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二 复杂感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八二 复杂感受

    她的声音,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巴,全都和念想中的一模一样。

    “……萧,萧河……”风令月也瞪大了眼睛,久久地回不过神来,她万万没想到,下山碰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萧河。

    “是我,我是萧河,令月儿,原来你还活着,太好了,你还活着!”萧河十分激动,竟不顾耶律楚和父母在场,兴奋之下,将风令月高高举了起来,在原地连转了两圈。

    “萧河,萧河,快放我下来,我的头都要晕了!”风令月吓得尖叫出声。

    “好,我放你下来!”萧河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地上,再深深地凝望着面前想了千百万回的人儿,“真好,你没死,但是你怎么,怎么穿着这种衣裳……”

    看到风令月一身尼姑的打扮,他激动之余,不禁觉得疑惑极了。

    “此事,此事一言难尽,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风令月稍微靠近了一些萧河,偷偷瞄了那耶律楚一眼,小声地问道,“你怎么和这些人在一起,我看那中间的人,好似不怀好意,你要小心些才是。”

    听到令月儿这么关心自己,萧河在这一瞬间竟忘了眼下的痛苦和磨难,心里感到十分幸福。

    “你这假公主,终究还是现身了,你说,我山儿是不是你害死的!”萧河正沉浸在风令月没有死的狂喜中时,萧振海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将风令月抓了过去,揪紧了她的衣领,厉声质问道。

    “萧国公!”风令月被萧振海浑身散发的戾气吓到了,衣领子紧的说不出话来。

    耶律楚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睛在他们每个人之间来回看着,迅速地判断着眼下的形式——

    这突然闯进来的小尼姑有什么作用?

    “父亲。”萧河见状,连忙过去。

    “萧河!她被烧死了,你大哥也跟着被烧死了,现在她却没有死,你难道想不通,这就是一个阴谋吗?而你大哥不过是她当日的殉葬品!”萧镇海厉声道。

    萧河一愣,这才慢慢回过神来,回想当日的情形——

    是啊,所有的人都以为令月儿死了,他当日也真真切切看到了那具烧焦的尸体,她身上的饰品也是他熟悉的。当时陪着一起死的,还有他的大哥萧山。

    但现在,令月儿却没有死,只是变成了一个小尼姑。

    “令月儿,这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萧河声音有些颤抖,问道,他不愿意相信令月儿参与了杀害大哥萧山的计谋。

    “萧河,我……”当年,她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中途有人将她救了,她被连似月带到京西成衣铺的时候才知道萧山被一并烧死了,但是,这让她怎么说?

    “照实说,令月儿。”萧河的眼唇都在微微颤抖着。

    “我,我真的不知道萧山也被烧死了,我后来才知道,我想,我想也许,也许是意外,又或者,是,是……”她实在说不出口,她也并不能出卖连似月啊。

    “又或者是连似月利用救你这假公主的机会杀了我的长子萧山,是不是?”萧振海怒声替风令月把话说完了。

    萧振海再联想连诗雅曾说看到过十一公主在连似月的铺子里的事,便什么都明白了,他还明白四殿下凤千越在这件事上是真正地欺骗了他!

    这个竖子!但现在为时已晚了,一切的账只能日后再好好算!

    风令月浑身一颤,萧河缓缓地后退了一步,望着令月儿,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十分复杂,那些蓬勃而出的爱意,被一种情愫生生挡住了。

    “令月儿,我,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他喃喃地道,眼圈红了。

    一边是哥哥,一边是最爱的人,他的心像是放在油锅上煎熬着,疼的他撕心裂肺。

    “虽然,你不是直接杀我山儿的凶手,但是,却也和你脱不了干系!我今日要了解了你,为我山儿报仇!”

    萧振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唰的一声拔出旁边侍卫腰间的佩剑,向风令月的心口猛刺了过去,风令月大惊,呆呆站在原处,闭上了眼睛。

    “父亲!”萧河下意识地扑了过去,伸出手,生生用手掌握住了那锋利的剑刃,顿时,鲜血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耶律楚心中大惊,这萧河身手竟如此敏捷?这萧振海的一剑是又快又狠,距离这小尼姑的位置又近,竟被他徒手挡住了!他不禁更加迫切地想要得到萧河这一员猛将了。

    风令月没有猛地睁开眼睛来,看到萧河为她徒手握住了剑,让她免于一死,而他脸上的表情好痛苦,好痛苦。

    “河儿,你!”萧振海气得脸色发青,“你有什么用,你英雄过不了美人关,你有什么用?”

    “啊,萧河!”风令月见状,急急忙忙跑了过去,将萧河的手从剑刃上拿开,她颤抖着手,掰开他的手掌,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好深的伤口,她都看到白骨了!

    顿时,她急忙扯下袖子上的一块布,一圈一圈地替他包扎着,眼泪一边噗噗落下来,一边道,“对不起,我什么都不为自己辩解,是我对不起你,你今日开始恨我却又如此救我,我便更加对不起你了,萧河,对不起,对不起。”

    萧河的心,比伤口更痛,他道,“我总不能看着你在我面前死去。”

    这时候,耶律楚朝莫丹再次使了个眼色,莫丹会意,悄悄在萧镇海的耳边说了句什么,萧镇海脸上出现一丝复杂的神色,后终于又想通了,朝耶律楚点了点头。

    他唰的一声再次将剑对准了风令月,道,“萧河,今日这假公主落在为父手中,为父一定要为你大哥报仇雪恨!你为她挡的了一剑,挡不了第二剑。”

    萧振海说着,再次向风令月砍过来。

    “父亲,不要啊……”萧河缓缓曲起双膝,跪下,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况且,令月儿当初确实是不知情,是连似月那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利用救令月儿出苦海的机会杀了大哥,我们应该找连似月报仇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