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七章 被人看中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六七章 被人看中

    ,更谈不上立军功,还被父皇封为明安郡王,所以,这是欺君之罪。”凤千越说道。

    连诗雅迫不及待地道:“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殿下,那咱们还等什么!赶快把真相揭穿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连似月这个贱人的下场了!皇上不会饶了她们母女,我父亲也不会饶了她们!

    我母亲发现了她们的秘密,结果被她害死了,这笔账,我一定要好好地和她算一算!哈哈哈……连似月这回,你无论如何逃不掉了,连诀这个野种,流着贱种的血,也敢称连家嫡长孙,也敢被连家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着。

    好啊,这一次,我就来和这两个贱人算一次总账!”

    “你可想清楚了,这欺君之罪,一旦真相揭发,惩处的不仅仅是连夫人,连似月,连诀三人,它牵连的将是你整个连家。因为皇上那里看来,不是连夫人和连似月骗了连延庆,而是连延庆用个假儿子骗了功名利禄。”凤千越淡淡地看着连诗雅近乎疯狂的样子,道。

    “哼。”连诗雅冷哼一声,道,“连家对不起我,连家不肯做我的后台,那我就毁了他们!

    我现在恨不得他们全部都死光,一个一个地被皇上砍了头那才好!

    特别是我祖母那个老贱人,她一心偏着连似月和连诀,根本不心疼我,我恨极了这个老不死的。

    如今,我倒要看看,她知道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嫡长孙是个野种,还给连家带来了祸患,她会是什么脸色。”

    连诗雅只认为连家对不起她,却全然不想自己和萧姨娘当初是多么处心积虑地要除掉大夫人和连似月她们,夺取连家后宅的掌控权。

    “那明天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揭发此事吧。”凤千越唇角流露出渗人的冷意,他没有好过,连似月也休得安生,他说过,要拉着她一起下地狱的。

    “明天?”连诗雅还以为要马上回连家去向连延庆揭发这件事。

    “如果只是向你父亲揭发真相,那你父亲虽然会严惩连似月母女,但是碍着如今连诀这明安郡王的身份,他定会想法子把事情压下来,但如果是在众多皇子公主和百官面前揭露真相,这个秘密就会闹得人尽皆知,他们就是想回旋也没有余地了。”

    “对对对,殿下说得对,是我太急切,一时之间竟糊涂了,那我们便等明日的宴席吧。”连诗雅说道,她越发期待明日宴席地到来了。

    “你不要太得意忘形,连似月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她比你我想象的更加深不可测。”如今,凤千越的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他已经输不起了。

    “殿下,只要连诀不是我父亲的骨肉这事是真的,任连似月如何运筹帷幄也没有用的,所以,这一次,我们必定会赢,而且,会赢的很漂亮。至于连似月这个贱人,她就好好地哭去吧!”连诗雅紧紧看着那碗里的两滴血,说道。

    “明日,我去了相府,再安排你进来,事情有多大你只管闹多大。”凤千越叮嘱道。

    *

    风雨欲来,乌云压顶,天地间弥漫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氛。

    然,这恶劣的天气却也不妨碍文武百官,乡绅巨贾前来参加相府今日举办的宴席。

    一早,连延庆便率同连延甫,连诀二人在府门口迎接众位殿下和公主——

    “二殿下到……”

    “六殿下到……”

    “三公主到……”

    随着众贵客一一现身,三人与来者寒暄,整个相府一片喜气洋洋,连母则在厅内,由大夫人和连曦,连似月等人陪同着,与前来的诸位夫人说着些客套话。

    “连老夫人,连家难得出了一位郡王,真真可喜可贺,羡煞旁人呐。”

    “是啊,明安郡王小小年纪立下如此大功,老夫人教导有方,连家祖上积德。”众人围着老夫人和大夫人说着些恭维的话,语气里莫不是羡慕,毕竟,京中年纪这么小就封为异姓王的,独连诀一人。

    “这是大小姐似月吧,又长大了。”有人注意到了一直站在连母身后,如幽兰般静静伫立。

    “李老夫人,你忘了,这位也是皇上封的容和县主,不能直呼名姓的。”有人提醒道。

    “月儿见过各位老夫人。”连似月得体地微微躬身,脸上露出浅浅笑意,这笑意令人感到愉快。

    她今日穿一袭碧蓝流彩暗花云长裙,身段修长,那发髻中斜插着一支碧玉玲珑步摇,金丝小圈红玛瑙耳环,幽静高贵,那流苏在细腻洁白的面孔上晃下摇摇曳曳的影子,杏眼含笑,黛眉弯弯,一颦一笑,自成风韵。

    梁国府梁老夫人突然说道,“前些日子,我家里的混世魔王梁书墨没经过我们的同意,自作主张,大张旗鼓地来连家向似月求亲,此事,给你们府里添麻烦了,也给似月造成困扰了。”那梁书墨便是梁老夫人的嫡孙。

    连母笑意盈盈,打趣道,“倒也不麻烦,就是啊,您那孙子搬来的宝贝太多了一些,我们送回去花了些时间,呵呵呵呵……”

    “可不,这魔王把他祖父的书房都搬空了,真真哭笑不得。”梁老夫人笑着叹气,道。

    众人听了,不禁都笑了起来,连似月也在一旁,笑着道,“我那时说他,小心回去挨板子,他还不信。”

    “哎,不过啊,我们这呆子被你拒绝后躲在家里哭了两天两夜,不肯见人,在房间撒泼打诨,后来他祖父提了大刀去,他吓得撒腿就跑,结果翻窗户的时候摔断了一条腿,可他祖父也没放过他,让大夫一边看他伤势,一边狠狠骂了他一顿,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这祖宗还非怪他母亲晚生了他两年,让他当了月姐姐的弟弟,没当成哥哥,月姐姐才看不上他。”梁老夫人这么说着,眼睛看向连似月,有种审视的意味,想知道连似月心里头究竟是如何想的,以前梁国公不管梁书墨胡来,现在倒是真想凑成一桩婚事了。

    “梁公子真真有趣的紧。”连似月微微笑着,这笑意中却有着一种疏离的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