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六章 他非亲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六六章 他非亲生

    宫女说着,将手中握着的一个盒子递到潘若初的面前。

    “这是什么?”潘若初打开盒子,便见一个紫色的小袋子,上面绣了梅花的纹路,她好奇地问道。

    “一个香包,别在腰间的,用料不过三两银子左右。”宫女解释道。

    潘若初听了这话,将盒子丢回给宫女,道,“香包?别在腰间?这不行,这是女子送给心爱男子的东西,我对明安郡王那小孩子可没有什么想法,贤妃娘娘的好意我心领了,你拿回去,我再想办法,大不了,空手而去呗。”

    “公主,您别误会,您再仔细看看。”这宫女仿佛知道潘若初会拒绝这个香包似的,道,“这香包上面用的是庆南独有的布料和刺绣手法,正面是庆南的吉祥花梅花,背面则是庆南的吉祥物独角兽,上头还绣着您父亲安庆王的名字。所以,这看起来是个香包,实际上代表庆南和您父亲的吉祥物品,您送出去的时候,便说这是庆南的习俗,行恭贺之事时,都会送上这种香包即可。而且,娘娘一次为您准备了两个,一个送给明安郡王,另一个送给容和县主,便没人会多说什么,也不会有人乱想了。”

    “咦,这说法倒是不错,娘娘不愧为贤妃,事事想的如此周到。

    也好,那我就送这香包了,省的再伤脑筋。”潘若初拿过这香包,很满意地收下了,“替我谢谢娘娘了。”

    “娘娘还为公主您准备了四套云锦缝制的夏裳,请公主过目,挑选一套明日宴席上穿戴,娘娘说了,义云公主虽不是皇上亲生,但吃穿用度不能比其他公主差。”

    只见,几名宫女鱼贯而入,各人手中捧着红、紫、蓝、绿四个颜色不同的华贵夏裳,还有一盒格式样的首饰。

    “贤妃娘娘有心了。”潘若初不禁感慨这贤妃娘娘的周到之处,自从她被封为公主,皇帝让贤妃对她照拂一二,贤妃便做的事事处处都让她感到无可挑剔。

    人生地不熟的她,也渐渐对徐贤妃有了依赖和信任,除了上回徐贤妃给她法子虏获九殿下她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其他的都很听徐贤妃的意见。

    冬熙宫。

    给潘若初送香包的宫女回来向徐贤妃禀报,表示义云公主已经收下了礼品,并向娘娘表示感谢。

    “知道了,你出去吧。”徐贤妃挥手,道。

    不一会,屏风后面走出来一名男子,问道,“娘娘,此回打算要借义云公主的手至明安郡王于死地了吗?”

    徐贤妃手指握紧了椅背,道,“不能再等了,本宫近日连连噩梦,梦见他登上皇位,将本宫,烨儿,还有本宫的母家全部杀了,那血淋淋的头挂在城墙上,本宫醒来,久久不能入睡。

    不管本宫愿不愿意承认,这连诀正在一步一步地靠近皇上,本宫怀疑他正在计划些什么,这些计划是针对本宫和烨儿的,若不抓紧将他办了,将来真相败露,后果不堪设想啊。”

    “可是,八殿下不在宫里,不需要和他商量吗?他并不赞成娘娘铤而走险的做法。”男子还是有些犹豫,道。

    “烨儿他虽文韬武略,但是缺少在位者的心狠手辣,我这个做母妃的,就要出面替他扫清障碍了。此事,无需与他商量。”徐贤妃道。

    “娘娘的用心良苦,但愿八殿下能够体会。”

    “他会谅解本宫的,毕竟,他是本宫生的,本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将来。”徐贤妃目光中闪过一抹锐利。

    *

    连诗雅被赶出了丞相府,回去的马车上,她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意——

    “这一回,总算也让我诓了连似月一回,就让她以为我是小心眼找术士诅咒连诀吧。”

    她说着,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瓶子来:这里面装着的才是连诀的血,香影身上带着的是不过是故意做出的幌子来混淆连似月的视线罢了。

    而且,在去相府之前,四殿下就已经安排好了刘道士,人偶则是她去文华院等连诀的时候埋下的,一切的证据都指向她回相府是为了诅咒连诀的。

    她手紧紧握着这瓶子,回了越王府。

    一下马车,便直接到了凤千越的书房里,便将瓶子给了凤千越,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道:“拿回来了,连诀的血!”

    “连相的血也取到了。”凤千越拿出另外一个瓶子。

    “殿下,我父亲为人十分谨慎,不会让人轻易靠近他,你是怎么取到他的血的?”连诗雅好奇地问道。

    “你父亲为人谨慎,所以他格外惜命,今日一早,他下朝之际,本王让杜太医假装与他偶遇,说他脸色不好,看似劳累过度,他便十分紧张,让杜太医给他把脉放血……所以,轻而易举就得到了他的血。”凤千越说道。

    “那就赶快看看吧!”连诗雅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确定你拿的就是连诀的血?”凤千越再次确认道。

    “殿下放心,我敢保证,这个瓶子没有离开过我身边。”连诗雅很肯定地回答道。

    凤千越让人拿来一个碗,碗里放了水,他先将连延庆的血倒入水中,接着,连诗雅颤抖着手打开瓶子,将连诀的血水也倒了进去,然后双手紧紧抓着桌子边缘,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碗里,紧张地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凤千越看来面色平淡,目光落在这两滴血上面。

    等了好一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连诗雅突然大狂放地大笑了起来,“连似月,连诀,你们完了,你们姐弟折回彻底地完了,哈哈哈哈……”

    凤千越看着碗里没法融合的两滴血,心头猛地一颤,而后,唇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连诀果然不是连延庆亲生的。”

    “他不是!他就是个野种!明安郡王?呵呵,殿下,这连诀不是连家的子孙,却因为姓连被封了郡王,这算不算是欺君之罪?”连诗雅脸上浮现出近乎扭曲的笑意,颤声问道。

    “连家非普通人家,连延庆乃一朝丞相,连夫人又是父皇封的一品诰命夫人,连诀若不是连家的骨肉便什么都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