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O二章 蛊毒何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o二章 蛊毒何来

    什么?

    才这么一会,情况就恶化了!

    连似月和凤云峥匆匆走进文华院,一进去便见数名太医围在连诀的床榻前,而连诀嘴里吐血不止,被单染上了好多鲜血,一阵一阵触目惊心,他很疼,却一直咬紧牙关不哼一声。

    连似月心头一紧,快步走到周成帝跟前,屈膝跪下,道,“皇上,臣女怀疑十一皇子身上挂着的这个香包有问题。”

    “香包?”周成帝立即吩咐道,“太医,快过来看看。”

    “是。”荣太医快步走了过来,将香包放在鼻息间闻了闻,再让丫鬟拿了把剪子过来,将香包剪开,便见这香包里有些香灰状的粉末。

    “这是什么?香包里为何藏着这个?”周成帝询问道。

    而荣太医即刻大惊,道,“皇上,殿下,县主,快快靠后!此香包有剧毒!”随即将一旁茶盅里打开,将香包丢进茶盅的茶水里,用盖子紧紧盖上了。

    “荣太医,你说清楚些,这香包怎么会有剧毒?”周成帝只觉得背上冒起了一丝冷汗,问道。

    “荣太医,这是不是蛊毒灰?”连似月问道。

    “县主说的没错,这种蛊毒做金蚕蛊,制作金蚕蛊需要要把十二种毒虫放在缸中,秘密埋在交叉路口,经过经过七七四十九日,再秘密取出放在香炉中,早晚用清茶、馨香供奉;这样获得的金蚕是无形的,存在于香灰之中。放蛊时,取金蚕的粪便或者香灰下在食物中或者沾在人的身上,此人便会中下蛊毒。

    还有一种传说,说金蚕蛊是有灵魂的,能够帮养它的主人杀死仇敌,中了蛊毒之人会最终七孔流血而死,便伴随着剧烈的腹痛,十分痛苦。

    十一殿下的症状与这金蚕蛊的毒是一模一样的,而这香包里又有金蚕蛊的灰,定是这送香包的人下的毒!”

    “此等恶毒的手段,真是罕见!连似月,这香包是谁送给连诀的,你可知道?”周成帝目光拧紧,眉头皱着,问道。

    “皇上,是义云公主送的。”凤云峥说道。。

    “潘西林之女潘若初?”周成帝大怒,“在朕的宫里,她竟敢用这种狠毒手段来害人,朕要立即回宫,提审此事,让她快快交出解药救朕的皇儿!”

    周成帝起驾回宫,凤云峥和连似月一同随行,两人对视一眼,眼底露出彼此才懂的目光。

    远处马车上,凤千越发现周成帝坐上华贵的马车回宫,他下了马车,拦住姜克己。

    “四殿下。”姜克己拱手道。

    “可向父皇禀报了十一之事?”凤千越问道。

    “殿下,皇上现在有要是回宫,无心其他事,卑职会待此事过了之后立即向皇上禀报的。”姜克己道。

    “可是相府出了什么大事?劳驾父皇亲自跑这一趟。”凤千越试图从姜克己的嘴里挖出什么线索来。

    “殿下稍安勿躁,也许今晚之后,一切真相大白。”姜克己顿了顿,又说了句,“殿下保重。”后便匆匆走了。

    殿下保重?凤千越脑海中回过姜克己说的这句话时,天空突然响起了一声惊雷。

    *

    “砰!”天空一声惊雷猛地响起,整个皇宫上空突然间彷如白昼,惊的徐贤妃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紧声问道,“是不是皇上回宫了?”

    外头太监伴随着雷声,匆匆忙忙跑了进来,跪在地上,道,“启禀娘娘,皇上回宫了,九殿下和容和县主一块跟着进宫的,皇上神色匆匆,似有急事。”

    “……”徐贤妃腿脚一软,跌回座椅上,此刻,一声巨雷响起,她一步一步踉踉跄跄地走向大殿中央,那华贵的衣袍落在地上,随着脚步浮动着,她喃喃地道:

    “看看这闪电,这雷声,这雨声,和当年这孩子出生的那个晚上一模一样啊。

    算命的说,这个孩子脚踩七颗红痣,天生帝王相,难道,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老天爷的安排吗?

    他要回来了!他要回来了!哈哈哈,他终于要回来了!”

    徐贤妃突然仰天大笑,笑的眼睛里一片猩红,笑的步履蹒跚。

    “娘娘小心……”太监于公公连忙上前搀扶住徐贤妃。

    “小心?呵呵……”徐贤妃冷笑一声,“本宫这些年,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可是该来的还不是来了。”

    “娘娘,无论如何,看在八殿下的份上,皇上也会……”

    “不用说了,于公公,本宫要回寝宫歇着了,你去取一些红花过来,越多越好……”徐贤妃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满脸疲惫。

    于公公听罢,心一惊,道,“娘娘,红花,红花可是至寒之物,您,您要这个做什么……”

    “别多问了,快去!”徐贤妃低声斥道。

    “是,是,奴才这就去。”于公公十分忐忑地按照吩咐去办了。

    *

    潘若初趟在矮榻上,双脚搭在墙上,有些百无聊赖,银子在一旁给她剥着新鲜的紫葡萄,她一颗一颗往上丢,再张开嘴吃下。

    “公主,您在想什么呀,都这么躺了大半天了。”银子忍不住问道。

    “银子,你觉得我比我那容和县主连似月来,如何?”潘若初一个翻身坐起,认真地问道。

    银子道,“当然是您比她好啊。您想想,您穿了男装,飒爽英姿,领兵打仗,庆南哪个勇士不对您佩服的五体投地,穿上女装则美若天仙,娇媚动人,奴才看好几个亲王和郡王都对您有意思呢。

    那容和县主为人冷冷清清的,美则美已,可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让人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还有,您是皇上亲封的公主,她只是个县主,所以,无论哪方面来说,您都比那容和县主好太多了。”

    潘若初听了银子一番话,脸上也露出得意的神情,道,“你说的没错,我样样比她好,有何需要退让的,我决定了,要听从贤妃娘娘的建议,我要得到九殿下,我潘若初这辈子想要什么有什么,我就不信赢不了连似月!”

    “义云公主可在!”这时候,公主殿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潘若初一愣,站起来,恼怒地喝道:

    “什么人,敢在本公主面前喧哗。”

    话说着,便看到禁军统领姜克己率领着侍卫进来,看了她一眼,道,“来人,将义云公主抓起来,即刻押往荣元殿!”

    潘若初一愣,“姜统领,你说清楚些,无缘无故的,皇上为什么要抓本公主,本公主可没犯任何错,你们是不是假传圣旨!”

    “卑职是不是假传圣旨,公主到了荣元殿就知道了,来人,带走!”现在十一皇子性命攸关,姜克己知道片刻耽误不得,便亲自羁押了潘若初。

    “放开,我自己会走!”潘若初却也不是吃素的,她在庆南一向任意妄为惯了,岂会让一个禁军统领拉着走。

    到了荣元殿,她愣了一下,凤云峥和连似月也在,这气氛似乎比她想象的严重一些,她聚了聚神,走了进去,跪拜道,“义云拜见皇上。”

    “大胆潘若初,竟敢下毒陷害连诀,给朕速速交出解药!”周成帝猛地站了起来,厉声喝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