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八章 灵光闪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五八章 灵光闪现

    越亲王府。

    凤千越静静地站在假山旁边,望着池子里游来游去的鱼,当他丢下一粒鱼食后,那些鱼便挤破了头拥在一起争抢着这唯一的一粒粮食,往往速度最快,嘴巴张的最大的那一条最终成为赢家。

    “赢空,你看,柔弱强食,鱼和人一样,活着一口气,总在不断地抢夺自己想要的,可胜出者,却往往只有一个人。”

    “殿下,一切还在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地牢那边也传来了消息,二少爷被抬出来了,太医正在查看。”赢空禀报道。

    “嗯。”凤千越点了点头,抬头的时候看到赢空欲言又止,便道,“想问什么就问吧。”

    “殿下请恕卑职愚昧,如今,皇上圣旨已下,萧家一案尘埃落定,殿下理应避开,为何还要暗中帮助二少爷?”赢空不解地问道。

    “如今,本王被架空,手中没了实权,自然不能再轻举妄动,但是,必须要有人为本王去做事,萧家已经走入了绝境,此时的萧河就像是一头蛰伏的豹子,他这人孝心极重,又怎会看着自己的亲爹眼睁睁死去,他定会采取措施,本王帮他一把,其实是在让他替本王办事。”凤千越唇角溢出冷笑,道。

    “若萧河察觉了殿下的意图,到皇上面前反咬殿下一口怎么办?”赢空担忧地道,他知道四殿下三起三落,如今每一步都走在刀尖之上。

    “萧振海明日午时就要被斩首,萧河时间有限,本王是不是有意图,他已经没有闲暇去顾及。”

    凤千越将手中最后一把鱼食丢入池子里,说道。

    赢空点头,“卑职明白殿下的意思了,连家今晚举行宴会,二少爷有所行动,殿下是想连家出事,这样既能引出十一公主,又能借二少爷的手打压连家。”

    凤千越脸上露出一丝没有温度的笑意,道,“这场戏会很好看,毕竟,所有的人都已经不知不觉地被卷进了这个漩涡里。

    到时候,一旦证明连诀不是连延庆的亲骨肉,十一没有死,有的老九收拾的了。

    本王即便这辈子得不到皇位,也不会让凤云峥得到,更不会让连似月好过。

    赢空,去吩咐管家,让他准备一份厚礼,本王今晚要前去相府参加宴会,替连延甫和连诀好好恭贺一番。”

    “厚礼?殿下,恐怕不用了。”赢空道,“昨日连尚书和明安郡王从宫中回府后便有不少大人备了厚礼前往祝贺,但都被连相拦在了外边,没有进了门的。

    同时,丞相府还放出话来,今日的盛宴,前往参加的人均不得超过价值三两银子的贺礼,否则不让进门的。”

    “呵,都说萧振海是毒蝎子,老狐狸,以本王之见,连延庆才是真正的老狐狸,狡猾的很。

    如今,正是连家最为风光的时候,他却慎行事,做出这样的规定,传到父皇的耳朵里,一则和萧振海当年的不可一世的作风有个明显的区别,让父皇更加憎恨萧家,二则也向父皇表示自己的谦卑低调,父皇知道了定会赞誉有加。

    既然,他这么做,那咱们就按着办,空手去便是了。”凤千越吩咐道。

    “是,殿下。”

    “夫人那边,协助她的人吩咐好了没有?”凤千越问起连诗雅的事情来。

    “安排好了,扮成丫鬟随着一起进相府的,这会,夫人应该已经安顿下来了。”

    “一切,就看今晚了。”凤千越将最后一把鱼食丢进了池子里,那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地方。

    *

    连诀站在街边,他看到前面很多人围在墙边看皇榜,黄榜上写着的是萧振海通敌叛国,将在明日午时,于正阳门下斩首示众。

    连诀听着众人议论纷纷,心中道——

    萧家,这回是真的日暮西山了。

    “阿诀,阿诀,是你吗?”他正想着出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高兴的声音,他回头一看——

    原来是他在山海关时同一个帐中的黄岩。

    “阿诀,果然是你,啊,不……”黄岩突然想到连诀如今的身份,连忙跪下来了,道,“明安郡王,我听说了,您现在是明安郡王了,参见明安郡王。”

    “黄岩,不必多礼,快快起来。”连诀上前,将这黄岩扶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还继续唤我做阿诀便是,无需以郡王相称。”

    他以前在军中,一点少爷的架子都没有,如今在京中,则一点郡王的架子都没有。

    黄岩憨厚地笑着,道,“郡王您对我以礼相待,我也不能没大没小不是,您还让让我遵照规矩,唤您做郡王吧。”

    连诀笑道,“如此,便随你吧。”

    黄岩四处看看,道,“郡王一个人外出吗?”他还以为既然当了郡王,那便是前呼后拥,众星捧月的,这连诀却还是和在军中的时候一样,简单的很。

    “我出来找个故人,不想声张,便一人独自出行。”连诀说道。

    “不知郡王的故人找到了没有,可需要卑职同行?”黄岩问道。

    连诀的脸上闪过一抹失落的目光,道,“人海茫茫,且她又是有心躲起来,哪有那么容易找到。”

    “不知郡王要找的是什么人?郡王可想想看,您要早的人可有自己特别怀念的地方,不妨往那处去找找。

    前些年,我有个妹子不见了,也是这么找到的。”黄岩想了想,说道。

    “特别怀念的地方?”连诀想着,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念头,他一喜,立刻道,“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过,谢谢你啊,黄岩!”

    他说着,便用力地拍了一把黄岩的肩膀,头也不回地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哎,郡王,你一人出门,总归不好,我陪您前去吧。”

    “好,你跟上。”连诀说道,黄岩急忙跟着上去了,尽职尽责地充当着一个保护者。

    破庙!

    对,那个破庙!

    那时候,令月儿被两个歹人绑到了一个破庙里,他是在那里解救她的,他今天四处找她,怎么没想到破庙这个地方呢?

    连诀沿着当初走过的那条山道,快步地往破庙的方向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