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六章 渣女再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九六章 渣女再见

    终于,水窖沉重的门缓缓地打开了,她猛地抬头一看,只见连似月清清爽爽地站在她的面前,似一朵幽兰,浑身散发着恬淡优雅,端庄贵气的气质。

    而她披头散发,脸色狰狞,眼睛鼓起,活脱脱成了一个疯子。

    连诗雅恨死了这样的连似月,总是一副不争不抢,云淡风轻的样子,而实际上,什么东西都被她抢走了!

    “连似月,你终于肯来了。”她冷冷地盯着连似月,眼底露出恶毒的光芒。

    “三妹的最后一程,我总要送送的,毕竟姐妹一场,你说是不是?”连似月静静地望着面前疯婆子一样的连诗雅。

    “呸!”连诗雅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少假惺惺的了,别人不知道你的嘴脸,我还不知道吗?我娘,我,我舅舅一家,说来说去,都是你害的,是不是?”

    连似月思索着点了点头,“你要这么说,也可以,的的确确是我做的。”

    “你这么狠毒,就不怕报应吗?”连诗雅猩红着眼睛,大声地嘶叫着,“你会遭报应的,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她肯定不会遭报应的。”正当连诗雅歇斯底里地辱骂着连似月的时候,一个人走到连似月的身旁,握住了她的手。

    连诗雅被这人扑面而来的强大气势所震慑,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呆呆地望着这个男子——

    他一袭银袍,腰间系着镶金丝玉带,头上的紫色羽冠在这昏暗的水窖里闪耀着低调奢华的光,尊贵,强大,比她心目中的四殿下凤千越,更有一份坦然而强势的气度,一份兼济天下的气魄。

    “九,九殿下……”连诗雅的目光落在他握着连似月手的大掌上,“你,你们……”

    她明白了!

    九殿下这是要向众人宣告他对连似月的所有权了!

    她心底涌起一股浓浓的嫉妒,为什么,为什么她也曾艳绝京都,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男人对她有这样的呵护!

    “四殿下,对,四殿下是我的夫君,他会来救我的,他现在一定在想办法来救我,这是我和他一起的计谋,他不会丢下我不管的,他答应过我,这次以后不会再不管我,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连诗雅眼神慌乱,说出口的话其实自己的也没有自信。

    “四殿下?”连似月挑眉,讽刺道,“只怕他现在也自身难保,正想着怎么把全部的责任都推给你吧,你嫁给他这么久,难道还不了解他的为人吗?”

    连诗雅一听,心头一愣,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是啊,她了解四殿下,这个时候,四殿下应该在想着怎么保全自己,又怎么会顾及的了她?

    再看眼前,这九殿下分明高高在上,可却时时刻刻对连似月透出一份保护欲,明明连似月狠毒地不得了,可他却护在她的身边,生怕她受到丁点伤害似的。

    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凭什么连似月想什么都有,而她费尽心机却什么都没得到?

    “九殿下,其实,其实连似月这个人,她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她心肠狠毒,她……”

    “唰!”

    身处暗中的夜风,手中暗器如闪电般掷出,只听到连诗雅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高仰起头,嘴里的血流了出来,随着流出来的,还有一节肉呼呼的东西。

    连诗雅尖叫着,不敢置信地望着掉在地上,那一节从她嘴里掉出来的舌头。

    夜风双手环胸,冷冷盯着那惊惧的连诗雅,道,“敢在殿下面前说大小姐的坏话,还真是活的不够通透,取你一点舌头肉,算是个惩罚了。”

    “嗯,唔,嗯……”剧烈的疼痛传来,张大嘴拼命地说话,却说不出一个清晰的字来了。

    连似月冷漠地看着面前血腥的一幕,却半点同情心都也没有,也没有半分心软。

    她是绝不会对一个刚刚还想用砒霜毒死她,又费尽心机要害死连诀的人心软的,她今日就是来送她下地狱的!

    连诗雅嘴巴说不了话了,便用眼睛狠狠瞪着她。

    凤云峥将连似月拉回怀中,冷冷地看向连诗雅,道:

    “你动了月儿,还让你活了这么久,已经是本王对你的仁慈了,但是现在本王已经没有任何耐性和你耗下去了,夜风……”

    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是专门来审判连诗雅的。

    连诗雅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死亡的气息,她突然双膝一曲,对着连似月的方向,拼命用力地磕头,脸上露出哀求的目光——

    她说不了话,唯有拼命地向连似月磕头,摇头,求她大人有大量,放过她。

    但凤云峥已经不想月儿和这烂透了的女子纠缠什么,便将她一把打横抱起,低头,柔声道:

    “我们走吧。”

    “嗯。”连似月点头。

    连诗雅绝望地看着凤云峥抱着连似月从水窖里离开,身影那么决绝,那么坚定,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

    “啊!啊!”

    她鼓起眼睛,大声地尖叫着,试图挽留住连似月,求她留一条命,但是他们走了,一步也没有停留。

    黑暗之中,夜风厌恶地看着这疯婆子,“啧啧啧,你和谁作对不好,偏偏要和我们殿下心尖尖儿上的人作对,还有活路吗?

    我们殿下还没娶大小姐回去呢,就已经把她未来来王府生活的一切准备好了,甚至还让孺嬷嬷准备小孩儿的衣物。

    够夸张吧,谁让咱殿下就是这么喜欢大小姐呢?

    你眼睛瞪这么大干嘛?不甘心啊?谁让你没这个命呢?

    我们殿下就喜欢宠着大小姐,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大小姐呢,也完全可以肆意妄为,有的是我们殿下给她摆平,什么都不用担心。

    可惜,你没有啊。

    啧啧啧,听说你原来还是什么京都第一美人,我真为你感到惋惜啊。”

    夜风吊儿郎当地说着这些气人的话,连诗雅只觉得越发不甘心,一时之间,气血上涌,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夜风灵活的一跳,嫌弃地道,“可别溅我身上,我嫌弃。”

    “行了,你要说到什么时候去,动手吧。”另一边的黑暗中,一个冰冷不耐的声音催促道。

    夜风回头一看,猝不及防地一把将等的不耐烦的冷眉拉怀中,道,“看看呗,我们冷眉也有我宠着,你可没有!”

    冷眉白了他一眼,手肘用力撞击夜风的肚子,夜风顿时疼的后退一步,“喂,你真打,谋杀亲夫啊!”

    “少废话,赶紧解决了,去看十一皇子了!”冷眉扬手,手中的刀刃刷出,只听到一声接一声的惨叫,连诗雅的眼睛被割破了。

    “别你一个人啊,我来!”

    夜风说着,眼睛微眯起,暗器对准了连诗雅的膝盖骨——

    “啊!”

    “啊!”

    一声又一声地惨叫声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咔嚓卡擦声自水窖中传出……

    最后,水窖的门缓缓关上,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夜风和冷眉走出来,拍了拍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一滩鲜血慢慢地从水窖门下流了出来。

    水窖内,连诗雅像一滩烂泥一般瘫倒在地上,眼睛已经被挖去了,手脚软绵绵地耷拉在身侧,像是一个活死人一般。

    露出外面的脚筋偶尔跳动一下,嘴巴张开,偶尔开合一下,最终慢慢地闭上,再也不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