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三章 捉拿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六三章 捉拿

    转身,她立即朝香影使了个脸色,香影迅速地从袖中拿出一个瓶子,连诗雅取下针,将针上的那滴血放进了水中。

    如此——

    大功已经告成了第一步。

    连诗雅握在手里的这根针是倒刺的,因此扎出来的血多,滴进瓶子里便是一滴拇指大的,刚刚好合适。

    “香影,无论如何,你要守好这个瓶子,不要让人拿了去,到时候一旦发现连诀和父亲的血不能相容,我便要在明日的宴席上将连诀是个野种的事公布于众。”连诗雅将瓶子交回给香影,叮嘱道。

    “是,夫人,奴婢明白。”香影接过瓶子,紧紧握在手心里。

    “为保险起见,你先回清泉院,将瓶子收起来,等我回来。”连诗雅想了想,吩咐道。

    香影点头,转身回清泉院去了,连诗雅则去书房找连延庆,她觉得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香影袖中的手紧拽着这瓶子,快快地走着。

    当她转过一道回廊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她的面前,她警觉地后退了一步,护住了拳中的瓶子。

    “果然是个练家子,我没有猜错。”冷眉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香影。

    一般的丫鬟,看到有人突然从天而降般出现,下意识地反应是大惊失色地尖叫,而这香影,刚才却十分利落地后退了一步,目光中只有警惕,没有惊慌。

    香影知道自己被识破,也没有慌张,唇角微微浮现一抹轻蔑的笑意,道:

    “冷血刺棠,久仰大名,得你两次试探,我香影也算三生有幸了。”

    “既认得我是谁,便跟我走一趟,去见大小姐!”冷眉手中的暗器已经蠢蠢欲动。

    “那就看你能不能请得动我了”香影眸间一闪,藏于袖中的短刃唰的一声滑入掌中。

    冷眉眼疾手快,头一偏,避过了香影的短刃,便立即出击,直取香影的弱点,但这香影毕竟是凤千越千挑万选出来协助连诗雅的,颇有些深藏不露。

    几招下来,冷眉也只稍稍占了上风,要取胜,不见得太容易。

    而正在这时候,一个玄色的身影在刀光剑影中出现,他站在了冷眉的身旁,那剑直指香影的脖颈处。

    冷眉眉梢一冷,冷瞪着连天,道,“不需你出手,这是我的事。”

    连天没有看她,目光凝在香影的手掌上,道,“并非为了你,我乃相府总护院,有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打斗,我自然不能装作看不到。”

    香影的目光在连天和冷眉的身上来回看着,讥笑道,“冷血刺棠,听说你不近男色,看来不全如此嘛,呵……”

    “闭嘴!”冷眉上前,连天头一转,不管什么以多胜少,胜之不武,与冷眉一起。

    这香影的身手本就不如冷眉,现在又有总护院连天,所以,她数招过后就被制服了。

    冷眉一掌敲在她的脖子上,将她打晕了。

    连天看着她,道,“我乃相府护院,此女意图不轨,现在被制服,我要将她关起来审问,等候老爷发落。”

    冷眉却不理,将人从地上拎起,道,“你我各司其职,这是大小姐要的人,得罪了!”

    说着,便拖着香影转身就走。

    连天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抬头,目光坚毅冰冷。

    “大小姐审问完,要交给我处理,你说得对,你我各司其职,你也不要为难我。”连天说道,看着冷眉面无表情的样子,末了又说了两个字,“可好?”

    冷眉稍稍点头,没有多说,转身欲走。

    “走这边,避开闲杂人等吧。”连天指着另一处出口,说道。

    冷眉想了想,没有再坚持,随连天往仙荷院走去,连天直到看着她离开缓缓离开,才离开了。

    “泼。”连似月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沉声命令道。

    “是!大小姐说了,可劲儿地泼。”泰嬷嬷对屋子里的丫鬟们说道。

    他话音刚落,好几个人同时将一盆冷水打在地上的香影身上。

    “……”香影感到浑身一阵冷,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大小姐的面容。

    “说吧,三妹此番回来,是为了什么。”连似月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香影却紧闭着嘴巴,一个字都不说。

    “是个忠实的。”连似月朝一旁的泰嬷嬷示意。

    泰嬷嬷即刻上前,将香影绑着的手再绑了一次,在她身上一阵搜寻,便从袖口中搜出一个小瓶子来,放到连似月的手中。

    “这是什么?”连似月将小瓶子拿在手中,问着,然后自己将瓶子的塞子打开了,只见这里面是一瓶小血水,她眉头一硬,即刻问道,“这到底是什么?”

    而这香影却仍旧紧闭着嘴巴,不肯说一句话,她曾亲自受过凤千越的训练,面对这种逼问,根本不予理会。

    连似月冷笑一声,道,“若要比谁的嘴巴紧,这世间恐怕没人能比得过我,若要比心肠硬,也没有人能比得上我。

    但我素来不会勉强于人,你既然打定了主意为你的主子尽忠,我便陈全了你。

    冷眉,把舌头拔了,再喂哑药,然后送回去给三小姐吧,就说她对本县主口出狂言,本县主不高兴,便拔了她的舌头。”

    连似月淡淡的语气,仿佛在吩咐自己的丫鬟去拔一颗草似的,丝毫情绪也没有。

    香影一愣,猛地看向连似月,看着她这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她有些不敢置信,便不由自主地咬了咬自己的舌头。

    “是,大小姐,我这就去,我来拔,反正我已经拔的很顺当了。”泰嬷嬷仿佛听到什么特别高兴的事一样,急急忙忙去找了一把锋利的钳子过来,还有丫鬟手里端着哑药

    香影一看,这钳子上面还有血迹,她顿时一愣,悲伤冒出一丝冷汗来,手心也开始微微发烫。

    “不,你不敢。”她不敢相信连似月会这么做。

    连似月冷笑道,“还没有本小姐不敢做的事!泰嬷嬷,还等什么!”

    “是!”泰嬷嬷使了个眼色,几个丫鬟即刻上前,按住了香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