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三章 高手过招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一三章 高手过招

    “三皇姐……”看着凤娇得意洋洋的模样,凤云峥其实有些可怜她,重生一遭,他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但是对于凤娇这种长期在后宫不得宠,嫁个病弱子驸马,全公主府上下全由她一个人撑着的可怜人来说,他并不想做的太狠太绝——

    只可惜,这位姐姐似乎在不自知的路上越陷越深。

    “当然,那时候,你不在京都,你去庆南督促推恩令去了。

    但是,那段时间我去成衣铺偷偷找证据的时候,经常看到连似月在里面出现,连似月,你是去照顾十一的对吧。”凤娇又将矛头对准了连似月,“我记得,宫外的人中,数你与十一关系最好,十一被烧死的那日前后,你也刚好在仪秀宫留宿,而十一一死你就出宫了,说此事与你没有关系,如何都说不通的。所以,是你从中斡旋,偷偷救走十一,骗了我父皇。

    哦,不,你一个小小的县主,在宫里也不会有这通天的本事,肯定还有人帮助你吧,是你的姑母连昭仪,还是……梦华宫的贵妃娘娘,你说吧,都有谁参与到这起欺君的事件中来了。”

    此时此刻,凤娇的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连着九殿下的生母良贵妃一并算计进去,这样一来,皇帝要追究的话,便连良贵妃也不会放过,所有人等连根拔起。

    凤千越的这一盘棋画的很大,他是执棋的人,而凤娇则在他手中游刃有余地在棋盘上游走。

    “哎……”连似月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凤娇见此情此景之下,连似月非但没有着急,还有空叹气,顿时,眉头一锁,不悦地质问。

    “我叹公主成了他人棋子而不自知。”连似月静静地道。

    凤娇杏眼圆睁,怒道,“连似月,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凤娇就是凤娇,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的棋子了,这些都是我查出来的,和其他人无关,你不要转移话题,你怎么解释我刚刚所说的?”

    凤娇光想着把功劳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让皇帝对她刮目相看,所以,一听说连似月说她是别人的棋子,便十分激动地否认。

    “好吧,公主要我解释,那我倒要先问问公主了。

    公主说因为偶然发现了十一公主掉在京西铺子里的耳环,所以怀疑十一公主没有死,而是藏身在铺子里,对吧。”连似月望着凤娇,不紧不慢地问道。

    “当,当然。”被连似月的眼神这样注视着,凤娇的心里,不禁瑟缩了一下,说话也结巴了起来,眼睛不由自主地看了眼凤千越的方向,凤千越微微眯了眯眼,直视着前面,凤娇便再次说道,“当然,不然你那里怎么会有十一的耳环?”

    “众人皆知,三公主素来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犹记得上回在宁德山庄,我,刘喜人,梁汝南,和三公主,五公主,七公主几个人在山庄内游玩,三公主突然在地上拾得了一朵珠花,当时还问这是谁丢的,结果七公主笑三公主说,这不是你自己的东西吗?当时,众人哄堂大笑,三公主还红着脸说,我丢三落四惯了,谁笑我打落谁的牙齿。

    倒没想到,这一回,公主能从偶然见到的一只耳环,抽丝剥茧地找到十一公主的下落,也实在令我刮目相看。毕竟,公主您是一个心大到连自己的珠花都认不出来的人。”

    连似月不慌不忙,唇角微微含着笑意道,目光却显得几分冰冷。

    凤娇若悬崖勒马尚且好,如果还要百般纠缠的话,那她也只能手下无情了。

    三公主听了这话,顿时一怔,继而面红耳赤,道,“本,本公主就是记得十一的耳环,因为这耳环很特别,我先前特意看了,我很喜欢这耳环,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三皇姐,数日前,父皇就派了姜统领找寻十一的下落,姜统领四处寻找而不得,没想到,三皇姐的人竟变得比父皇的禁卫军还要厉害了,提前掌握了十一的行踪。”凤云峥淡淡地道,目光中却隐含着一股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

    “你们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在京西铺子看到过十一确实是事实,那时候我连续去看了好几次才确定的,你们休想蒙混过关。”凤娇不禁咽了咽口水,但仍旧逞强道。

    “按三皇姐的意思,去京西铺子的次数也不少了,那弟弟倒想问问,我那京西铺子门口的石狮子有几对?”凤云峥问道。

    凤娇听罢,一笑,道,“你哄我呢,当时是左右各一个,那便是一对了。”

    “呵。”凤云峥轻轻一笑,“皇姐弄错了,京西铺子门口并没有石狮子,只有两棵柏树。”

    “那……那我也许是看错了,忘记了,弄混了。”凤娇脸一红,争辩道。

    “三公主看到这一只小小的耳环,就能当即判断是十一公主的贴身之物,却不记得京西铺子门口有没有石狮子,三公主,这是不是有些矛盾了?”连似月语气看似不疾不徐,实则步步紧逼,凤娇不由地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一丝慌乱,咽了咽口水。

    凤千越袖中拳头暗暗握起,目光隐隐跳动着,他曾利用凤娇的粗心和无脑,但愿,今日不要被她的粗心和无脑带进阴沟里才是。

    “所以公主,你是受人指使要来污蔑九殿下和我,还有良贵妃的吧”连似月再逼问道。

    “我,我是,我……”凤娇咬着下唇,眼神不再似之前那般傲慢笃定了,“连似月!”她突然大喝一声,叫到,“你管我是粗心大意还是心细如尘,这十一被你救走,然后藏在了京西铺子,这是事实,你就别想抵赖了!赶快承认,父皇还会对你网开一面。

    还有十一……”

    凤娇几步走到凤令月的面前,道,“你以为你当了小尼姑就万事大吉了,你快说,快说,快说你是被连似月偷偷救走的,还有良贵妃从中帮了你,你们一起欺瞒父皇,是不是?”

    凤娇气急败坏的样子看在众人眼里,却更觉得她是有预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