么东西打到了,疼的一个蜷缩,手中的簪子应声落地,连似月连忙一把拉住她,抱进了怀中,心头一阵狂跳,道,“傻瓜。”

    凤令月闭上眼睛,眼泪夺眶而出。

    众人纷纷回头回头,朝大殿门口看去,只见一抹俊朗的身影迈着有些蹒跚的步履走了进来——

    “小殿下,您小心些。”冯德贵小心谨慎的搀扶着连诀,十一皇子服下解药后醒来,听说九殿下和县主来了宫里,便也要急着进宫看看。

    “诀儿,你醒了?”

    周成帝见到连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父皇……”连诀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而凤千越也猛然间看向他!

    连诀,原来他从未放在心上的毛头小子,居然是皇子,是他的弟弟,是他的敌人之一!

    再看周成帝,对这个刚刚认回的皇子,充满了疼爱和呵护的表情,这是他凤千越从出生就从未得到过的,他得到的只有不屑和轻看,想到这里,他心里头充满了深沉的不甘和恨意!

    听到这一个熟悉的声音,凤令月浑身一颤,猛地睁开眼睛,从连似月怀中探出头来,往那人的身上看了过去——

    只见,连诀的怀中抱了一只白色的小兔走了进来,那小兔子——

    凤令月目光落在那兔子受伤的腿上,上面绑着她从衣裳边角上撕下的一条布,这小东西,居然落到了他的手里,难道,他也去过破庙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