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八章 就是就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八八章  就是就是

    。“月儿,这是怎么了,怎么着火了,还有人喊你被烧死了。”连母回过神来,道。

    “咳咳……”连似月没有忽略掉连延庆脸上那稍纵即逝的失望的表情,她眼底闪过一抹冷笑,然后难受地咳了两声,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祖母,父亲,诀儿……咳咳……月儿是真的差点就死了。”

    连诗雅有些紧张后退了两步,她原以为,连似月会被火烧死,大火也会烧掉这些饭菜,那么死无对证,谁也不知道,可现在,那地上的碗和饭菜……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看。”连延庆问道,口气中并没有往日的温情,活生生像是在审问犯人一般。

    连诀手下一紧,连似月暗中拉住了他的衣袖——

    “咳咳咳……”她继续咳嗽着,咳得眼泪都出来了,道,“刚刚我在柴房里反思,外面有人说祖母给我送来了饭菜……”

    连母一愣,“我何事让人给你送过饭菜了。”她又看向黄岑与众丫鬟,道,“你们给这里送过饭菜吗?”

    “没有。”众奴婢齐声道。

    “我当时饿极了,正准备端起来就吃的,结果一些老鼠和蟑螂闻到香味,倏地一声爬过去,抢先吃了!没法子,老鼠吃过的东西,我也不敢吃了。

    可是,可是没过一会,那些老鼠和蟑螂全部死在了我的面前。

    我才发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也由此断定,这饭菜不是祖母送的,而是另有其人。”连似月望着连母说道。

    连母一听,道,“你是说有人在这饭菜里下了毒?借的是我的名义?”

    连似月点头,道,“我猜想是这样的。

    然后才过一会,门外就开始着火了,我吓得想要逃出去,好在这柴房年久失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后墙角有个洞,我也是命大,顺着这洞口爬了出去,这才保住了一命。”

    众人朝那边看过去,果真有个墙洞,刚好能容纳一人左右。

    连诗雅心中暗自懊丧,连似月这个贱人,命还真大。

    “孙女知道这饭菜有问题,匆匆忙忙地用碗端了一些带出去……”连似月说着,示意连诀将碗端起来,送到了连母的面前。

    连诗雅看着这一碗饭菜,顿时脸色有些发白。

    “母亲,试试看有没有毒?”刘氏取下一旁婢女头上的银簪,插在碗里面——

    不一会,这银簪果然变黑了!

    “真的有毒!有人要对姐姐下手!”连诀说着,握紧了拳头。

    连母命令道,“快去请陆大夫来,看看这碗里的是什么毒。”

    “母亲,我去吧,今天陆大夫刚好在府里。”刘氏道。

    “你去吧。”连母点头。

    连似月坐在地上,目光缓缓看向连诗雅,连诗雅一怔,微微昂起下巴,看着她,一副不甘示弱的模样,如今,连似月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了,她还能怎么样?

    不一会,陆大夫随着三夫人刘氏匆匆来了,端过那一碗饭,放在鼻息间闻了闻,又拿出银针试了,顿时一惊,道:

    “老夫人,这饭菜里面掺杂的,是砒霜啊,砒霜有剧毒,大小姐真是万幸。”

    “砒霜?”连母听罢,脸都白了,居然有人用这么毒的东西杀人,她目光看向连延庆——

    连延庆立即说道,“有人用这么毒的东西杀人,连天,你好好查查,看看有何线索。”

    “是,老爷。”连天领命,领着护院走进这被烧焦的柴房里去查看。

    连似月则由连诀搀扶着走了出来——

    “坐着吧。”连母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态度间有些梳理,但还是关心的。

    “多谢祖母。”连似月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她知道,如今她遭遇的最大危机不是连诗雅的谋害,而是和这位祖母之间的信任,信任感一旦坍塌,那她这一两年以来的努力,就白费了。

    她还在等待着,等待着某一个机会的到来,而这个机会则要靠九殿下去争取了!

    “月儿,你可否看清楚给你送饭的人长什么样子了?”这时候,连母问道。

    橙绣心头一紧,手心出汗,头不由地低了下去——

    连似月摇了摇头,道,“当年天黑,门又关着,孙女没看清楚来人的样子,就连声音听着也是陌生的。”

    现在,祖母不会像以前一样,处处维护她站在她这边,所以她说话要格外的谨慎一些。

    连似月的话,让连诗雅和橙绣同时松了口气,没看清人,还记不住声音,那就好,那就好!

    “老爷,老夫人,卑职找到了这个。”就在连诗雅将一颗心放了下来的时候,连天突然在门边捡到了一个东西,他将之举在手里,送到了连延庆的面前。

    “耳环?这是不是月儿你的耳环?”刘氏眼尖,先看了出来,原来连天手里拿着的是一枚镶金红宝石耳环,因为被火舔舐过,镶金的部分变形了。

    连似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眼底露出一片迷茫,道,“不是呀,我的耳环在耳朵上呢,而且,我没有这种耳环。”

    连诗雅也朝连天手中看了过去,顿时心猛地一颤,脸色变得苍白,这耳环,这耳环分明就是她的啊。

    她的耳环怎么会在这里?她刚才只是站在一旁指挥橙绣,并没有靠近那门的附近。

    是……

    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身影来,刚刚在路上,那个冷眉撞了她一下!

    是的,一定是那个时候把她的耳环顺走了。

    “诗雅,这,这耳环是你的吧,你看你耳朵上只有一只耳环,那只和连天手里的是一样的吧。”连诗雅正摸自己的耳朵时,刘氏突然从连天手中拿过那枚耳环惊讶地大声说道。

    连似月看向刘氏,与她的眼神有了一个教会,心里浮现一层笑意——

    这个三婶,倒不是个糊涂的,知道这个时候暗暗地帮她一把,她会记住一辈子。

    而在刘氏看来,即便连似月真的失势了,也轮不到连诗雅这个小姐的身上,而且连诗雅这次的做法实在恶心透顶,害的连家遭殃,他们三房也讨不到好,倒不如索性将这碍眼的东西给去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