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一章 倒是有脸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九一章 倒是有脸

    “连相,别忙着说请罪两个字,还不知道该请罪的人是谁。”凤云峥声音冷漠,道。

    连延庆听了,心头疑惑,这九殿下这几句话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嘴里则说道:

    “是,九殿下明鉴。”

    “连夫人和大小姐连似月也被关押起来了吧。”凤云峥问道。

    “是,贱内身为连家当家主母,多年欺骗,实在当罚,而小女似月……”

    “父皇。”凤云峥没让连延庆在皇帝面前说连似月任何不好的,便弯腰在皇帝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便见周成帝点了点头,道:

    “连相,将连夫人和容和县主一并放出来,朕要亲自见见她们。”

    “是,皇上。”连延庆即刻命令人去将连似月母女也放出来,他心里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氛围,皇上好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又不像是兴师问罪的,而九殿下的态度也显得很是暧昧——

    这皇上心里,对连诀是冒牌货到底是怎么想的?

    再看皇上的神态,他手握着椅背,身子微微前倾,好似有些紧张似的?

    “大小姐来了……”这时候,连似月率先在护院的带领下过来了,凤云峥心头一动,忙看了过去,但是在看到她这般模样的时候,眼底的神情冰冷了下来——

    衣裳很脏,头饰歪了,脸上脏灰,连手腕也是黑乎乎的,看来是在柴房里吃了不少苦头!

    连延庆这个老东西,都对月儿做了什么!

    凤云峥恨不得立刻冲过去将她拉到怀中好好疼爱一番,但奈何此时此刻,还不是最佳时机。

    而连似月看到凤云峥,心里的一颗石头终于完完全全落了地——

    她就知道,他定是有十全的把握,才会给她出这个将计就计的主意,而她也有足够的胆量,所以没有丝毫犹豫就接受了他的提议,撒下了一张巨大的网,将凤千越和连诗雅慢慢地拢进这一张网里——

    现在皇上果然是来了,则说明,他们的计划是成功的,也到了可以收网的时候了。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各自给了一个让对方安心的眼神。

    对凤云峥来说,连似月的目光,是他的喜怒哀乐,是他誓死从前世追随只今生的魔药;

    而对连似月来说,凤云峥的目光,是比铜墙铁壁还可靠的堡垒,也是火源,慢慢瓦解她冰冷坚硬的心。

    连似月走到周成帝的面前,屈膝,道,“臣女似月拜见皇上。”

    周成帝看着她,点头,道,“平身,容和县主不过是被关在柴房,怎么会弄成这般狼狈的模样。连相,你不会是在朕未曾下达旨意之前,就对他们动用了私刑吧。”

    连延庆忙躬身,道,“皇上,微臣不敢,决无动用刑罚,小女这般,是因为刚刚府里……”

    “皇上,殿下,老爷,不好了,诀,诀少爷他,好像要没命了!”连延庆还没说完着火的事,那前去押连诀的护院匆匆跑了过来,着急地说道。

    什么……

    众人一愣!

    连似月和凤云峥两人迅速地对视了一眼,连诀好像要没命了?这并不在他们的计划中!

    连似月已经顾不得什么,二话不说,拎起裙角,飞快地往关押连诀的柴房方向跑去,她心里头没来由的一阵心慌!

    诀儿,你的人生终于要迎来真正的曙光了,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出事!

    “小心点!”凤云峥也丢下皇帝,快步跟了上去。

    “要没命了?”周成帝脸色铁青,怒视着连延庆,道,“连相你不是说没有对他们动用私刑吗?明安王他英勇善战,身强体健,好端端的,怎么会快没命了!”

    ”皇上明鉴,微臣真的没有对明安,明安王动用私刑,他刚刚才从柴房里出来过。”连延庆都不知道该叫连诀明安郡王还是明安王了!

    “哼,若明安王有个三长两短,朕要整个连家陪葬!”周成帝怒气冲冲地往柴房方向走去。

    连延庆一愣,连母也吓了一大跳,皇上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快,过去看看!”连延庆来不及细想什么,快步跟在了周成帝身后,他原本希望连诀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儿子死掉,省的他被天下人耻笑连个嫡长子都是假的,可现在他只盼望连诀能平安无事。

    连似月猛地冲到了柴房里,只见连诀闭着眼睛躺在柴堆上,嘴唇紧抿着,脸色惨白,唇角边有血迹,再一看,胸前,墙壁上,都是斑斑驳驳的血滴。

    “诀儿!”连似月只觉得眼前一晃,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走到连诀的身旁蹲下,抬手探他的鼻息和脉搏——

    还好,他还没有死!

    但是,鼻息和脉搏很微弱,她再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

    凤云峥也快步走了过来,蹲在她的身边,紧声问道,“看出什么没有?”

    “他中毒了!”连似月颤声道——

    “什么毒?”凤云峥和连似月在说紧要事情的时候,从不会说多余的话,都是直接问重点,说重点。

    “我看不出来。”她会医术,但并不是什么疑难杂症都看得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忽略了什么,才让连诀受了人凤千越和连诗雅的陷害?

    连诗雅曾经用针扎过连诀一次,难道,那针有毒?那个时候,连诀就已经遭受她们的暗害了?

    连似月心里突然感到十分害怕,她怕自己过于自信,却忽略了连诀可能会受到的伤害,她害怕连诀逃不过前世早亡的宿命,她怕,她怕失去连诀这个弟弟!

    “月儿,别怕。”凤云峥察觉到连似月的紧张和害怕,轻轻托住了她的手,“有我在。”

    “中毒了?好好地,怎么会中毒?”随后走了进来的周成帝,看到连诀这般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又听到了连似月和凤云峥的对话,他猛地看向身后跟随而来的连家人,厉声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用刑,却中了毒,连相,你下的毒?”

    连延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皇上,微臣不敢,微臣实在不敢呐,怎么说,明安王和微臣也有父子之情,怎么忍心……”

    “父子之情?你倒是有脸!”周成帝冷哼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