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六章 辉煌一时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五六章 辉煌一时

    荣元殿。

    周成帝斜倚在榻前,太医在为他细细的把脉,这两日,他的眼珠忽然出现了短暂模糊的现象,但是,他让太医守口如瓶。

    冯德贵上前,小声道,“皇上,四殿下求见。”

    周成帝目光微微凝起,道,“自从萧振海的事出来后,朕倒是还没有和他说过话,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凤千越躬身走了进来,跪在殿前,道,“儿臣给父皇请安。”

    周成帝坐了起来,冷凝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凤千越的头低的更低了——

    “你来找朕,是为萧振海说话的?”半晌,周成帝问道。

    “儿臣不敢,儿臣有罪!”凤千越即刻匍匐于地,道。

    “抬起头来。”周成帝命令道,凤千越缓缓抬起身,两父子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父皇。”凤千越面色有愧地道。

    周成帝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他:

    “你说你有罪,你何罪之有,朕倒想听听看。”

    “儿臣错在没有察觉萧振海的狼子野心,儿臣错在以为萧振海是为朝廷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人,所以儿臣放心地倚靠,以翁婿之礼相待,却不知他与安平王暗中勾结!

    儿臣还错在,取了萧振海的亲女儿,如今她怀中又怀有皇室血脉,因此让父皇左右为难,儿臣若娶的是旁的人,父皇也不至于如此矛盾了。

    儿臣错了,儿臣愿受父皇责罚,请父皇责罚!”

    凤千越一次一次地磕头,那额头每撞击地面一次,便发出一个脆响,不一会,他的额头便磕肿了,磕破了,但是,他仍旧没有停止,闭着眼睛生生地磕上去。

    在凤千越来之前,他就得到了可靠的情报,父皇已经拟好将萧振海一家满门抄斩的圣旨了。

    萧振海勾结安平王造反,此罪落实,便难逃一死!除此之外,他其余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在这段日子里被查了个底朝天,其中不少令周成帝大为光火!

    萧家的辉煌,终究是过去了。

    圣旨一下,凤千越便知道,一切已成定局,这个时候,他如果还斗胆为萧家求情,便是引火上身,父皇会迁怒于他,将他一同问罪。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是明哲保身。

    凤千越现在非常庆幸自己在和萧振海合谋的时候默默地留了一手,在陷害安庆王和耶律重元勾结的时候,他悄悄消灭了所有不利于他的证据,让萧振海一人背下了这个锅。

    而萧振海发出去的,每一封和安平王往来的信,以及物件的往来,他都会中途悄悄截下来,同样谨慎地消除与自己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

    所以,在萧振海和安平王谋划陷害凤云峥的这个计划被拆穿的时候,他才能全身而退。

    其实,他知道萧振海也在防着他,尤其是十一的事被萧柔捅破后,他知道萧振海暗中调查了他很多事。

    但是,他佯装不知,待萧振海动过手脚后,他再动一次手脚。

    萧振海是老狐狸,可惜,他终究是个武官,骨子里又是个飞扬跋扈,目空一切的,自然比不上凤千越心思缜密。

    况且,凤千越是从五岁便尝尽白眼,是在夹缝中,步步为营,如履薄冰生存下来的,他拥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缜密心思——

    他真正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人,为了成功,为了赢得想要的,他什么都能做!

    这一点,是凤云峥和凤烨所没有的。

    “别磕了。”周成帝淡淡地看了眼他的额头,道。

    “是。”凤千越直起身子,眼中一片红,鼻头酸涩地发红。

    “为何要请军出征,攻打吕尚。”周成帝再问道。

    “因为儿臣知道,父皇会怀疑儿臣是不是也与萧振海勾结安平王谋反的事有关,儿臣想用实际行动向父皇证明,儿臣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做出任何有损父皇和大周的事情来,儿臣愿意抛头颅洒热血,为父皇分忧。”凤千越仿佛字字泣血,恨不得将一颗心掏出来一般。

    终于,周成帝挥了挥手,道,“你起来吧,率军攻打安平王的任务,朕已经交给八子了,你不要再想其事,萧柔怀有皇室血脉,朕不会追究。朕听闻萧柔体弱,需格外调养,你便不用往政事堂跑了,留在家中好好照顾自己的王妃,为皇室绵延子嗣,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是,儿臣遵旨,谢父皇恩典。”凤千越道。

    周成帝还是对他采取了措施,不去政事堂,则意味着他好不容易获得的认同,又没有了,让他照顾好王妃,便是让他少管朝政上的事——

    也就是说,随着萧振海的倒台,他凤千越也倒了!

    他起身,退出了荣元殿。

    走到殿外,他只觉得格外寒冷,他抬头看太阳,那阳光却似乎是黑的。

    *

    牢房的门缓缓打开了。

    萧振海听到声音,猛地站了起来,手握紧了牢门,望着来人,粗声问道,“是不是皇上的圣旨来了?皇上是不是听到老夫的冤屈了?”

    听到动静,萧河萧湖两人也猛然间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只见那太监扬眉淡淡看了他们父子三人一眼,道,“萧振海萧湖接旨!”

    萧振海一喜,道,“定是皇上想起了老夫昔日的功劳,今日要释放老夫了!”

    他立即率领着两个儿子跪下,萧湖有些战战兢兢的,而萧河看着这太监脸上傲慢的神情,却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萧振海萧湖图谋不轨,联合藩王吕喜谋反,罪无可恕,明日午时,正阳门下,斩首示众。

    萧河本死罪难逃,但朕念在你年少有为,谋反一事亦没有直接参与,免去死罪,即日起,牢狱十年后释放。

    钦此!”

    什么?

    萧振海猛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着来人,萧湖也惊呆了!

    皇上要砍了他们父子的头?

    “不,不可能!这是假的,这圣旨是假的!”萧振海突然像是发了狂一般站了起来,撞向牢门,伸手去抢那圣旨,他披散着头发,一脸黑色胡茬,眼神猩红,十分骇人。

    “父亲,父亲!”

    萧河萧湖见状,连忙上前拉住了他。

    那太监吓了一跳,忙将手中圣旨给了萧振海,萧振海颤抖着手,急急忙忙打开一看——

    他顿时仰天长啸,双膝一曲,跪在地上,大声喊道:

    “皇上!皇上!你不能杀老臣,你不能杀老臣!老臣对你忠心耿耿啊!皇上,我们萧家为朝廷抛头颅洒热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皇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