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二章 蒙混过关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一二章 蒙混过关

    那这些日子,她一个人,是怎么度过的?

    她宁愿一个人挨着,也不来找她,就是怕连累她。

    她虽然胆大,心大,可其实也很脆弱,这些难捱的日子,她难道不害怕吗?而且,她还救了一只小兔子,真是个天真又倔强的姑娘。

    连似月鲜少为谁心疼,可每次看到这失宠之后的“公主”,心里却总也忍不住那怜悯和疼爱之心。

    或许,她和连诀一样,是她的生命之光,希望之火吧。

    凤令月走进来的时候,也抬眸看了连似月一眼,这一眼,包含着千言万语的衷肠,但她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像是要避嫌似的,与她保持着生疏的距离。

    连似月心头一颤,脚步微向前,她知道阿月的意思,她是不想让皇帝觉得自己和她关系好,以免连累了她——

    “真是个傻姑娘……”连似月低喃道。

    同时,她脑海中迅速地思索着该怎么度过这一劫,保阿月无事,保她和九殿下无事。

    “该来的总会来。”凤云峥在她身旁悄声说道。

    而凤千越那凝聚在眼角的紧绷神态,在看到凤令月进来的时候,微微地缓了缓——

    目前,他还有凤令月这颗棋子,而推着这颗棋子走的人,他选择了她这个骄傲又自卑的三皇姐。

    凤娇和凤令月一并跪在了地上——

    凤令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尼灵玉拜见皇上,皇上万岁。”

    “父皇,娇儿没有骗你吧,十一真的还活着,她没有死,我现在找到她了,特意将她带来,给父皇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凤娇向周成帝说道。

    连似月厌恶地看着凤娇,真是个没有脑子的女人,光知道得意洋洋地向周成帝邀功,成了凤千越的棋子也浑然不知,难怪这么些年,在周成帝的眼中没有什么存在感。

    而周成帝看到一身尼姑打扮,言行举止都是个出家人的凤令月,也怔愣了片刻,脱口而出,道:

    “灵玉?令月儿,你这是……你没死?”

    凤令月再次念了句,“阿弥陀佛,皇上,是,我没有死,我出家了。”言之,眼眶却泛出了浅浅的泪意。

    从前,她是个公主,这皇宫里,她也曾肆意妄为,也曾战战兢兢。

    如今再回来,却是这般光景了——公主不是公主,父皇也不是父皇,她只是一个过客,不,或者说,只是一个该死却没有死的罪人。

    等周成帝起初的震惊过去之后,想到当日天牢门口的那一具烧焦的尸体,又看到面前活生生的人,脸色开始阴沉下来,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和萧山一起被火烧死了吗?朕也以为你已经死了,如今,你却成了小尼姑站在朕的面前,这是欺君,朕要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耍的朕团团转!”

    “皇上!”凤令月跪了下去,重重地磕头,道,“是我对不起皇上,因为我明明不是皇上的孩子,却以公主的身份活了这么多年,深受皇上和皇后的照拂,所以,我在庵里的时候,日日为皇上念经祈福,希望皇上身体康健,延年益寿。

    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因为我好怕死,我是个没用的胆小鬼。

    所以,所以那时候趁着十三公主前来看我的时候,我欺骗了她和狱卒,用了金蝉脱壳的方法,偷偷逃出皇宫苟活,后来不小心被人认出来,我就跑到尼姑庵,削发为尼了。

    求求皇上,不要再追究当日的事情了,求求皇上了,就让一切过去吧。”

    凤令月天真的希望周成帝可以不要再追究当日之事,但是,这么大的事,又岂是能轻易蒙混过关——

    凤千越看了三公主凤娇一眼,凤娇了然,便道:

    “十一,你应该说清楚一些,是谁替你保住了你的命?

    你当时被关在地牢里,皇后娘娘也死了,你何来的能力能够骗过父皇,骗过狱卒,骗过所有人,让大家以为你被烧死了。

    若没有人相助,你又怎么能够逃的出去?

    “三公主!”凤令月哀求般的眼神看着凤娇。

    “你快告诉父皇吧,是谁救你出去的,你可不能做欺骗父皇的事。”凤娇只想着找出真相,让一向不太看重她的皇帝这次对她刮目相看。

    “我,我……”凤令月犹豫着。

    “令月儿,快说,朕决不允许任何人欺骗朕,否则……”周成帝冰冷的目光看着昔日的“女儿”,道,“你就算侥幸多活了一阵,朕也会收回你的命!没有人可以在欺骗了朕以后,还安然无恙的。”

    “皇上……”连似月急忙上前两步。

    “皇上!”察觉到连似月要为她出头,凤令月立即直起身,大声喊了一声,制止了连似月继续说下去,同时看向周成帝,问道,“只要收回我的命,皇上就不再追究了么?”

    她的声音颤抖着,目光中闪烁着泪意,一双如黑曜石般晶莹剔透的眼睛殷切地望着周成帝。

    周成帝被这眼睛直视,心头微微一颤。

    凤云峥几步上前,道,“父皇,儿臣以为,这十一当日之事,是有蹊跷,这其中的曲曲折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通的,不如从当日守着牢门的狱卒查起吧。”

    “是啊,皇上,况且十一殿下也才刚刚寻回,不是么?”

    连似月明白,凤云峥是在想着法子拖延时间,再来想办法解开眼下的死结,便也顺势说道。

    “九皇弟,你不说话,本皇姐倒也忘了,其实,那时候,我是在你从二王兄手中买来的京西成衣铺子发现十一的踪影的,当时我去那儿买衣裳,在那地上发现了一个耳坠子,因为曾经见十一戴过,有印象,所以觉得奇怪。

    后来,我数次偷偷地去了京西铺子,才终于发现了十一的踪迹,你倒应该给父皇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凤娇下巴微微昂起,道。

    这些都是四皇弟凤千越告诉她的,连同那耳环也是当初那个连诗雅给她的,如今被她握在手中,她觉得揪出真相胜券在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