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二章 知道了吧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九二章 知道了吧

    “父皇,还是先验一验吧。”凤云峥此刻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他朝连似月点了点头后,起身走到周成帝的面前说了句话。

    周成帝点头,道,“冯德贵,去取一碗水来。”

    不一会,冯德贵便用端了一碗清水来。

    凤云峥之所以让周成帝先验证连决的真正身份,是因为皇帝真正承认了他,再护着连诀的时候,才会更加义无反顾一些。

    连延庆与连延甫等人相视,露出疑惑的神情来,连母也是疑惑不解——

    皇上取清水?这是要干什么?

    只见,周成帝从凤云峥的手里拿过一把匕首,在手指上滑了一下,在碗中滴进去一滴血;

    接着,冯德贵又将碗端到已经昏迷的连决面前,对连似月说道,“县主,奴才来去明安王一滴血。”

    连似月抱着连诀,她突然之间意识到,待连诀恢复了皇子的身份,那她和他之间就再也不是姐弟了,再见的时候,她也不能唤他诀儿,而要恭恭敬敬喊一声“殿下”了,她眼眶突然就酸涩了,眼底泛出泪意,头轻轻地靠近他——

    这是她最疼爱,最喜欢的弟弟啊。

    重生之时,他是她的第一缕阳光;

    那窗下的火红的海棠,是他带给她的希望。

    她从来没有在人前红过眼睛,可现在,却终于情难自已!她望着连诀脸上这道因为立功而留下的疤痕,心里更加难受——

    “县主……”冯德贵再次唤道。

    “冯公公,请吧。”连似月将连诀的手托了起来,努力恢复了平静,道。

    冯德贵用匕首割破了连诀的手指,将他的血也滴入了碗里。

    连延庆看到这一幕,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皇上这是在和诀儿滴血认亲吗?难道,难道诀儿是皇上的……儿子?

    不,这怎么可能?

    这绝不可能!

    “冯德贵,把碗摆在中间,请连老夫人和连相,及连家人好好看看!”周成帝命令道,说着,他自己也倾身向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碗里的两滴血。

    连延庆及其他连家人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声,而连延庆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

    过了一会,这两滴原本隔开的血,竟然奇迹般地融合在一起了!

    顿时,连延庆只觉得眼前一黑,往后踉跄了几步,而连母眼睛瞪圆了,心口顿时喘不过气来!

    诀儿的血和皇上的血融合在一起了,这……

    凤云峥则立即单膝跪下,欣喜而高声地道,“儿臣恭喜父皇寻回十一皇帝,从此父子团聚!”

    冯德贵也惊喜地跪下,高举起手中的碗,激动高呼,“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寻回十一殿下!”

    “殿,殿下……”连诀真的就是皇上的儿子,连延庆和整个连家众人全都如遭雷击,久久地回不过神来,这是任谁都没有想到的事。

    连延庆只知连诀不是连家的骨肉,却没想到他是皇上的骨肉,他终于明白九殿下刚刚那句“不知道该请罪的人是谁”是什么意思了!

    他,他可是将一个皇子关进了柴房,如今,这皇子还在连家中了毒,昏迷了,连家怕是脱不了这个干系了!

    “皇,皇上!”连延庆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已是满头大汗。

    “快来人,将我皇儿抬回宫医治!”周成帝眼看着两滴血融合在一起,顿时撇去了一切犹疑,激动地朗声命令道。

    “是,皇上!”

    话音刚落,禁卫军统领姜克己已经率领着禁卫军冲了进来,一个一个如同神兵,仿佛从天而降,将连家人震慑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父皇!”凤云峥上前,道,“儿臣认为,待十一皇帝在相府查明中毒原因,身体康复一些再回宫好一些,如今昏迷了接回去,恐怕会引起宫中不必要的猜测,对十一皇弟怕是不太好。儿臣建议父皇待那之后,隆重接回十一皇弟,再隆重昭告天下,这样是对十一皇弟的保护。”

    周成帝点头,道,“云峥说的有理,朕着急认儿子,倒忘了这一层。”

    “父皇是太担忧十一皇弟了。”凤云峥道。

    “来人,即刻将明安王送回他在相府的住处,姜克己你率领禁卫军守着,除了太医和九皇子,任何人不得随意靠近明安王,朕刚刚寻回的皇儿,绝不能有任何事。”

    “是,皇上,卑职遵命!”姜克己上前,从连似月的手中接过连诀,背在背上,跟随着管家一路往文华院跑去,数名太医紧随其后,一刻也不敢耽搁,周成帝也往文华院去了。

    连似月看着连诀随皇帝远去,终于明白,自这一刻,她和连诀再也没有那般亲密的关系了,他们的世界分开,就如周成帝宣称的那般——

    除了他和九殿下,任何人都不得随意靠近他的身边。

    这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隔绝。

    不过,连诀终于要回他该去的地方了,也好!

    想到这儿,连似月的脸上微微浮现了一丝欣慰的笑意。

    而柴房前,留下一干呆若木鸡,面面相觑,久久回不过神来的连家人——

    “诀儿,诀儿竟然是皇上的儿子,微臣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啊!九殿下,您应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吧。”连延庆讨好地问凤云峥。

    凤云峥则态度冷淡,淡淡地道,“本王确实知道,不过,连相不需要知道。”

    他说着,走到连似月的面前,突然当着众连家人的面,弯腰将连似月一把打横抱起,护在怀中,用身上的披风将她包裹在怀中,不让她被旁人窥见,动作温柔而霸道,仿佛要用尽所有柔情宠坏怀中女子。

    他凝视着她,柔声道,“累了吧,好好歇一下,有我在。”

    而这一次,连似月没有躲闪,没有害羞,也没有将他推开,她很坦然地靠在了他为她建造的一方港湾里,安心地依靠着他。

    她累了,她确实累了,从察觉到连诗雅会拿着从连诀那里得到的血和和连延庆滴血认亲,并且谎称取血是为了诅咒连诀起,到决定将计就计,撒开一张巨大的网,将凤千越,连诗雅这些人通通收进网中,再索性任由着凤千越和连诗雅将连诀的身世闹的人尽皆知,再由凤云峥进宫向皇帝一步一步说明真相,然后留她在相府与凤千越,连延庆,连诗雅,连母等人一一周旋,再应对诸如连诗雅下砒霜,放火等狠毒的招数。

    每一步,都需小心谨慎,每一招,都需费尽心力,因为稍有差池,便会满盘皆输。

    她走的虽顺畅,但也如履薄冰,心力憔悴。

    这所有的棋局中,最难把握的那颗棋就是周成帝的心思,连诀毕竟是废后端文皇后所出,周成帝会不会因此并不愿意承认这个皇子?

    如果周成帝不肯承认,那她和九殿下的这局棋,就要另换一个下法了,至于该怎么下她也已经想好了,只不过会暂时便宜凤千越和连诗雅。

    而当皇帝出现在相府的那一刻,连似月就知道,这局棋,他们现在已经稳操胜券。

    而凤千越,也即将迎来灭顶之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