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七章 身陷囹圄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五七章 身陷囹圄

    萧河被从天牢押出来,前往另外一处关押长期犯的地牢,数日不见阳光,刺客阳光照射在身上,竟觉得十分刺眼,眼珠子一阵疼痛。

    他眼睛微微闭上,下意识地抬手,挡住了眼睛那强烈的光线。

    “到了,进去吧!以后你就要在此坐牢了。”

    走了一会后,侍卫粗哑的声音在耳朵边响想起,他睁开眼睛,只见一扇漆黑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

    他抬脚走了进去,这阴阴沉沉的地牢里散发着腐臭酸烂的气息,弥漫着犯人们痛苦的呻吟。

    萧河一步一步走过去,那牢里些久住的犯人突然见看到来了新人,个个像是恶狗见到实食物一般,一个一个用力地将手从牢门的缝隙里伸出手来摸萧河他的脚。

    萧河他眼神冰冷,脸上没有任何面无表情,那满是血污和恶臭的手摸到他的鞋面,他脸色也没有任何改变,头微微昂起他曾杀敌无数,踩过无数的尸体,他仿佛还是那个不可也曾经身受重伤,在尸体堆里躺了两天两夜,拼着仅剩的一世的天宝大将军口气,支撑到下属找到他!

    所以,这地牢里的尸味对他来说,不足挂齿!

    “……二少爷到了,先关水牢!”

    水牢,这是每个进去吧。”走到入此地的犯人要过的第一个牢门前关,其中也是最难过的一关。

    这水牢建在地底下,周围是坚厚的石墙,分为两层,上面一层是个侍卫说道蓄水池,引着他进去下层则是牢房,一旦按下机关,就可以将牢房淹没。接受水牢的酷刑,虽然不会短时间内窒息死亡,但是,站在水牢里的时候,手似乎是无法坐下休息,无法睡觉,这水一遍一遍地冲刷,若身体没有足够的抗力支撑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一般住,就会跌入水中被活生生淹死。

    萧河进入下层,双手的铁链被绑在牢房两边的栏杆上——

    “放!”随着侍卫一声令下,那上层的水便淹了过来,他的身体不一会便被水淹没了,水冲过来的力量,让他几乎摔倒!

    他紧紧咬着牙冠,用力地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身体像是一棵屹立不倒的松柏。

    水一次又一次地将他淹没,他感到了胸口几乎要窒息的感觉,浑身颤抖着,但是仍旧死死地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强烈的想法——

    萧家,不能倒;

    他萧河,也不能倒!

    一旁守着的两个侍卫不禁对视了一眼——

    他们在此看押犯人也有不少年头了,还是头一回看到在水牢里还能一动不动咬牙坚持这么久的人。

    “时间到!”随着一个声音,萧河终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他脸色有些发白,浑身湿透地被从水牢里押了出来,带到一个狭小的四方形牢房前。

    “进去吧。”小牢房的门打开,一个侍卫牵着他手上的铁链将他的铁链拴在了牢门上,这侍卫的手不小心碰了一下他的手。

    他有力的目光缓缓地看了他这侍卫一眼。,侍卫连忙低下头去,转身走出了牢房,便吩咐旁边的人,道:

    “你们要记住,要不是一般的犯人,要格外小心些,万不能出什么岔子,明白了吗?”

    “是,蒋爷。”

    吱呀一声,牢门关上了,萧河席地而坐,刚刚经过水牢的酷刑,他盘坐在地上身子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那阳光照在他的俊脸上,他的脸庞表情显得的更加的冷硬了。

    耳边仍旧传来地呼救牢里的犯人们的呻吟声,府绸腐臭的气息围萦绕在鼻息间,他却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似的,只有胸口针扎一般的疼痛提示他,他还活着。

    这日“唔……”突然,他只觉得心口再一阵猛烈的疼痛,嘴里尝到了午后一股腥味,他身体猛地一个前倾,“噗”的一声,一口血从口中喷了出来,溅的面前的墙壁满是猩红的鲜血。

    接着,他整个人缓缓地牢里突然起倒在了地上,嘴角流血的萧河,全都吓了一大跳!

    “他这是怎么了?”两名负责专门看守萧河的侍卫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发现地上墙上的血,顿时吓了一跳,其中一人急忙将地牢的头儿蒋爷。

    蒋爷听闻,快步走了过来,蹲在地上,查看萧河的情况,发现他脸色苍白似蜡,嘴唇偏紫色。

    “这是被水牢折磨的,还是,还是中毒了吗?,这血还在流呢。”有人惊慌地其中一个侍卫禁声道。

    蒋爷蹙眉,看了萧河的手一眼。

    “既然是个重犯,死了也不会有人过问,算了吧!”

    “不行!”蒋爷立即道,“这萧家二少爷虽是重刑犯,但是,这萧河却是皇上赦免的唯一的一个萧家人,且他昔日还是十一公主的父母也准驸马,皇上要斩了萧振海和萧湖,却留着他的命万万不可轻忽。

    说不定若皇上往后还会特赦,若就这么死在了地牢里,往后皇上突然哪日想起来要释放特赦,你却没了人,我恐怕们全都逃脱不了罪责要陪葬,以依我看,还是谨慎为好。”

    “蒋爷,那你看该怎么办?”有人为难地旁边的侍卫问道。

    蒋爷思索片刻后,探了探萧河鼻尖的气息,道,“你,小王快去找李头,再让请李头去找冯德贵冯公公,请冯公公向皇上禀报皇上此事,等皇上定夺!”

    “是。”被称唤作小王的即刻跑出了地牢,其余人则在原地等着,蒋爷捏了捏萧河的人思索手腕,探了片刻后,吩咐道探他的脉。

    “是!哎,世事无常啊。”

    这时候,其中一个侍卫叹了口气,道,“想来当初,这天宝大将军从辽洲回京之时,是何等的威风,那气派那风姿,几乎无人能及,街头巷尾的哪个不知萧家二少爷是鼎鼎有名的战神,朝中文武百官见了他,不喊上一声小侯爷还曾经,我当初最敬仰的人就是我顶佩服这不到十七岁就封神的一个人,小侯爷了。再看看如今,竟落得这般田地,哎!这人呐,还是抵不过一个命字。”

    “是啊,若非十一公主意外仙逝,还是人人羡慕的驸马爷呢,如今十一公主没了,这驸马爷也虎落平阳了。”另一人看着萧河惨淡的模样,也感叹地道。

    蒋爷瞪了这两人一眼,斥道,“祸从口出。”

    这蒋爷瞪了说话的两人才急忙捂住闭了嘴,不敢再说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前去找人的侍卫跑了那小王匆匆折回,道,“蒋爷,李头去找了冯公公,但皇上正在歇息,吩咐了任何人不能打扰,冯公公也不能去叫了!”

    “那你看,现在怎么办如何是好?”

    蒋爷再想四处看了一下看,道,“先抬出来牢房,去太医院看能否请个太医来看看吧!”

    “可是!”小王犹豫道,“这是重刑犯。”

    “事有紧急!若他死了,我们谁都交不了差,且他手上脚上两幅铁链,被刚刚在水牢中淹过,自然是浑身乏力,又有你我看守,就算是插翅也逃不走,何况我们都在看着他!快点吧难飞的。”蒋爷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