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二章 加官进爵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五二章 加官进爵

    连诀脑海中不禁回想起自己去长春宫向凤令月辞行的时候,皇后娘娘拉着他,和他说了一番奇怪的话,末了,还给了他一个婴孩的长命锁。

    他当时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是他的亲娘,难道,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吗?他竟以那样的方式靠近了自己的亲娘一回。

    连似月看着连诀脸上复杂中掩不住的哀伤,心里突然觉得庆幸,当初,端文皇后暗中联合凤千越和萧振海要至九殿下于死地,按照他们反击的计划,他们还有皇后的罪证,足以让周成帝当场就废了她的皇后之位,将她的母家抄斩,但因为她当初顾念十一公主,而没有对皇后赶尽杀绝。

    好在如此啊,这端文皇后是连决的亲娘,若当时按照计划做了,现在就无法面对连诀了。

    想来,这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凤令月为她保留住了和连诀的关系。

    “没想到,刚知道自己的亲娘是谁,她却已经过世了。”连诀脸上露出一丝深沉的苦笑。

    “诀儿,老天捉弄,但你终究还是得了她一个长命锁。”连似月安慰着他,道。

    “……”连诀点了点头。

    “虽然,我答应过十一公主,不要告诉你有关她的一切,权当这世间从未有过凤令月。

    但我想,我还是要违背这个约定,诀儿,其实,十一公主并没有死。”

    “她没有死?她在哪儿?”连诀还未从生母已逝中回过神来,连似月又缓缓告诉了他另一个秘密。

    “本来,你才刚刚回来,不该与你说这些,但你总归要知道的,刚刚说起十一公主,我便全都和你说了。”连似月将如何将凤令月救出来,安排在京西成衣铺,又如何被凤千越逼出来,不见了踪影的事说了一遍,“我们还在找她,但是不知她去了何处,现在还没有踪影,但总归会找到的。”

    “姐姐,你与我说的这两件事,我从来都没想过,如今突然知道这些真相,一悲一喜,真真悲喜交加,倒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诀儿,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且记得,你也是连家的孩子,姐姐会一直在你身边,帮助你,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也没有谁能改变这一点,明白吗?”

    连诀的心情在百般辗转后,听到连似月这一番话,心里才终于获得了一些力量。

    “诀儿,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想恢复皇子的身份,我和九殿下……”连似月再问起这话。

    “不。”连诀摇头,“姐姐,我不想,我只想……”他又想起大夫人今日隐隐约约和她说过的那些话,他最终将“我只想做连诀”这句话咽了回去,顿了顿,说道,“我只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不受什么约束,我什么都不想要,包括连家的东西。”

    连似月听到最后一句话,心头一愣,抬眸看着他,问道:

    “你是不是听什么人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是母亲吗?我听泰嬷嬷说,你下午去母亲那儿坐了一会。”

    “不,没有。”连诀忙否认,道,“母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做了些好吃的给我,我吃完了就走了,母亲对我很关心。”

    “……”连似月看着他有些闪避的眼神,道,“是吗?那就好。”

    从仙荷院离开,连诀回了文华院,四九跑过来,有些抱怨道:

    “少爷,您刚刚怎么一声不响地就走了,淋的浑身湿了,奴才让他们准备准备,您泡个澡,换身衣裳吧。”

    连诀没有说话,四九便吩咐众人准备水,连诀泡了很久很久,脑海中一直想着一些事情,想着皇后的事,想着令月儿的事——

    她竟然不是自己的亲妹妹。

    这天晚上,连诀辗转反侧,彻夜未眠,他对未来,似乎又清晰了一些。

    *

    第二日一早。

    连延甫和连诀叔侄二人便一同进宫面圣,连延庆陪同一块进宫,连母也早早地起了床,沐浴斋戒,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全都奉命在正厅内等待着谢圣恩。

    老夫人说了,今天是连家的大日子,每个人都要慎重对待,任何人都不可以轻忽。

    在连诀离开不久,众人统一在府中等待的时候,有个久违出现的人却突然露面了——

    越王府连诗雅。

    看到她,连母有些不高兴,问道,“你怎么来了?”

    连诗雅听到这不冷不热的回答,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但想着今日来的目的,脸上便露出了讨好的笑意,道:

    “祖母,孙女儿这不是听说咱们家的嫡长孙连诀立了大功,昨儿满大街的人迎接他呢,可威风了,我这,我这儿不是想厚着脸皮沾沾娘家的光么。”

    她这满不在乎,嬉皮笑脸的模样,让连母全然失去了和她说话的心情,索性紧闭着嘴巴,不说话了。

    连母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和她搭话的,她一时觉得尴尬,只好自己找个椅子坐下。

    连似月坐在连母的身旁,依旧昭告着她在这个家里稳固的地位,她微冷的目光落在连诗雅身上——

    她今日穿着一件紫色绣百蝶纹样锦缎面子的秋裳,是眼下最时兴的样式,而她手上那金镯子的分量也是相当不菲的。

    据她所知,凤千越想拿十一公主的事来要挟他的时候,连诗雅便被关进了西院,今日盛装而来,显然又恢复了在越王府的地位——

    为什么会这样?她做了什么,让凤千越重新开始重用她?

    连似月目光中闪过一抹思绪。

    连诗雅也正看着连似月,嘴里喊了一声“大姐,可好?”心里却在说道,连似月,你这稳固的嫡女位置这一次怕是要不保了,我娘死的惨,我要你们姐弟两人为我娘陪葬!

    *

    越王府。

    凤千越背立在书桌后面,目光深沉地望着对面的一副字,上面写着四个字——

    宁静致远。

    唯有内心平静,静思反省,才能树立够达成远大的目标。

    “殿下,据回报,连延甫和连诀叔侄二人已经进了荣元殿,等候皇上下旨封赏了,同去的还有六殿下和八殿下。

    而夫人,也已经到了丞相府了,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赢空走了进来,躬身,道。

    凤千越转过身来,道,“萧振海那边有什么动静?”

    “据我们买通的狱卒说,他昨日夜中,咬破手指,用衣裳写了一封血书,让狱卒转交给皇上,有人将他呈送到了皇上的面前,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皇上没有看,直接命冯德贵将血书烧了,萧振海听说后,当时就在牢房里吐了血。”

    “萧河呢?有何反应?”凤千越再问道。

    “据狱卒说,二少爷进了牢房后,有些反常,很少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赢空道。

    “萧振海……萧河……”凤千越呢喃着这两个名字,“想当初,这两人是何等的威风,简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本王势单力薄,才想着与萧家合谋,谁知道!”他咬紧了牙关,眼睛里流露出深切的愤恨,手握着拳头,青筋暴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