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三章 真相浮水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七三章  真相浮水

    凤千越目光静静地落在连似月的脸上,这一回,所有的环节都是他亲手安排,亲自盯梢,没有一点遗漏——

    连诀不是连延庆亲生的这个真相,今天一定要揭露,并且要大做文章,让连家坐实欺君之罪的罪名。

    凤云峥整垮了萧家,那他就要拨乱连家,凤云峥与连家关系亲密,未必不会受牵连——

    一切不过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罢了。

    “连相啊,本王不是怀疑什么,这连诀是不是你的亲儿子,本来呢,也只是连家的家事,外人无权过问,可是连诀如今贵为明安郡王,还是父皇非常看重的异姓王,所以还是要给父皇一个明确的交代,你说是不是?”十殿下凤嵘也适时站了出来,说道。

    “两位殿下!”连延甫上前两步,道,“我侄儿连诀,为取得山海关战役的胜利,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世人只知他今日荣耀,却不知他自毁容颜,忍受着巨大痛苦和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蛰伏在契丹人的身边,如今,两位殿下岂能让他当众受此奇耻大辱?这对我侄儿实在太公平!”连延甫一腔悲愤,言语间对连诀十分维护。

    “尚书大人莫要激动嘛。”那十殿下凤嵘手摇着宫扇,道,“这怎是侮辱呢,明安郡王的身世受到质疑,他若是连相的儿子,那还怕什么呢,咱们就让那质疑的人闭嘴就是嘛。”

    凤嵘言语间的轻佻,让连诀的内心涌起一阵浓浓的反感和厌恶,他还没认祖归宗成为皇子,就已经切身地体会到这些兄弟之间火药味十足的厮杀了。

    “呵。”连似月那双冰眸中透着一丝讥讽,很不客气地道,“依十殿下所言,什么阿猫阿狗出来质疑我弟弟,他都要滴血验证一回了?那倘若现在我质疑十殿下你不是皇上的亲儿子,十殿下为了证明自己,是不是也要割破手指,端上一碗清水去皇上面前以证清白?”

    凤嵘听了这话,顿时脸色一白,怒道,“大胆连似月,你竟敢侮辱皇上。”

    连似月脸上露出不浓不淡的笑意,道,“十殿下好像理解错了,我侮辱的,并不是皇上。”

    “你!”凤嵘没想到这连似月竟当众也毫不在意他身为皇子的威严,顿时有些气急败坏,道,“你的意思,你侮辱的是本王和本王的母妃?”

    “似月谁也不侮辱,不过是那句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我不过随口说了句,十殿下便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难道我母亲和弟弟就不会吗?还是十殿下觉得自己的尊严重要,而别人的尊严可以随意践踏?”

    “连似月,你不要乱给本王扣帽子,本王要的是给本王的父皇一个真相,可没有刻意侮辱谁。”凤嵘气呼呼地道。

    “十皇弟,既然连诀不肯做这个滴血认亲,便罢了吧,你我身为皇子也不好勉为其难,赢空……”凤千越使了个眼色,示意赢空把碗端走。

    “四王兄,这……不管如何,此事本王定要禀告父皇,现在不滴就不滴吧。”凤嵘双手环胸,被连似月气的不轻。

    连似月看了她一眼,眼中流出淡淡轻蔑。

    连延庆抿唇不语,连母突然这氛围有些令人烦躁,一则她最疼爱的嫡长孙被当众侮辱,她心里十分不快,二则又迫于这么多人在场,今日就算月儿说赢了十殿下,也还是会被人议论,这一议论,若是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对连家实在不利。

    她想了想,看向大夫人,道,“容氏,诀儿是你生的,你最清楚这一切,你来告诉两位殿下。”在她心中,从未怀疑过连诀的出生,此时说话的底气自然也格外地硬。

    大夫人吓得心脏猛地一沉,她眼看着连诀强大起来,便害怕连诀会抢走属于她亲儿子连焱的东西,可现在,可现在……

    此时此刻,她十分后悔当年的所作所为,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两位殿下,诀儿是我亲生的,如此当众侮辱,我倒不如一死了之了!”终于,她红了眼睛,颤声说道,她想起当初月儿就是这么交他扰乱连延庆思路的。

    连似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今时今日,凤千越摆明了要以退为进逼的连诀当众滴血验亲,母亲这招数,又怎么会抵用呢?

    现在——

    她目光稍稍往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九殿下!

    果真,凤千越朝大夫人拱了拱手,道,“连夫人,多有得罪了,本王和十皇弟丝毫没有侮辱之意,本王对我府中姬妾的言语也感动十分恼怒,毕竟连诗雅是我越王府的人,她说的话,代表的是越王府,到时候传了出去,要被人说成是越王府质疑明安郡王的出生了,这对本王的影响很不好。

    而且,本王向夫人你保证,滴血之后,定会严惩连诗雅,和她一起在相府门口跪个三天三夜,向夫人赔罪,夫人您看如何?”

    “哦?原来我家三妹在越王府的地位这么高,她说出的话都能代表越王府了,三妹,四殿下待你果然不错。”连似月道。

    九殿下不在这里了,如果她没猜错,他一定是进宫了,而这个时候进宫,定是为了连诀的事。

    她要在这里故意和凤千越凤嵘等人掰扯,拖延时间!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怕真是要用那一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验吧!”那连延庆突然从连天手中拿过一把匕首,几步走到凤千越的面前,那匕首在手指上一滑,一袭猩红的鲜血掉入了碗里,“诀儿,你过来,验给两位殿下和诸位大人们看看!”

    连延庆说着,一把将手中的匕首递给了连诀。

    连诀缓缓抬起双手接过这匕首,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到凤千越的面前来,连诗雅见此情形,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嘴里喃喃地道:

    “太好了,太好了,这个野种终于要露出真面目了,这个野种就要被赶出连家了。”

    不过,她还是有所惧怕,不敢用太大声骂连诀野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