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三章 引蛇出洞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五三章 引蛇出洞

    荣元殿。

    连延庆,连延甫和连诀三人侯在殿外等候接见,连诀的视线不由地看向长春宫的方向,直到冯德贵传旨让他们进殿,他才收回了若有所思的目光。

    走进殿内,看到六皇子凤羽和八皇子凤烨已经在了。

    连延甫和连诀双双上前,跪地,道,“皇上万岁万万岁。”

    周成帝露出了这阵子以来最为高兴的表情,看着连诀,连连道,“好!好!当日你前来求朕下旨,让你前往山海关,你便同朕说要建立一番功业再回来,你没有食言,果真堂堂正正地挺着胸膛回来见朕了!

    延甫啊,你这个侄儿和你一般,都是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勇士,朕甚感欣慰,你们都起来吧。

    “谢皇上!”叔侄二人齐齐站了起来。

    当连诀抬起头时,周成帝看着他的脸,顿时目光一凝,倾身靠近了一些,道,“你这脸真如他们说的一般多了一条疤?”

    “父皇,说起这道疤,这可是连诀的勋章。”凤烨站出来,率先将连诀是如何英勇潜入敌营,斩杀敌军首领,火烧敌军粮草的事绘声绘色地说了一遍,对连诀毫不吝啬地夸赞。

    周成帝听了,连连点头,他朝连诀招了招手,道,“连诀,你过来,到朕的身边来。”

    连诀一愣,不禁看了看连延甫。

    而凤烨原本脸上的笑容也轻微地僵了一下,他的目光流转在周成帝和连诀的身上。

    “诀儿,皇上叫你,过去吧。”连延甫朝连诀点了点头,道。

    连诀的心情,连延甫自然是无法理解的,他最终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周成帝的面前——

    “皇上……”

    周成帝细细地端详着眼前的人,望着他的眉眼,连诀暗中悄悄地握起了拳头,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这是他的父亲,是他的亲生父亲。

    周成帝道,“朕记得,你走的时候,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少年,跪在荣元殿前让朕赐你圣旨,送你远行;如今,竟已立了大功,让朕颇感欣慰。

    连相啊,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连延庆忙双膝跪地,道,“微臣惶恐。”

    周成帝大手一挥,高声道,“来人,传朕旨意。”

    “是,皇上。”只见,冯德贵手持圣旨,立于殿前,高声道:

    “我大周初年,边疆动荡,兵部右侍郎连延甫,驻守山海关五年,终不负朕望,扫荡契丹,辽人,即日起封为兵部尚书,赏金银绢帛;

    连家嫡孙连诀,天才少年,勇闯敌营,功勋卓著,封正三品云麾将军,从一品明安郡王。”

    圣旨一出,不仅仅是凤烨和凤羽两位皇子,连延庆和连延甫两人也愣住了,这皇上居然封连诀做了郡王?

    接着,连延庆就禁不住笑了,他连家竟然出了一个郡王,那比萧家萧河当初的地位还要高了。

    那冯德贵便双手捧了翼善冠,茶色五爪蟒袍,束玉带和厚底皂靴走到了连诀的面前,躬身道:

    “明安郡王,请您领旨吧。”

    连诀单膝跪下,举起双手,接过冠服,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你说什么?连诀被封了郡王?”一直在越王府等候的凤千越听说了这个消息,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殿下……”赢空脸上露出一抹担忧的表情。

    “什么?”凤千越紧声问道。

    “皇上赏赐八殿下,八殿下却向皇上主动请缨,出兵攻打安平王吕尚,皇上……准奏了,八殿下不日便会率军出征。”赢空说完,抬眼看了看凤千越。

    “……”凤千越胸口闷着一口气,手握成拳砸在书桌上,道,“八皇弟的狐狸尾巴倒是开始露出来了,本王和九皇弟斗的你死我活的时候,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将欲望和野心都收了起来,那一日徐国公在朝堂上,与叶朗争锋相对,本王就知道,他眼见萧振海倒下了,便趁机踩上一脚,好彻底将本王的势力清除!今日,又是趁着父皇高兴的时候主动请缨,那便是绝了本王的后路!”

    “殿下,那现在该怎么办?”赢空问道。

    凤千越走到窗户前,抬头,望着天边,一只乌鸦停留在对面的房顶上,发出一阵一阵凄凉的声音——

    日暮西山,难道,萧振海倒下了,他就真的气数已尽了吗?

    “赢空,父皇追查十一公主下落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半晌,凤千越问道。

    “据卑职所知道的,还在找。”

    “这丫头莫非能够遁地?怎么会这么难找?”凤千越思索着,脑海中闪过一道精光,道,“如果找不到她,就只有逼她主动现身了。”

    “逼她主动现身?卑职不是很明白。”赢空不解地道。

    “十一这个丫头,虽不是本王的亲妹妹,但是本王还是了解她的,她心性单纯,不如十三狡诈,很好骗的,咱们就想个办法骗骗她,让她主动现身吧。”凤千越淡淡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残忍。

    “可是,要怎么骗呢?”

    “那就看她最在乎的是什么了?”凤千越的手缓缓落在窗边边上,悠悠地道,语气中透着一丝森冷。

    “最在乎的?”

    “你想啊,她从本王手中逃脱了,却没有去找最能保护她的连似月,这是为什么?”凤千越冷冷笑了笑,“因为她怕自己会连累连似月,怕自己给连似月招惹麻烦,这说明连似月在她的心目当中是一个分量很重的人。”

    “所以,殿下的意思是……”赢空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凤千越拍了拍赢空的肩膀,道,“好好想一想,制造一些连似月的传闻吧。”

    “是,卑职这就去!”赢空明白了凤千越的意思。

    *

    冬熙宫。

    徐贤妃猛地站了起来,一脸震惊,手旁的玉壶倒在了地上,她一脸苍白,问道,“你说什么,皇上,皇上封连诀做明安郡王,还是从一品的?”

    来人点头,道,“娘娘,是的,圣旨颁布了,那连诀少爷,哦,不,现在应该说明安郡王,那明安郡王已经拿着圣旨,身穿着皇上赏赐的郡王冠服,一路风风光光地回丞相府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