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O章 该问谁罪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九o章 该问谁罪

    “祖母,祖母,你太偏心了,连似月这么骗你,你还帮着她,你,你老糊涂了……”连诗雅用力地挣脱着护院的钳制,频频回头,大声地说着,最后竟骂起了连母。

    连母气得脸色发白,手用拐杖用力地跺打着地面,“冤孽,冤孽啊!”

    “老夫人,不要生气了,为了这么个不要脸的狗东西气坏了身子不值!”连母身边没了时刻在旁照顾的连曦,刘氏便补了她的空挡。

    “老爷,老爷……皇,皇上来了!”正在众人准备散去的时候,外头的奴才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皇上来了?”连延庆一愣,皇上这个时候怎么会来?就算是为了连诀不是连家亲生子的事,也无需皇上亲自跑一趟啊。

    “接驾!”连延庆来不及想太多,又吩咐连天,“将连似月和连诀关进柴房里去,没有本相的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他们。”

    “是!”

    于是,连似月才刚刚从死里逃生,还来不及歇一口气,就又要被关进柴房里去了。

    “丞相大人!”连诀上前几步,恳请道,“姐姐刚关在柴房被浓烟呛过了,脸色不太好,先请陆大夫看看,回仙荷院休息一下吧,她是连家的人,跑不了的。”

    连延庆脸色阴沉,道,“连诀,注意你的身份。”说完,便领着连氏三兄弟快快地去接驾了。

    “……”连诀的手,生生收了回来,十几年父子情,连诀以为这个父亲尚有一丝情面可留,没想到,终究不过是“身份”二字。

    “诀儿,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了。”连似月朝连诀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和连延庆谈什么条件,她这个爹,她再清楚不过了。

    那边,连诗雅狂笑道,“哈哈哈,皇上来了,你们的好日子要彻底结束了,哈哈哈!”

    “三妹,好走啊。”看着连诗雅那扭曲的背影,连似月突然喊道。

    连诗雅猛地回头,却见连似月对她轻轻一笑,然后随着护院往另外一处关押之地走去。

    这笑容……怎么令人瘆的慌,连诗雅不禁打了个寒颤,浑身彻底的凉。

    连诀也回到了原先被关押的地方——

    “哐啷”一声,门被再度关上了,他的身体突然往前踉跄了两步,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同时,一阵眩晕袭来,他用手撑住了墙壁,然后转身,靠着墙壁身子缓缓地倒下来,无力地躺在了柴堆上——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看到有个人朝他微笑着走过来,嘴里喊着他“诀儿,诀儿……”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可是始终,握不住那只最想握住的手——

    “姐姐,我喜欢这里,因为这里的花香里有你的气息,这里的蓝天我和你一起看过,这里的路上有过你的影子。

    姐姐,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很喜欢……”

    他嘴里喃喃地说着这些话,终于慢慢闭上眼睛,沉沉地睡了过去。

    *

    连延庆率领着连延峰,连延涛,连延甫三兄弟匆匆忙忙赶到相府门口迎接,连母则率领着几位夫人跪在里面恭候。

    而连延庆四兄弟还未到达府门,周成帝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跟随着九殿下凤云峥和太监总管冯德贵,外面则是由禁军统领姜克己率领的数十名禁军侍卫。

    见到这阵势,连延庆只觉得腿一软,双膝跪下,道,“罪臣拜见皇上,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请皇上……”

    “明安郡王人现在何处?”周成帝不等连延庆说完,便迫不及待地问道,眼睛甚至往相府内张望了两次。

    “……”连延庆心道,糟糕,皇上这是着急问罪呀,他便忙道,“回皇上,连诀已经被罪臣关押在后院柴房,等候皇上发落,罪臣该死,这么多年居然也被蒙蔽在鼓里。”

    “连相将连诀关起来了?”凤云峥目光中有些讽刺,这连相这是为了脱罪,先处决了自己的养子,以证明自己也是受害者啊,可如果他知道了连诀的真实身份又会是什么反应?这连延庆还真是个只为自己打算的人,他突然之间有种不想他的月儿再在这地方多呆片刻的强烈的想法。

    “是,九殿下,因为连诀身份不明,所以先关押起来,原本微臣想进宫向皇上请罪了再请皇上定夺,可微臣两次都没见到皇上……”

    “连相啊,你敢关朕的明安王,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周成帝脸色一沉,快步往相府里面走了进去。

    连延庆一愣,这,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而且,连诀明明被封的是明安郡王,皇上为何称呼为“明安王?”他一时之间,疑惑不解。

    凤云峥走了过来,抬手拍了拍连延庆的肩膀,道,“连相,你想取巧没错,不过这回,你的力气好像使错地方了,皇上对连诀好像格外偏爱呢。”

    他说完,微微一笑,随着周成帝往相府里面走去。

    “大哥,快进去!”连延甫走过来,拉了一把发呆的连延庆,连延庆回过神来,才躬身匆匆走了进去。

    周成帝一走进去,目光便逡巡了跪在面前的人一眼,目光中带着帝王独有的威严,连母率领众人齐齐跪在地上,道:

    “皇上万岁万万岁。”

    凤云峥往这些人里看了一眼,发现此处并没有连家大夫人容氏和他月儿的身影,便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看来连延庆不但关了连诀,还关了月儿啊。

    凤云峥朝连延庆淡淡地看了一眼,连延庆顿时感到背脊升起一阵莫名的凉意,九殿下这看似云淡风轻的一眼,却带着一股子令人惧怕的压力。

    “柴房在哪,连相带路。”周成帝命令道。

    “皇上,您在此等候,微臣命人将连诀带过来便是了,柴房地方实在怕冲撞了您。”连延庆道。

    “连相呐,朕让你带朕前往柴房。”

    “是!”连延庆见周成帝坚持,忙躬身走在前面,一路领着周成帝和九殿下到了柴房。

    “明安王人呢?”到了柴房,周成帝问道。

    连延庆命人拿来了凳子,让周成帝坐下,道,“皇上请稍安勿躁,微臣马上将他带过来请罪。”

    “连相,别忙着说请罪两个字,还不知道该请罪的人是谁。”凤云峥声音冷漠,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