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O六章 关键证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o六章 关键证人

    “肖嬷嬷,朕的十一皇儿究竟是不是徐贤妃抱走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你且一一道来,不得有半句虚言!”周成帝命令道。

    “是,是。”肖嬷嬷抹了把脸上的老泪,说道,“老奴当年做了恶事,本没有脸再活下去,可老奴拼着一口气活着,苟延残喘了这么些年,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够还无辜的小殿下一个公道啊。”

    “娘,您别着急,慢慢说,皇上在此,您不用害怕。”李楠握住肖嬷嬷的手臂,安抚着她,道。

    于是,肖嬷嬷看了徐贤妃一眼,徐贤妃只觉得背脊顿时被刺入了一根尖针,浑身冒起丝丝冷汗——

    肖嬷嬷娓娓诉说道,“当年,皇后娘娘生下的,并不是一位小公主,而是一位小殿下,这个小殿下,生下来的时候就漂亮极了,而且,他的脚掌下方有七颗罕见的红痣。

    其实,按照当时荣太医的推算,小殿下还要晚半个月才会出生,当时,那一日午后,皇后娘娘从御花园散了步回来,途中突然冲出两只打架凶恶的野猫,窜到了她的身上,结果皇后娘娘惊慌之中重重地摔了一跤,奴才们抬着回到长春宫,结果,当天晚上就发作了。

    因为提前生,所以皇后娘娘这一胎难产了,生的很辛苦,当小殿下生下来后,被喂着喝了昏迷药的皇后娘娘还来不及看一眼自己的骨肉,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待皇后娘娘昏睡过去之后,老奴和稳婆便一起将小殿下放进装了皇后娘娘脏污衣裳的篮子里,偷偷地抱了出去,而将从外面抱进来的女娃娃放在了皇后娘娘的身边,男孩儿由稳婆和老奴一路抱出长春宫,交给了贤妃娘娘。

    皇后娘娘被野猫冲撞,生完后喝下的那一碗汤里的昏迷药,都是贤妃娘娘暗中指使的。”

    “你!”徐贤妃脸色一阵发白,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道,“肖嬷嬷,你离宫十几年了,现在突然回来,就说本宫当年换走了皇后娘娘的儿子,想必,这不是你的主意,是有人让你这么说的吧,说,你如此诬赖本宫,都是受了谁的指使!”

    肖嬷嬷一听,突然变得很激动,“老奴没有受任何人指使,老奴这些年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揭穿你贤妃娘娘真面目的机会,你在四妃之中号称贤,贤良淑德,但是你根本不配这个字!”

    “大胆!竟敢在圣驾面前公然辱骂本宫,这是谁给你这奴才的胆子,来人,将她拖下去重重地打!”贤妃怒了,厉声道。

    “娘娘别急!”肖嬷嬷猛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徐贤妃走近,“当年,老奴对皇后娘娘原本忠心耿耿,可你给老奴设了个圈套,让老奴得罪了太后娘娘,你假意将事情压了下来,再将老奴叫到跟前,说若皇后娘娘生的是个小公主便罢了,若又生了个小殿下,便要老奴狸猫换太子,老奴不肯答应。

    可老奴有个大秘密被贤妃你查到了,老奴在老家和相好的生过一个儿子,当年为了进宫,买通了当时的公公,假扮未婚女子入了宫,一直伺候到了皇后娘娘的跟前。

    可贤妃拿此事来要挟老奴,老奴不怕被太后惩罚,当时老奴舍不得我相好和孩儿李楠为此付出性命。

    所以,老奴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贤妃你的要求,抱走了刚出生的小殿下!

    可自从那以后,老奴便天天寝食难安,良心备受折磨,后来我便告诉皇后,她生的其实是个皇子,不是公主,公主是从外面抱回来的,可是,老奴还是胆小,就骗皇后说小殿下提前生出来死掉了,只好随便找了个人来替代!

    皇后十分生气,将老奴赶出了宫中,

    而贤妃娘娘你,却打算杀死老奴,结果老奴滚落山崖,命大没有死。

    自那以后,老奴再也没有从山崖下上来过了。”

    老奴当时苦苦哀求你,你可以把小殿下放到任何人家去养着,但请手下留情不要杀了他……可没想到,到了如今,你还是不肯放过她!

    贤妃啊贤妃,你就不怕八殿下因为你而遭到报应吗?”

    肖嬷嬷高声说道,突然拔起头上削尖的簪子就往自己的身上捅去,“小殿下,老奴对不起你,老奴以死谢罪了!”

    “叮!”姜克己眼疾手快,暗器弹了肖嬷嬷的手,那手一颤抖,簪子掉在了地上,而肖嬷嬷已经瘫软在了儿子李楠的怀中。

    “娘,娘……”李楠连忙低声喊着。

    徐贤妃脸色一片煞白,手捂着心口,大口喘着气,“你,肖嬷嬷你……”

    听到这里,周成帝的脸色已经铁青,他望着贤妃,问道,“贤妃,肖嬷嬷所说,你可承认?”

    “不,臣妾不愿承认,根本没有这回事!”徐贤妃颤抖着声音,双膝跪在地上,但是,原先的气定神闲已经荡然无存,那掉了步摇的发髻也松松垮垮了,“肖嬷嬷当年是一个欺上瞒下,买通太监偷偷摸摸进宫的奴才,就凭她编了这么一个故事,就要臣妾背上残害皇子的罪名吗,皇上,臣妾与明安王从未有任何往来啊。”

    她说着,竟在殿内哭泣起来。

    “贤妃娘娘……”连似月叹了口气,摇摇头,道,“肖嬷嬷你不肯认,那么,山海关的张角呢?”

    张角?徐贤妃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惧。

    “明安王小小年纪,忧国忧民,不要荣华富贵的生活,远赴山海关吃苦,可是你也偷偷派了个名叫张角的人潜伏在连诀身边,数次暗杀明安王,明安王有皇上的龙威照应,这才数次侥幸脱险,最后张角没有成功被我四叔和明安王一块揪了出来,但是,张角也很快中毒死了。”

    “信口雌黄,一派胡言!连似月,什么张角,本宫从未听过,既然都已经毒死了,死无对证,你想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贤妃心里虽然已经慌乱,但表面上仍旧一副清清白白的样子。

    “我是不是信口雌黄,一派胡言,不如让张角亲自来说吧!”连似月冷冷地笑着,道。

    “传兵部尚书连延甫,犯人张角上殿!”凤云峥立即命令道。

    在徐贤妃惊恐的目光中,只见连延甫最先出现在了大殿门口,而那身后跟着的,明明就是那应该中毒暴毙在了山海关的张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