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一章 和盘托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五一章 和盘托出

    曾几何时,连诀有任何心事都会第一个跑来和她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有了自己的秘密,好多时候和她在一起,总是欲言又止。

    她知道这是因为身世的问题,更是因为——那些写给“月”的情诗,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条沟渠,以至于再也没有办法抵达彼此的内心。

    “没事。”千言万语在嘴边,千刀万剐在心头,可连诀最终浅浅一笑,将所有的痛苦和矛盾化作了轻描淡写的两个字。

    连似月轻轻叹了口气,道,“诀儿,姐姐知道,你投笔从戎,一个人千里迢迢跑到山海关去建功立业,都是为了我和母亲,你想保护我们,你想强大到没有人能动的了我和母亲,这些,我都知道,我都放在心里了。

    无论你的感受是什么,我想和你说,你是我们的诀儿,永远都是,没有人能改变这一点,任何人想改变这一点,姐姐都不会答应。”

    连似月的话,仿佛一片柔软的羽毛,轻轻拂过连诀内心那块滴着血的地方,可是,他不想给她带来困扰,所以,即便内心的悲伤逆流成河,表面却仍旧云淡风轻,笑眯眯地道:

    “可不止这样呢,我还想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保家卫国。”

    连似月走上前,用帕子擦去他脸上的水滴,手停留在这一条疤上面,这条疤从眼角,到唇边,那么长,像是一把利剑深深地割破了她的心。

    曾经,这是多么完美的一张脸啊,面如冠玉,眉目如画,每一处,每一到,都好看的恰到好处,微微一笑,便灿若千阳。

    这笑,给她曾经苦难深重的重生记忆带来了第一缕光明和温暖。

    “诀儿,你刚刚和祖母说不疼,是在骗她吧,当时一刀割下去,一定很疼的。”

    “当然,简直疼死了,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疼过呢,我怕祖母听了会晕倒,才说不疼不疼,没事没事,其实,我真的疼死了。”连诀脸上露出明快的表情,又皱起眉头,来表达当时的疼痛。

    “当时,我只想着,耶律重元之所以难以攻克,是因为他了解我们汉人的习性,而我们对契丹人却一无所知,所以,我一定要借个机会混进他们的兵营中,找个出奇制胜的办法,不要让四叔次次都无功而返,不要让将士们伤亡继续增加。

    不过,当那把刀从这儿割到这儿的时候,真的很疼,疼的浑身发抖,流了很多血,当时眼睛模糊地看不到东西了,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多血。

    但是,我一点都不怕,因为我知道,虽然很疼,但不会死,不会死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我蛰伏在契丹兵营二十多年,以脸上有伤为借口,缠着纱布,眼看伤口快好了,我又悄悄弄伤,如此反复了两三次,所以脸上才留了这么一道疤。”

    在连似月的询问下,连诀又说了他在契丹兵营的时候,是如何暗中观察耶律重元和契丹士兵的生活习性,如何找到机会向耶律重元下手的,听的她的心都禁不住一阵紧张。

    同时,她也发现了连诀有勇有谋,善良但不软弱,在大是大非面前,能够果断做出正确的选择的一面。

    “如此涉险,惊心动魄,好在你平安归来。”

    “虽然危险,但我也不是全然没有把握就贸然前去的,姐姐,我不会一味地冲动,去做没有胜算的事。”连诀说道。

    “先前,安国公主的脸被连诗雅的鹦鹉抓伤,我研制了一味香痕胶,还剩下两盒,待会你走的时候拿回去,一日抹三次,我再让董慎专门为你研制一些更好的去疤膏药,看能否把脸上的疤痕都去掉。”连似月取了两盒香痕胶过来,放到他手中。

    连诀摸了摸左脸,道,“我看难得愈合吧,当时那给我包扎的大夫说我那一刀深可见骨,又反复了好几回。”

    “试试看吧,总会有办法的。”

    “其实,我倒是全无所谓,只是,好像别人很在意似的。”连诀笑了笑,道。

    连似月也笑了,“那还是因为你的脸长的好看,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大家不忍心它有瑕疵啊。”末了,她脸上笑容淡去,认真地看着他,道,“诀儿,姐姐也很不忍心的。”

    “那好,我拿回去,让四九监督我,一日涂三回。”连诀握着这药膏放进怀中。

    “啪嗒”这时候,一个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上掉了下来,连似月低头一块,是一块双鱼玉佩的一半。

    “这是……”这是女儿家的饰物,不是连诀的,连似月觉得在哪儿见过,但一下想不起来了。

    连诀将这半块玉佩捡了起来,放在手中,轻轻抚摸了一下,道,“她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连似月想起来了,“是十一公主的。”

    “是啊。”连诀的目光变得悠远,“有一次,她调皮偷溜出宫,被我无意间看到,看到她只顾兴冲冲地四处乱看,连有了危险都不知道,我本不想理会,但想着她是公主,要是在宫外出了什么事,到时候闹大,牵涉的人会很多,便跟了一路,看到她被劫匪绑上了山,我便出手将她救了。

    她说要给我加官进爵报答我,我没有理会,她便硬将半块玉佩塞给了我,说是若哪一天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拿着玉佩去找她,她一定会帮我达成心愿。

    可偏偏造化弄人,这玉佩如今留着也只是个纪念了。”连诀低头看着这玉佩,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苦涩。“诀儿,你觉得十一公主真的死了吗?”连似月问道。

    “我在山海关听到她死讯的时候,原是不信的,她那样坚强的一个人,怎会因受不了打击就死去,但六殿下和八殿下来了后,我问了他们,他们都说十一已经死了,我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想想当初,我向她告别,她让我一定要珍重,我想告诉她,我是她的哥哥,但话到了嘴边,还是没能说出口。”

    “诀儿,她不是你的妹妹。”连似月看着连诀,说道。

    连诀微怔,抬眸,“什么?”

    “十一公主不是皇上和皇后的亲生女儿,当年皇后当年生的其实是个皇子,阴错阳差,那个皇子被抱出了宫,用十一公主令月顶替了那个皇子。”

    连诀听了这个说法,顿时整个人震惊地久久回不过神来,脑海中有如天雷地火一般,碰撞出许许多多的碎片和不可思议的想法,他声音有点颤抖地道:

    “那我是……”

    “是的,你就是当年那个和十一公主交换的皇子,诀儿。”连似月将连诀错过的事实真相告之了他。

    “我是端文皇后的孩子?十一是和我交换的?”听到姐姐肯定了他的猜测,连诀觉得自己在做梦一般。

    “是的,诀儿,千真万确。”连似月将当初连诀是如何被抱出宫,如何和十一公主交换的事细细地说了一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