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三章 一一清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九三章 一一清算

    连似月将头软软地靠在他的胸前,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温暖和依恋——

    她曾说过,这一世,不动情,不动心,不爱,不恨,惟愿孤独过一生,报完仇,便离开连家,去过她真正想要的闲云野鹤的生活,没有没完没了的勾心斗角,没有没完没了的尔虞我诈。

    可是没曾想,这世上竟然有这么一个人,从前世一直追到了今生,她便动了情,动了心;

    她明白了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她也不想再孤单一个人。

    “我好饿。”她声音软如糯米,仰头,像只猫儿那样窝在他胸前,问道。

    “好,我知道了,我们先去用膳。”凤云峥低头,当众在她额前轻轻一吻,将她抱的更紧一些了,连似月则闭上眼睛,安心地靠在了他的怀中,任由她抱走。

    而连家众人还未从连诀竟是十一皇子的惊骇中回过神来,又被九殿下和连似月给震惊了,他们什么时候……这般好了?

    而且,这男未婚,女未嫁,当众如此亲密,竟无所顾忌?这传了出去,连似月的名声还要不要?

    而且,连似月一向端庄稳重,甚至有些冷情,怎会露出这等小女儿的情态来?

    而虽连似月身为连家嫡长孙女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可这九殿下一副护着她的模样,一个眼神,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他们一时竟说不出一个字来。

    突然,猛地一声响,众人一看,连母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来人,来人!”一时之间,众人手忙脚乱。

    而连延庆呆愣之中竟然没有发觉老夫人已经晕倒,他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一步,脚却一软,倒在了地上。

    “大哥……”连延甫上前搀扶。

    “来人呐。”这时候,冯德贵走了过来,道,“奉皇上旨意,为免十一皇子受到不必要的伤害,将连家的嫌疑人全数关押,由禁卫军负责看守。”

    “……什么,这,这可如何是好?”众人顿时感到十分惊慌,尤其是后宅的女眷们,个个吓得六神无主。

    她们素来金贵惯了,现在竟要被关押起来,谁都害怕。

    而连延庆则闭上眼睛,长叹一声,任由着禁卫军将他从地上扶起来,往柴房里走去,他脸上神情颓丧,已经没了一个当朝丞相的风采。

    “是不是皇上来了?”柴房里,连诗雅似乎听到了动静,兴奋地抓着牢门,问门口守着的护院。

    “是的,三小姐,皇上来了。”护院回答道。

    连诗雅脸上露出了笑容,心情大好,得意洋洋地道,“太好了,把我关起来又如何,皇上还不是亲自来收拾这些贱人了。”

    而正砸这时候,她却看到了他的父亲连延庆及其他人全部都往这边来了,身后还有宫中的带刀侍卫,一看就是被押解着来了。

    她顿时愣住了,笑意凝固在脸上——

    “父亲,二叔,三叔,四叔,还有婶娘,你们,你们怎么全来这里了?”

    “哼。”刘氏冷哼一声,道,“还不是被你这个害人精给害的,现在我们全家人都要被关在柴房里,除非连诀,哦,不,除非明安王醒了以后肯对我们网开一面。”

    “三婶,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要看连诀的脸色,他不是个野……”

    “闭嘴!你这个贱人,你死一万次也不足惜!”连延庆不等连诗雅将骂连诀的话说出口,已经一脚狠狠踹在了柴门上,她的身体受到波及,后退几步,摔在了地上。

    “连相,进去吧。”那负责关押的侍卫打开了牢门,对连延庆说道。

    当连诗雅看到连延庆低头走进了牢里,还有其余人也一一被关了进去,她顾不得身上疼,急急忙忙爬了起来,着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二房夫人胡氏狠狠地瞪着连诗雅,冷笑了一声,道,“明安王确实不是我们连家的骨肉,但是他是皇上的十一皇子,刚刚皇上已经与他相认了,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我们也没弄明白,但是看得出皇上十分看重这个皇子,不但亲自来相府认领,如今连诀受了伤,他也很紧张。5

    连诗雅,托你这个贱人的福,现在我们全家人都成了谋害十一皇子的嫌疑人了。

    而你这个始作俑者,好好想想你是如何对待十一皇子的,数数自己还能活多久吧。

    你想害死连似月,可如今呢,连似月是十一皇子的恩人,而你是他的仇人,你真是到死都斗不过她啊,哈哈哈!”

    “什么……”连诗雅被这个消息震的久久地回不过神来,整个人呈呆滞的状态,连诀不是连家骨肉是真,可他居然,居然是皇上的皇子,“不,这不可能啊,他怎么成皇上的儿子了?父亲,是不是连似月她又……”

    “呵。”连延庆轻笑一声,目光彷如两把寒剑,深深刺入连诗雅的心脏,“皇上已经当着我们的面滴血认亲了,连诗雅,你这么有本事能查到明安王不是连家人,怎么没查到他是皇子,你和四殿下唱的这出戏,倒成了一出丑剧了,看四殿下到时候要怎么收场!只是,本相也被你们害惨了!”

    他为官数十年,步步谨慎,从没惹过什么不得了的非议,可如今,竟背上一个谋害皇子嫌疑人的罪名!

    真是一世英名,从此毁于一旦!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他这个心肠败坏的女儿,若不是现在条件不允许,他要立即将她乱棍打死。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而连诗雅说什么都不肯相信,可是,父亲和叔叔婶娘们都已经被关押起来了,父亲也不会拿这种事来说笑。

    她身子一软,颓丧地倒在地上——

    输了,又输了,过去输给了连似月的计谋,而这次败给了连诀的身世!

    她脑海中开始回想从计划一开始以来的点点滴滴,“啊!”她突然像是发疯了一样在柴房里尖叫起来,一声比一声吓人,听的人头皮直发麻,尤其是那表情,十分恐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