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O八章 轮到你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o八章 轮到你了

    正阳门下,凤千越正站在那儿,眼见冯德贵匆匆忙忙与一众侍卫出来,他上前道:

    “冯公公这是要着急去哪儿?”

    “原来是四殿下,十一殿下那儿急着要老奴送解药过去。”冯德贵知道认下十一皇子的事已成定局,便再没了遮掩,道。

    “十一殿下?”凤千越微愣,“冯公公是不是弄错了,向来只有十一公主,何来十一殿下?”

    “四殿下,这以前是没有,但现在有了,皇上认回了遗落民间的十一殿下。”冯德贵道。

    凤千越心头一颤,他这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讯息?“遗落民间的十一殿下?谁?”

    “那明安郡王的宴会上,殿下您和相府的三小姐不是查出明安郡王不是连家的骨肉吗?他确实不是连家的骨肉,但他是皇上的骨肉啊。”

    “你说什么?连诀他是……他是……”凤千越只觉得晴天霹雳,脚步竟有些不稳,眼前一阵发黑。

    “是啊,老奴当初看着诀少爷,就觉得气度不凡,与一般贵公子都不一样,原来啊,是皇上的孩子,四殿下,老奴还要赶去相府给十一殿送药,老奴先行告退!”

    凤千越不知道冯德贵最后都说了些什么,只觉得两耳嗡嗡作响——

    连诀不是连相的儿子,可却是父皇的儿子!

    这……这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

    “哦,对了,四殿下,那相府的三小姐,您府中的夫人连诗雅已经没了,死在了水窖里。”冯德贵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对凤千越说了这句话后才离去。

    原来,连诗雅已经死了!难怪,难怪相府传不出任何消息!

    凤千越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抬手,已是满额大汗——

    他也终于明白,连似月为什么要故意上他的当了!因为她手里有连诀这张王牌!

    连似月啊连似月,你这一局棋,竟然是这样下的!本王这次,竟然连你的棋局都没有猜透,竟还不知不觉成了你的棋子!

    “传四殿下觐见!”他正在思索的时候,突然传来让他进宫的声音。

    他缓缓抬头,看向那远处的荣元殿的琉璃瓦,头一回,他竟然对进宫有了恐惧的感觉。

    “四殿下,皇上请您进去。”见他目光深锁,那前来传旨的太监催促道。

    “知道了,本王这就去。”他回过神来,抬脚往荣元殿的方向走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妇人,正被数名侍卫拖着,这妇人衣裳虽雍容华贵,但是她头发披散,眼神混沌,浑身软软地,脚步迈不开,全靠侍卫拖着走。

    他仔细一看,顿时心头漾起一丝冷意——

    这非人非鬼的,竟是后宫四妃之一的徐贤妃!

    “发生什么事了?”凤千越对走过来的侍卫,问道。

    “呵呵……”这时候,徐贤妃嘴里发出一声怪异而可怕的哂笑声,她缓缓地抬起头来,隔着凌乱的发丝,看着凤千越,道,“你斗不过那个人的,她是个魔鬼,她比谁的花招都多,我堂堂的贤妃娘娘,纵横后宫数十年,没想到,最终败在了一个黄毛丫头的手里,呵呵呵,你斗不过她的,她是魔鬼,是魔鬼,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徐贤妃突然狂乱的大笑。

    凤千越眉头一皱,低声道,“带她下去吧,别竟然了圣驾。”

    “是!”徐贤妃被侍卫拖着走了,嘴里却一直在说,“你斗不过她的,你斗不过她的,她有邪气,她是个魔鬼……”

    凤千越看着破落的她慢慢走远,脑海中依稀浮现徐贤妃昔日的盛气来。

    老八还在平洲率军攻打安平王吕尚,可这边,父皇竟将徐贤妃打入了冷宫,看来徐贤妃和连诀的事也脱不了干系。

    他转身,走进了荣元殿——

    只见,殿内,周成帝高坐在龙椅上,目光森冷,眉头紧皱,,而凤云峥,连似月,连延甫等走在殿内。

    他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连似月,仿佛等待了很久似的,连似月的目光也缓缓看了过来——

    那一瞬间,凤千越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冰冷,嘲弄,耻笑,还有解恨的目光。

    “儿臣拜见父皇。”凤千越收回视线,跪在了地上。

    “朕听说,你想见朕?”周成帝问道,语气里没什么感情,好不容易通过为这个父皇养血蝉得来的温情和好感,又已经荡然无存了,这一刻,凤千越的心里,也感到了一阵悲凉。

    “是,儿臣有要事禀报父皇。”凤千越垂首,道。

    “你有什么要是禀报,暂且押后,你既然来了,朕倒要问你几个问题。”周成帝看着面前的儿子,道。

    “父皇请说。”

    “朕听说,是你和你府中的妾室连诗雅逼得连相当众滴血认亲,然后眼睁睁看着连相将连诀和他的姐姐以及母亲一并关进柴房的?”周成帝缓缓问道。

    凤千越一惊,父皇这分明责怪他!

    “父皇明鉴,儿臣当时并不知道连诀是,是皇弟,儿臣只是怕相府的人欺骗了父皇,毕竟,异姓王不是人人都可以封的。”是啊,他怎么会往这方面想呢?

    “哦,是吗?”

    “儿臣不敢有半点欺瞒。”凤千越小心翼翼地揣测着周成帝的心思,再小心翼翼地回答。

    “那现在呢,你得知你千方百计想要揪出来的连诀竟然是朕的孩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儿臣初听,觉得十分震惊,但也为父皇感到高兴,儿臣还没有恭喜父皇寻回十一皇弟,父子团员。”凤千越的一席话,让连似月听着心里头有些反胃。

    “你又多了个弟弟,你不高兴吗?只是恭喜朕父子团聚。”周成帝始终话里有话,令凤千越如履薄冰。

    “十一皇弟回来,儿臣心里头自然高兴,只是太过震惊,儿臣还有些没有缓过来。”凤千越谨慎地道。

    “你不是故意想要害他就好。”周成帝冷冷地道。

    凤千越一惊,父皇这是怀疑他?“父皇,儿臣绝没有这份心。”

    “那萧家呢?萧振海全家叛逃,至今杳无音信,这萧河被关进地牢都逃走了,此事,你可有什么要说的?”周成帝目光紧紧盯着凤千越,语气中的怒意,越来越明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