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二章 大功一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六二章 大功一步

    冷眉点头,道,“大小姐所说有理,奴婢明白了,奴婢继续去盯着。”

    连似月思索片刻,吩咐泰嬷嬷等人道,“去福安院一趟,我去看看母亲。”

    “大小姐,周嬷嬷这会刚来,说是大夫人让您过去呢。”守门的丫鬟在门帘外说道。

    原来,母亲也刚好想见她,她没有再耽搁,起身前往福安院了。

    到了屋子里,连似月发现大夫人似乎心事重重,便上前道:

    “母亲,您找月儿来,有什么事?”

    大夫人看了周嬷嬷一眼,周嬷嬷将屋子里的奴才全都打发了下去,大夫人才拉过连似月的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母亲,到底怎么了?”连似月轻轻问道。

    “月儿,母亲找你过来,是要和你交代一件事,母亲知道,你和诀儿姐弟情深,你对诀儿的事素来是尽心尽力,不过,母亲不得不提醒你,你心里要清楚,诀儿和焱儿,谁才是你的亲弟弟。”

    连似月听母亲这么说完,身体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心里涌起深深的悲凉,眼睛怔怔地望着大夫人。

    大夫人自顾地继续说道,“月儿,你不要太实诚了,你要留一份心眼啊,这诀儿如今贵为明安郡王,皇上如此器重,你祖母和父亲更是重视地不得了,你也听到了,你父亲说以后要把连家交给诀儿,可,可焱儿怎么办,他才是……”

    “母亲!”连似月猛地站了起来,道,“上回的教训还不够吗?这种话要永永远远烂在肚子里,任何时候都不能说!”

    “母亲,母亲自然知道,只是,我怕你和诀儿感情太好,忘记了焱儿这个弟弟,你明白吗,月儿?连家……应该是焱儿的啊。”大夫人郑重地看着这个女儿,语重心长地说道。

    “呵……”连似月的心,在这一刻已经沉到了谷底,虽然,那日连诀在外面淋了一下午的雨,傻傻地等着践踏一面,她就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事情,但是,当大夫人将心里的想法不加掩饰地说出来的时候,她仍旧感到十分的遗憾和悲凉。

    她望着大夫人那双忧虑的眼睛,有些讽刺地说道,“母亲,你放心吧,诀儿不会要你在乎的这些东西的,你根本就不知道,诀儿他为了留在我们的身边,他都放弃了什么。”

    “月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夫人不解地看着连似月。

    “还有,父亲正当壮年,连家也不会现在就交到诀儿的手里,如果焱儿有足够的本事,母亲又何须担心连家没有他的份。”

    “可是,诀儿他现在……”

    “母亲……”连似月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好可惜啊,诀儿做了你十几年的儿子,你却一点都不了解他,难怪,他会那么伤心。”

    大夫人心头一怔,“诀儿去你那里告状了?”

    连似月摇头,“他什么都没有说,他在我那里淋了一下午的雨,傻傻地给我吃枣子的时候,我就什么都知道了。”

    “月儿,你怪我是不是?你怎么……怎么糊涂了你……”

    “母亲,糊涂的人,是您。您嫌弃诀儿的时候,您应该想想,当初诀儿是怎么来到您的身边的,您觉得他会抢走焱儿的东西,那么,您又抢走了他什么。”连似月望着大夫人,微微笑着,可眼神中却没有一丝温度。

    “我……”大夫人愣住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连诗雅过来和母亲都说了些什么?”连似月见大夫人脸色有些发白,顿了顿,缓了缓语气,说道。

    “哦,她,她给焱儿送了贺礼。”大夫人回过神来,她发现,自己竟惧怕这个女儿。

    “是贺礼还是什么,母亲最好仔细检查检查,不要害了焱弟弟都不知道。”连似月起身,准备离去。

    “月儿……”大夫人忙起身。

    连似月回头,看着周嬷嬷,道,“周嬷嬷,你送我出去吧。”

    “哦,哦,是,大小姐……”周嬷嬷吓了一跳,急忙快步走了过去。

    “母亲,我先走了,您且记着,若说这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不会害你,那便是诀儿和我。”连似月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周嬷嬷看了大夫人一眼后,忙跟在了后面。

    到了外面的院子里,连似月停下脚步来,“周嬷嬷……”

    “大小姐……”连似月的目光令周嬷嬷感到一阵压力。

    “刚才母亲跟前,我身为女儿的,不好把话说得太直,但周嬷嬷你是我外祖母派来跟随母亲的,我有些话却不得不和你说清楚了。”连似月的声音冷漠中带着无上的威严,“我母亲糊涂,你却不能跟着糊涂,对谁有意见,都不能对明安郡王有意见,你只管帮着好好带大焱儿,其他的话不该说的你千万一个字都不要说,如果母亲说了不该说的,想了不该想的,你也要在旁边提醒她,明白了吗?”

    连似月一番话犹如一盆冷水,狠狠浇在周嬷嬷的头上,她忙道,“大小姐心透透的,什么都瞒不过您,奴婢明白了,也记住了。”

    “那就好,周嬷嬷,你应我的话,我可放在心里了。”

    “是,大小姐,您慢走。”周嬷嬷待连似月走了,才直起身来,她惊觉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

    连诀从破庙回来后便被连延庆喊了过去,与他促膝长谈了一个多时辰,欣慰地赞赏,耳提面命等,不外乎要他谨言慎行,不可张扬,不要步了萧家的后尘,等等。

    待回到文华院的时候,丫鬟躬身上前,道,“郡王,三小姐等候您多时了。”

    连诀听说连诗雅在等,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是姐姐的宿敌,他自然不会与她有什么来往,便一脸冷凝走了进去。

    连诗雅见到他,忙笑眯眯地迎接了上来,道,“郡王,你可回来了,我等着拜访你已有多时了。”

    连诀面对她的一脸笑意却丝毫也没有好颜色,只淡淡道,“你若想巴结我,自然不必,因为你巴结不到,你若想害我,自然不用想,你害不到。”

    连诗雅一愣,这连诀可真是,就只对连似月这个姐姐和颜悦色,对府里的其他姐妹常常没有好脸色。

    但想起今日前来的目的,她便厚起了脸皮,不顾连诀的冷淡,道,“常听人说,我们连家的嫡长孙连诀,眉目如画,似画中的人儿,如今你的左脸毁了,身为姐姐,我也十分心疼,这些药膏我曾涂过脸的,淡疤痕有些效果,特意拿了一些来,给你试试。”连诗雅从香影的手中接过几个盒子,双手递给了连诀。

    “姐姐已经给了我香痕胶,这些你拿回去自己用吧。”连诀并不接,说道。

    连诗雅一愣,脸一阵红一阵白。

    “你回去罢,往后不用过来了,我这儿,不喜人随便进来。”连诀半点面子也没有留,转身就走。

    连诗雅一怔,忙快步上前,冲到连诀的面前,硬将手中的盒子往连诀的手里塞,一边塞一边说,“连诀,你大人有大量,以前的事就不要和我计较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你不要厌恶我了。”

    连诀皱眉,他不喜这般拉拉扯扯,便伸手要将连诗雅推开,拉拉扯扯之间,连诗雅一把握紧了连诀的手——

    “啧!”连诀只觉得掌心一阵刺痛,猛地缩回手,摊开手掌一看,只见一滴血溢出来,他怒道,“连诗雅,你干什么?”

    “啊,对,对不起。”连诗雅仿佛吓了一跳,一看自己的手,手腕上竟别着一根针,那针上面还沾了连诀的血,“算命的说,我这个月有血光之灾,让我随身带着针破灾,不小心扎到你了。”

    “哼!”连诀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郡王赎罪!”连诗雅大声喊道。

    转身,她立即朝香影使了个脸色,香影迅速地从袖中拿出一个瓶子,连诗雅取下针,将针上的那滴血放进了水中。

    如此——

    大功已经告成了第一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