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OO章 时间紧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oo章 时间紧急

    春柳吓得立即跪在地上,道,“奴,奴婢远远地说了说,该送出去,但公主却嫌奴婢多事,奴婢怕露出马脚,便不敢再多说了。”

    “罢了,算她运气好。”徐贤妃叹了口气,又立即吩咐道,“你速回徐国府,请本宫的弟弟徐阳将军前来。”

    “是。”春柳领命,走了殿外。

    徐贤妃坐了一会,却坐立不安,便传来太监于公公问道,“皇上歇着了吗?”

    “回禀娘娘,奴才刚刚得知皇上戌时出宫了,现在还未回宫。”于公公道。

    “出宫?”徐贤妃心头一愣,这皇上出宫向来都是大事,后宫六院没有不知道的,怎么这回出宫,她现在才知道?她眼神一凝,问道,“可知和谁一起,去往何处?”

    于公公摇头,道,“未曾透露,荣元殿的奴才也不敢乱说,但知是和九殿下一块出宫的,姜统领和冯公公都一块跟着去了。”

    “九皇子?”徐贤妃手紧紧握着帕子,思索着,“他和皇上一起,会去哪儿?”

    约一个时辰之后,徐阳将军到了冬熙宫,徐贤妃立即屏退了所有人,关上宫门,道,“弟弟,出事了!”

    “娘娘,相府发生的事我也有所耳闻了。”徐阳示意贤妃不要着急,道,“还有更严重的事。”

    “你快说。”徐贤妃心惊肉跳。

    “皇上连夜悄悄连同九殿下,姜克己,冯德贵等去了相府。”徐阳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徐贤妃腿脚一软,整个人往地上栽倒,徐阳急忙搀扶着,道_

    “娘娘,兴许皇上去相府只是要盘问连诀非连家亲生子的事。”

    “弟弟,我们别自己骗自己了,虽说连诀非连家亲生子却得了个郡王的封号,有欺君之嫌,但皇上也绝不会因为此事亲自跑到相府去。

    况且,况且去的人还有老九这个老奸巨猾的!”徐贤妃瘫坐在椅子上,顿时说起话来,有些气若游丝。

    徐阳思索片刻,问道,“娘娘,香包送出去该有一天了吧。”

    徐贤妃眼神一怔,“你的意思是……”

    “这蛊毒一旦超过两天,不及时找到解药,便必死无疑,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了,如果他们查不到冬熙宫的头上,那么连诀就……”徐阳说着,眼底溢出一丝冷意。

    徐贤妃脸上慢慢敛起一丝恶毒,道,“对,还有一天的时间,没有解药连诀就是死,他死了就好了!”

    “况且,八殿下现在有军务在身,皇上就算知道了真相,也会以大局为重,不会乱了八殿下的军心。最好的结果是,八殿下打了胜战,用安平王的人头求皇上对娘娘您网开一面,皇上也会答应的。”徐阳分析道。

    “是啊是啊,本宫,本宫还有烨儿,烨儿就是本宫的一切,烨儿这么出色,皇上不会舍得罚本宫的,他会拼了命的来保全本宫,本宫还怕什么?

    那连诀就算认祖归宗了,可皇后倒了,他也只是个废后之子,本宫不怕他,不怕!”徐贤妃用力地握紧了手下的副手,颤抖着声音,眼底浮现一片猩红——

    “皇后已经败在了本宫的手里,她的儿子也休想胜过本宫的儿子!”

    “只是没想到,这四殿下突然趁着连诀的宴会拿此事大做文章,不然也不至于让八殿下背上风险。”徐阳说起凤千越,恼火地道。

    “哼。”徐贤妃冷哼一声,眼底流出一丝冰冷的轻蔑,道,“

    *

    城门口,凤千越神色凝重,暗握着腰间的佩剑。

    很快,一路人马匆匆而来,他即刻上前,问道,“如何,可有萧家人的行踪?”

    “殿下,卑职等四处搜查了,都没有发现萧家人的踪影。”

    “废物!”凤千越抬脚,用力踹在来人肩膀上,“这么多个活人,居然连影子都找不到,我越亲王养你们何用!”

    凤千越鲜少在属下面前露出这般败坏的神态,实在因为萧家人逃走,他无法逃脱责任!

    “殿下息怒,卑职怀疑这些外邦人早有准备,甚至,甚至这边有人和他们勾结,否则,在我们天罗地网似的追捕之下,决无逃脱的可能!”这名被踢到的将士急忙跪直了,道。

    凤千越眼中一怔,“本王一时情急,竟没想透这个,如此看来,确实有人早有安排,那会是谁?”

    他脑海中闪过一些人的影子。

    “殿下,今日戌时,皇上亲自到相府去了,现在还未出来,丞相府守卫森严,任何人也不得进出。”此时,赢空又带来了丞相府最新的情况。

    “父皇亲自去相府?”连诀不是连相亲生子的事,值得父皇亲自跑一趟吗?凤千越隐隐觉得有些事似乎不在他预计的范围内了,他是不是忽略了什么?片刻后,他问道:

    “连诗雅现在如何?”

    赢空摇头,“我们派去的人都联络不到了,殿下,是不是出事了?”

    凤千越凝神,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沉声道,“是出事了。”

    “会出什么事呢?”赢空心头一颤,问道。

    凤千越摇头,“现在本王也不知道连家到底出什么事了,但是,肯定与连诀的身世有关。”他再脑海中再一次思索着,回想着自实施计划以来的点点滴滴,像一只猎鹰试图找到其中的漏洞——

    “香影!赢空,有没有香影的消息?”

    “香影随夫人进连府后,再故意被大小姐抓了,提供了假的消息,后来就一直没见到了。”赢空说道。

    凤千越慢慢地眯起眼睛,随后紧接着眼中精光一闪,道,“上当了!”

    “殿下!”赢空速速跟上凤千越的脚步,“属下不明。”

    “连似月定是已经知道连诗雅取连诀的血不是为了诅咒,而是为了滴血认亲的事了。”

    “那属下就更不明白了,既然大小姐早就意识到殿下和夫人会逼迫连相滴血认亲,为什么想办法不阻止,却眼睁睁看着这事情发生呢?”赢空快步跟上,问道。

    凤千越脚步一顿,沉思片刻,道,“这真是本王忧虑和担心的地方!赢空,准备一下,本王要去相府走一趟。”

    “是,殿下。”

    凤千越命令其他人继续找寻萧家的下落,自己则快马赶到了相府。

    然而,到了相府门口,果然发现被禁卫军重重把守,凤千越朝赢空点了点头,赢空走上前,抱拳,道:

    “四殿下要见皇上,还请各位通报一声。”

    “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四殿下还是先请回吧。”那守门的侍卫说道。

    赢空顿了顿,问道,“可知皇上为何连夜前来相府?”

    “不知。”那侍卫答道。

    这时候,听闻动静的禁军统领姜克己走了出来,看到赢空,问道,“是四殿下吗?”

    “正是。”赢空答道,“姜统领,四殿下找到十一公主了,还想请姜统领禀报皇上一声。”

    “十一公主?”姜克己往门口的马车上看了一眼,稍一思索,道,“请四殿下稍后,末将去去就来。”

    “有劳了。”

    姜克己转身往相府里面走去,相府的大门再度沉沉地关上了。

    马车上,凤千越却越来越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似有乌云压顶的感觉,他透过缝隙,看到数只乌鸦正在相府的上空盘旋着——

    连似月,你究竟为什么要故意上我的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