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九章 擦肩而过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五九章 擦肩而过

    连诀沿着当初走过的那条山道,快步地往破庙的方向走去,黄岩紧跟在身后。

    连诀今日亲自出门找风令月,他没有声张,因为风令月活着的事不能传出去,否则姐姐会有很大的麻烦。

    *

    荒野,破庙,一看就是人迹罕至之处,那结起的蜘蛛网足以说明,此处很久都不来人了。

    但是……

    “吱呀……”轻微的一个声音响起,那破庙摇摇欲坠的门打开了一个,一个青色的身影小心翼翼地飘了进来。

    这是一个清丽的小尼姑,她脸色偏白,较小的身躯包裹在青衣下面,光光的头上带着尼姑的帽子,巴掌小脸显得更加的小了。

    只见,她手里拿着几根菜和一个胡萝卜,一双黑珍珠般的眼睛四处看着,蹲在地上,小声地唤道:

    “小白,小白,你钻哪儿去了……”

    不一会,便看到前头一个草丛里有东西动了一动,她脸上一喜,忙走了过去,拨开草丛,便见一只雪白雪白,毛茸茸的小兔子窝在那儿,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正望着这小尼姑,细看,便发现它的两只后腿有些无法站立,原来是受了伤,腿毛上还有血迹呢。

    她小心翼翼地将这小兔子抱在怀中,轻轻地抚摸着它的背,柔声地道,“小兔子,灵玉又来看你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她将菜叶递到小白兔的嘴边,则小白兔仿佛懂得人性一般,一边往灵玉的怀里蹭,一边张嘴咀嚼着这新鲜的菜叶子。

    看它吃的这么高兴,灵玉那瘦削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她喂完它吃了菜叶和胡萝卜,又仔细检查了小白兔的腿。

    看到这上面的伤口还是没有好,她脸上露出了一点难过的表情,她忙从怀中拿出药来,往它的伤口上洒了一些,然后撩起衣袍扯下一块布料,细心地替小兔子包扎好了。

    做完这些,她便将小兔子放在身旁,继续低着头,抚摸着它的背,说道:

    “小白,你要快点好起来哦,我不能总是跑来看你,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我会没命的,不,不仅仅是我没命,还有我最好的好朋友也会跟着没命的。

    你知道吗?其实,其实我怎的有点想他们了,想我的朋友们。”

    灵玉说着,眼泪啪嗒一声掉在了自己的手背上,那滚烫的泪滴仿佛火焰一般,灼烧着她煎熬的内心。

    这小兔子仿佛通的人性一般,知道这好心救它的人心里难过,忍着后腿的疼痛,慢慢地靠近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蹭着。

    灵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令人心碎的笑容,她吸了吸鼻子,道,“我每天在水月庵里跟着我师父和师姐念经打坐,可是,我心里却总想着凡尘俗世,你说如果菩萨知道了,会不会惩罚我心不诚?”

    她说着,抬起头,看着这曾经被两个歹人劫持来的地方,如今,却成了她偷偷怀念过去的一个唯一的去处,道:

    “小白,你知道吗?

    我那天看到他了,他现在可厉害了,他成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他穿着银色的铠甲,手上拿着一把红缨枪,骑在白色的骏马之上,好多人为他欢呼,为他脸上的笑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笑容,我在人群中看了他很久很久,我没有上前,因为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资格和他说话了。

    其实啊,我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喊一声了!

    不过,不过我虽然没有喊出口,但是我心里却默念他的名字一百遍——

    连诀,连诀,连诀,连诀……

    我心里就是这么念的……

    我不会喊出声,这世界上早就没有风令月了,如今,只有灵玉,我只能用灵玉的魂活下去。

    原来,我想过,就这么悄悄地死去吧,死在这荒郊野岭之中,死后,老鹰把我啄了,野狗把我吃了,雨把我冲走了,风把我吹走了。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吧。

    没有人为我哭,没有人为我送行。

    可是,可是竟然有点害怕,我不知道我到底在等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的人生还能等来什么。

    直到我再看到那样的连诀,我突然明白了,我在等什么……”

    她说着,冰凉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将头埋进膝盖里。

    她哭着哭着,又突然想起另外一个人来——

    萧河!

    那天她听说了萧家的事,她悄悄跑到萧国府,发现萧国府人去楼空,繁华如风飘逝,她想知道萧河现在被关在哪里。

    但是,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尼姑,她没有办法。

    “萧河,我该怎么办?你帮过我那么多,可是你有难的时候,我帮不了你,我甚至见不到你……”

    *

    远远地,连诀终于看到那座小破庙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意——

    还好,这破庙还在,没被暴雨或是山洪冲走。

    “郡王,这就是您的朋友会怀念的地方吗?”黄岩站在她的身后,气喘吁吁地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她怀念的地方,但至少,是来过的地方。”连诀说着,加快了脚步往门口走去。

    黄岩抬眼看了眼西边的天空,道,“那咱们得赶紧了,天黑相府就要为您办宴会,您是主人公,可不能缺席呀。”

    连诀一路快走到破庙门口,他停顿了一下,伸手推开了这一扇摇摇欲坠的门,顿时厚厚的灰尘从门上飞落下来,他伸手在眼前晃了晃,抬脚走了进去。

    这破庙仍旧和以前一样,荒芜,破落,草长的更高了,墙壁也更加斑驳了,黄岩跟着进来,还被灰尘呛得咳嗽了几声。

    连诀四处看去,这破庙里面空无一人,并没有人来过的痕迹,他的心情顿时有些失落——

    是啊,这么一座小破庙,也不安全,十一怎么会来呢?

    他真是糊涂了!

    “悉悉率率……”这时候,突然,一团白色的影子从草丛里冲了出来,越过连诀的脚面。

    连诀一愣,急忙低头——

    “呀,郡王,是一只小白兔,它好像受伤了。”黄岩连忙几步上前,将这受了伤的兔子捉住了。

    连诀伸手将这小兔拿了过去,抱在怀中,看了看,果然是受了伤,腿上还有一点血迹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