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四章 面见不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八四章 面见不到

    “小王爷,那抓连诀的事怎么办?”莫丹问道。

    “现在最紧要快离开大周,小王得了萧将军一家,恐怕已经暴露,就不能再留在大周了。至于能不能抓到连诀,就看奕明了,赶紧走吧。”耶律楚做了取舍。

    “是!”

    众人准备离开。

    萧振海跨上马背,回头看了一眼,那夕阳渐渐西沉,他目光中流露出一抹肃杀之气,道:

    “凤云峥,连似月,有朝一日,老夫定会回来娶你等狗命,且等着吧!”

    说着,他转过头,扬起手中又粗又黑的鞭子,狠狠甩在马背上,那马撒开腿往前飞奔。

    片刻后,凤千越率领着人马赶到了此处,但是除了地上的三件囚服和樊明的尸体,并不见萧家人的踪影。

    “殿下,我们来迟了一步!”赢空说道。

    “该死的!”凤千越一拳捶在马背上,道,“顺着马留下的,一起追上去,一定要将萧家人给本王追回来!”

    “是!”众人听令,即刻行动。

    “殿下,这有个马脚印和另外的不同,它是往山下走的。”有微微发现了异常,向凤千越禀报道。

    “那就分头追!”凤千越果断下令!

    若是不将萧振海追回来,萧河也逃走了,他凤千越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

    再说风令月这边,萧河的马仿佛懂得人性似的,一直将她驮着到了山下,才慢慢地停下了脚步。

    而同时,她身上的绳结也松开了。

    这是萧河故意打成的结,经过颠簸就会散开,她攀着马背,滑了下来。

    “十一?”她脚还未落地,便听到一个疑惑的声音。

    她心头一颤,暗想遭了,于是手抓紧了马背上的缰绳,随时准备逃走——

    “抓起来!”凤千越察觉到她的小动作,立即下令,数名侍卫立即将她包围了。

    她不得已从马背上滑了下来,双手合十,道,“施主,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呵,十一,你把你四王兄当成三岁孩子了吗?”凤千越微微笑着,最后却脸色一冷,道,“你终于现身了,难怪怎么找都找不到,原来是去庵里当尼姑了,你比王兄想象的要聪明很多。”

    “我无处可去,只有师父才会收留我。”风令月垂下头道。

    “你这无处可去,可是花了王兄无数的人力物力找你,连父皇派了姜克己都没找到你。”

    风令月知道,事到如今,狡辩也没有用了,道,“四王兄,不,四殿下,抓我,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自然是抓你回去见父皇,让父皇知道,当初是连似月从中作梗制造了你被火烧死的假象,还杀了萧山,给连似月一个欺君之罪。”凤千越道。

    “呵呵……”风令月也笑了。

    “你笑什么?”凤千越皱眉。

    凤千越微微叹了口气,道,“我笑四王兄一向聪明,现在怎么糊涂了。”

    “我糊涂?”

    “好,我问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风令月问道。

    “我们在山上发现了一些马的脚印,那里还有樊明的尸体,我由此判断萧家人刚刚也在那里,但同时还有一个马脚印是顺着这条路来,没想到这马背上的人竟然是你。”凤千越倒想看看这个十一妹妹在笑他什么。

    “这不就对了?萧振海见到我,也像你这么惊讶,也推断出萧山是被连似月所杀。但是,他提却也没有提过抓我去见皇上,证明连似月救我证明萧山是枉死的事,他直接就想杀了我泄愤。

    因为他知道,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京西成衣铺又被烧毁了,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证据了,只要我不承认,这件事和连似月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四殿下抓我去,最多也是让皇上再赐我死罪而已。

    赐我死罪,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凤千越拳头慢慢握紧,他不得不承认,风令月说的是对的,若是那日没让她逃脱,还能将连似月和凤云峥都一举揪出来,但现在——

    “来人,将她绑起来,带走!”凤千越下了命令,玩味而深沉的眼睛看着风令月,道,“那你便好好与我说说,你是如何成为一个尼姑的吧,虽然带你去父皇面前也许定不了连似月的欺君之罪了,但是你还是有用的。”

    风令月一愣,“你想干什么?你如果想用我来威胁连似月他们,你不要想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凤千越脸色一沉,命令道。

    相府。

    连延庆和连延甫一块进了宫,可在荣元殿门口跪了两个时辰,也没得到皇帝的召见,只听冯德贵说,皇上正在谈紧要的密室,现在闭门不见任何人,他问了冯德贵,说里面的人是九殿下。

    最后,两个人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情,悻悻地回来了。

    一回去后,连延庆便立即到了倾安院,连母见到她,忙起身,焦急地问道,“皇上怎么说?”

    连延庆一身颓丧地往椅子上一坐,道,“没见到皇上的面,冯德贵说正在密谈。”

    连母道,“晚些面见皇上,也许也是件好事。”

    连延庆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今日,我连家的脸算是丢尽了,儿子一路上进宫,都遇人指指点点,我何曾这么丢脸过?说来说去,都是容氏这个贱人的错!”

    若不是要等皇帝定夺,他早就三尺白绫了结了她的命。

    “还有月儿,儿子现在想想都觉得后脑勺冒冷汗,竟把我这当父亲的,您这当祖母的,骗的团团转。”

    连母脑海中回想起这一年半以来的光景,连似月对她真是尽心尽力,年纪虽小,但很多繁琐的事却表现地比那几房夫人还有耐心,抄经文,四处给她找药方调理身体,先前因为被萧姨娘败坏了身子,还将董慎找了来给她调理,她身子才慢慢地好了。

    “月儿和诀儿几个你已经关起来了,那连诗雅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个不怀好意的狗东西,她不私下与你告密,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相府和你这个当父亲的颜面无存,她就是存心的!早知道,那时候不该把她发配到牲口棚去,应该将她杀了才是!”连母说起连诗雅,便恨的牙痒痒,恰好宋嬷嬷又来禀报说三小姐在清泉院教训新去的奴才,足足教训了半个时辰,还要管家命令所有奴才都不许再称连诀少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