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O章 情动下山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八o章 情动下山

    “……立刻去找,再把所有的线索都告诉本王!”凤千越猛地松开了丁大人的衣领,命令道。

    “是,是,殿下莫急,下官正在寻找线索。”于是,丁大人将事情的经过和凤千越说了一遍。

    凤千越四处看去,只见这地上有两块写着牌子的木条,上面分别有萧振海和吕喜的名字——

    “黑衣人……萧河……难道,是萧河瞒着我勾结外人,计划好了如何劫走萧振海他们?”而他反而被萧河利用了??

    “殿下,那萧河逃狱,肯定就是为了劫人而来的吧。”丁大人推测道。

    “萧河!你坑惨本王了!”凤千越猛一拍腿,气得道。

    “四王兄,你别急,他们人有好几个,又穿着囚衣,目标惹眼,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逃出去的。”凤嵘在一旁乐观地说道。

    “不!萧河既然做了法场劫人的打算,那就一切都做好准备了,怎么会那么容易找得到。”凤千越一拳捶在桌子上。

    “那,可就麻烦了!”凤嵘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赢空,今天连似月连诀有难的的消息都传播出去了没有。”凤千越突然想到还有十一这颗棋子。

    “昨日就传了,若十一公主还在京都,应该会听到消息。”赢空道。

    *

    半山腰,灵玉跟着师姐灵妙采摘草药,当她听到过路人议论连家的事时,几乎惊呆了,后来竟顾不上躲藏,唰的一声从树上滑了下来,一把抓住那过路人的胳膊,问道:

    “你,你说什么。”

    “哎,灵玉,你这是干什么?”还在树上的灵妙顿时吓了一跳。

    而那个路过的人突然被一个小尼姑抓住了手臂,也是吓了一大跳,灵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连忙松开了手,按捺住心头汹涌的情愫,尽量平静道,“施主,抱歉,你刚才说连家的大小姐和少爷怎么了?”

    “原来是要问连家的,小师父,你刚也刚可真吓到我了。”那人吁了口气后,说道,“说到连家,真真一言难尽啊。

    那前些日子,风风光光回京的大少爷连诀,就是打仗的时候把一张俊脸毁个稀巴烂的那个,这事小师父也听说过吧,皇上还封他为郡王,是眼下年纪最小的异姓王呢,威风的不得了。

    就在今天,连家还奉圣恩举办宴席,这不知怎么回事,宴席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传出消息,说这连诀竟然被查出不是连家的骨肉,而且,证据确凿,那大小姐连似月也受到牵连,和连诀一起被关进了柴房,听人说,丞相说了,进宫面圣后就要除掉这对姐弟啊。”

    什么……灵玉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泪霎时就流了下来——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连诀不是连家的亲骨肉?

    路人走远了,师姐灵妙匆匆跑了过来,看灵玉一脸泪痕的模样,道:

    “说自己无父无母,无牵无挂,可又经常哭鼻子,师父说的对,你根本红尘未了,一颗心未曾归于佛门,还是被俗世牵绊啊。”

    “师姐!”灵玉一把握住了灵妙的手,道,“我有急事,要马上下山一趟,求你去和师父说一声,等我办完了红尘俗世,我一定会水月庵好好修行,再也不会有牵挂了。”

    “哎。”灵妙叹口气,摇了摇头,道,“师父她老人家早就看穿了一切,她知道你不会安心留在庵中修行,所以她并没有真正将你当做庵里的小尼,当初答应你剃发,是因为你知道你无处可去,好心收留你。

    师姐如今看你的样子,定是有十分牵挂的人,强留你在庵里修行,你也不会诚心,反倒得罪了菩萨。

    罢了罢了,你去吧,我回去好好和师父说一声,只是,这红尘之中,诱惑颇多,你为人单纯,不知世间险恶,师姐实在放心不下,你把这个带在身边,做防身之用,这是师父交代的。”

    灵玉接过小袋子,握在手中,屈膝跪下,道,“灵玉多谢师父,多谢师姐,请师姐和师父说一声,我会回去,当年向她老人家请罪的。”

    她说着,站起身,深深地朝灵妙鞠了个躬,然后咬牙落泪转身下山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灵妙看着灵玉匆匆跑去的背影,念叨了一声。

    *

    萧河一路对那些突然将父亲母亲和弟弟劫走的黑衣人穷追不舍,一直追到了快天黑时分,那些人到了一个山中,他们才终于停下来。

    萧河手握长剑,立于高高骏马之上,森冷目光望着这些人,斥道,“你们是何人,为何要劫走我父母亲和弟弟?”

    这时候,这十多名黑衣人突然分开,让开一条路来,便见一个身形颀长,一袭黑色锦袍,五官带着异域之美的男子,双手背在身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朝萧河拱手,道:

    “久闻小战神名号,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小王佩服地很。”

    “小王?”萧河眼中闪过一抹差异,“你是契丹人?”

    “在下已故南院大王耶律重元之子耶律楚,见过萧二公子。”耶律楚双手抱歉,以中原之礼见过萧河,那脸上一丝邪魅的笑意。

    耶律重元,耶律楚?

    连诀?

    “这么说,你是为了连家的连诀而来?”萧河道。

    耶律楚再抱拳,道,“佩服佩服,萧二公子一语中的。”

    “那你为何要劫走我父母亲和弟弟?”萧河知道这耶律楚并不怀好意,甚至在借机兴奋作乱,“别忘了,大周和契丹签订了协议。”

    耶律楚一笑,道,“萧二公子在刑场附近徘徊,不是也想劫人吗?小王不过是举手之劳,帮了二公子一把罢了。”

    “那可不一样!”萧河冷笑。

    “河儿!河儿!”这时候,那马背上的袋子蠕动着,萧振海闷声闷气的声音传来出来。

    “快,将萧大将军放出来。”耶律楚忘了萧河一眼,下令道。

    萧河立即从马上一跃而下,跑了过去,匆匆将几个袋子都揭开,袋子里装的正是萧振海,萧湖,萧夫人吕喜和樊明。

    “父亲,母亲,弟弟!”萧河忙唤道。

    “河儿,真的是你,你怎会在此?”萧夫人一见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即刻喜极而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