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O三章 落入圈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o三章 落入圈套

    潘若初一愣,抬头,不解,道,“臣女下毒陷害连诀?皇上,此话怎讲?臣女从未做过此事。”

    “你还想狡辩?那这是什么?”周成帝将已经打湿过了的香包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这……”潘若初定睛一看,“这是臣女送给明安郡王的香包,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这香包,是义云公主你自己的,还是有什么人给你的?”站在一旁的连似月望着潘若初,问道。

    她想,若潘若初肯爽快地说,那她便不与这人计较了,若她吞吞吐吐不肯说,那就要她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

    潘若初看了看连似月,只见她和九殿下两人并排而战,九殿下站在她稍后的位置,从这个位置看来,九殿下显然是将自己随时随地地放在了连似月的保护者的位置上,她皱了皱眉,心里涌起一阵不悦的情愫来。

    “义云公主?”连似月再问道。

    连似月这是在审问她?她有这个资格吗?哼,她潘若初在庆南的时候,上天入地,无人管的了,这连似月真是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斤两。

    等等,刚才皇上说她下毒陷害连诀,现在连似月又在问香包出自谁手,看来是急着找下毒人那解药救那连诀吧。

    据说,这连诀是连似月最为看重的弟弟,既然是她看中的,那她就不说,故意拖延拖延时间,气气这连似月也好,哼!

    于是,她眼珠子一转,抿了抿唇,摆出庆南人的烈性,道,“容和县主,这是荣元殿,你要审问本公主,也该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说着,她还捎带着看了凤云峥一眼,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凤云峥冷冷地道,“义云公主,资格都是本王的父皇给的,父皇可以给你公主的资格,也可以收回这个资格,本王劝你,月儿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故意拖延时间,害了连诀,到时候遭殃的就不止你一个人了,你父亲潘西林,你的两位哥哥,以及整个庆南,都难逃其罪,所以,此刻你说的每句话,想清楚了再说。这里不是庆南,这是京都,没人捧着你,也没人哄着你,注意自己的身份。”

    凤云峥的声音又冷酷又强硬,一点余地也不留,潘若初听罢,心头一惊,再一凉,一双愤怒而失落的眼神看向他——

    身份?她不过说了句连似月没资格审问她,他便丢出身份两个字来训斥她,他意思是她虽然是公主的分位,可是在京都,也不如连似月有身份吗?

    他未免也太偏帮连似月了一些!

    “九殿下,你怎如此冷漠,你明知道我……”

    “潘若初,不要浪费时间了,回皇上话吧。”凤云峥打断了她的话。

    “朕问你话,你却顾左右而言他浪费时间,看来,你心中确实有鬼,来人,将潘若初……”

    “是贤妃娘娘!”潘若初自知在庆南的一套在这皇帝面前是不奏效的,自己又身份特殊,若在这宫里出了事,只怕要连累了父亲和庆南,便只好收起要与连似月较劲的想法——

    “相府宴会,但连相放话说,不收超过三两银子的贺礼,臣女从庆南带来的宝贝件件价值连城,实在找不出能送的,贤妃娘娘便给了我两个香包,说是照着我们庆南的风俗来绣的,臣女本不肯赠送这等私物,但贤妃娘娘说这算不得私物,臣女觉得她说的有理,便送了出去。

    其实,贤妃娘娘给臣女准备了两个,一个送给明安郡王,另一个则是送给容和县主,不过容和县主的,臣女没送出去,当时就丢了。”

    潘若初当时是嫌弃这香包小家子气,送出去在连似月面前有失身份才没有相送的,现在却暗暗有些后悔,早知就送出去了,反正不是她送的,连似月和连诀一样中了毒,可怪不到她的头上来。

    不过,徐贤妃这个老贱妇着实可恶,居然想借刀杀人,把她拖下水,也不是个好东西!

    “呵,果然是贤妃娘娘。”连似月眼中流露出一抹冰冷,当她知道这蛊毒香包是潘若初所赠,又联想到潘若初在宫里是贤妃在照顾的时候,便想到潘若初也是受了徐贤妃的指使来害连诀。

    徐贤妃啊徐贤妃,我两次与你盟约,但你两次毁约,还想用蛊毒这般厉害的毒物杀我与连诀,今日,就怪不得我连似月心狠手辣了!

    “贤妃?”周成帝一愣,眼中流露出差异,“贤妃为何要害连诀,潘若初,你在撒谎?”

    潘若初忙道,“皇上,我没有撒谎,就是徐贤妃给我的,不信,皇上将她叫过来,我们可以当面对峙!”潘若初显得坦坦荡荡,并不惧怕什么。

    “皇上,臣女判断,应该贤妃娘娘下的毒,因为她害连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连似月说道。

    周成帝微蹙眉,他从连似月的话中觉察出了一些其他的讯息,他立即道:

    “冯德贵,速传贤妃!”

    “是。”

    片刻之后——

    “贤妃娘娘到……”

    众人往殿门口看去,只见贤妃娘娘一身,雍容华贵,品貌端庄,脸上不见丝毫慌张。

    连似月冷冷地,静静地看着她——

    如此情势之下,还能精心装扮,这般淡定,不愧是将皇后打败了的女人,相比她来,诀儿的生母端文皇后的道行还是浅了。

    只见她走到殿内,跪下,道,“臣妾见过皇上。”说着,便微微抬起头来,坦然地看着周成帝。

    这边,潘若初为了尽快摆脱嫌疑,忙跳了出来,直指贤妃,道,“贤妃娘娘,亏我潘若初信任你,你竟然借刀杀人,将毒害明安郡王的罪名扣到我的头上来,你也太不厚道了些!”

    潘若初说完,贤妃脸上便露出了迷茫又惊讶的神情,道,“毒害明安郡王?义云公主,此话……从何说起啊。”

    “你!”潘若初没想到,这徐贤妃面对她的指证,竟然这般平静,那模样无辜的就像是从不知情似的。

    眼见潘若初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连似月摇了摇头,不禁对这公主充满了同情,潘若初还是年轻了一些,小看了徐贤妃。

    徐贤妃手段非凡,既然打定了让她背黑锅的主意,又怎么会轻易让她脱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