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九章 心如刀绞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六九章 心如刀绞

    凤千越不愧是凤千越啊

    他这是用他的谈笑风生在向所有的人暗示,他和萧振海的谋反没有关系,他不心虚。

    “县主有个如此出息的弟弟,有福气了。”凤千越走了过来,看向连似月,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脸上同时向对方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殿下过奖了,诀儿只是做了该做的事,皇上奖赏,实为厚爱。”连似月言语之进退有度,微笑间不动声色。

    “谦虚了。”凤千越道。

    “四殿下,今日宾客众多,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您海涵。”连似月朝他点了点头,便走回到连母的身边去。

    凤千越看着她的背影,再朝赢空看去,赢空点了点头。

    丞相府一片众人攀附的热闹景象,而此时此刻的正阳门下,则是另一幅凄凄惨惨的景象。

    萧振海,萧湖,萧夫人,樊明等被押着,齐齐跪在正阳门下,每个人的身后都站着一个手持屠刀的狱卒,只待午时一到,便要行刑了。

    那桌案后主持行刑的丁大人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阴沉沉的,没有太阳。

    “离午时还有多久?”他问旁边的侍卫。

    “回大人,还有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那不久了。”丁大人说着看向萧振海,不禁摇了摇头。

    昔日威风凛凛的国公爷萧振海,此刻,穿着白色囚衣,凌乱的头发披散,这些日子里,他的头发竟白了大半,背上插着一根令条,上面用红色的油漆写着一个血腥的“杀”字。

    一代大名鼎鼎的枭雄,终究,就这么没落了,一切荣光,已成过去,这大周朝,大抵再也没有萧家了。

    此刻萧振海跪在地上,那双阴鸷的眼睛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老百姓。

    突然,他像一头狂狮一般,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地喊道:

    “萧河!萧河!你要为我们报仇,你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啊,你听到没有!你是我的儿子,父仇子报,你听到了没有!”

    丁大人见了,忙下令道,“快,快,此人怕是要疯了,赶紧按住他!”

    “是!”几个狱卒快步上前,按住了萧振海的肩膀,萧振海手虽被反绑在背后,但肩膀一个用力,居然将两个狱卒同时来了个过肩摔,嘴里啐道:

    “呸!黄口小儿!老夫上阵杀敌,为皇上排忧解难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凭你们也敢捉拿老夫,滚开!”

    “萧振海!”丁大人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道,“你还以为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国公爷呐,醒醒吧,你连同安平王起兵,罪无可赦,皇上已经下令砍你的头了,要灭你萧家满门!”

    “老夫是被冤枉的,是九殿下,是九殿下给老夫下的套,老夫是被冤枉的,皇上被九殿下蒙蔽了!”萧振海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丁大人。

    “呵!”丁大人轻蔑一笑,道,“那你也不止勾结安平王这一条罪啊,这么些年,你巧取豪夺,侵吞百姓田产,害的多少人无家可归,惹得民怨沸腾,不说别的,就说大前年,因为算命的说董家村那座阴阳山旺你,你便让你的手下将整个村子几百口人赶走,稍有反抗便就地正法,短短几天杀了上百口人呐,一时之间,天怒人怨,如今皇上这是在为民除害啊……”

    “……”萧振海脸色一变,道,“这并非老夫的授意,这是老夫的部下瞒着老夫滥杀无辜。”

    “哼,没有你萧振海罩着,他们敢吗?”丁大人质问道。

    萧振海纵横沙场多年,现在却被一个他从来都不会看在眼里的小人物问住了!

    他突然再次大声喊起来,“河儿,河儿,你看到了吗?你父亲戎马一生,如今却被这些无名小卒欺侮,这些都是谁造成的,你都知道吧!杀了他们!你要替父亲杀了他们报仇啊!”

    “萧振海!”一旁跪着的萧夫人吕喜终于狠狠地盯着自己的夫君,压低声音吼道,“你想干什么,你自己死不够,这种时候了非要拖河儿下水吗?呵呵,今时今日,你落得如此下场,都是你自找的,你怨不得别人。

    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和皇子勾结,不要和后宫勾结,可是,你偏不听,到了如今,你连你唯一活着的儿子都不肯放他一条生路吗?你明知河儿孝顺,你还逼他!”

    “妇人之仁!河儿既是我萧振海的儿子,就理应报这杀父之仇。”萧振海回头,低声叱骂道。

    “萧振海,我吕喜身为安平王长女,如今我父亲起兵造反,我被皇上下令处斩,这是我为我父亲理应做的,我的血权当为他祭旗了!

    但是,若不是你一己之私,挑拨了平洲与九殿下的关系,我父亲也不会贸然起兵,他会先知会我,让我带着孩儿们离开京都,而你呢,让全家跟着你陪葬,如今皇上对河儿网开一面,放了他一条生路,你却赶着叫他去送死!”

    “吕喜,你休得胡说!”萧振海紧握拳头,粗声道。

    吕喜唇角露出一丝轻笑,道,“你是怎么误导我父亲的,你心里有数。”

    顿时,萧振海脸上出现了一丝心虚的表情,没错,他与安平王之间的一些信,是以吕喜的名义写的,也因此确实给了他的老丈人安平王一些错误的信息。

    “萧振海,你我夫妻一场,当年你一辆马车将我从平洲接到京都,我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取下马鞍,梳起妇人髻,心甘情愿相夫教子,如今,我只求你一件事:放过河儿吧。”

    这丁大人发现萧振海夫妇在说话,但听不清说的是什么,顿时警惕性大增,站了起来,怒斥道,“刑场上不得肆意喧哗!”

    不远处,一个头上戴着帽子的人看着刑场上这一幕,看着自己昔日那不可一世的父亲,现在却被几个小小的狱卒按压在地,他用力地握紧了拳头。

    他听不真切父亲在和母亲说些什么,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最终,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乌云压顶,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父亲,母亲,三弟……”萧河心如刀绞,体内的血液蠢蠢欲动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