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八章 不敢置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四八章 不敢置信

    目光向四处搜索而去,最后落在了一个青色的背影上——

    这是一个小尼姑,她正转过身往人群外走去,连诀看着这渐渐挤出人群的背影,这背影带着一丝落寞和忧伤,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熟悉。

    这是……

    “诀儿,快看,相府就在前面了。”他正想再次仔细地看一眼的时候,连延甫大声喊道,他一个走神,再看那背影的时候,那人却已经不见了。

    夹道欢迎的人群中,也有人在议论着——

    “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想当初,萧国公父子从辽州回来,是何等的威风啊,那皇上还率领着诸位皇子亲自在城门上迎接呢。”

    另一人听了,立即道,“你真真不要命了,还说萧国公,这国公爷的爵位已经被皇上废了,你还这么称呼,被官家的人听了,要把你抓起来了。”

    凤令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头猛地一个颤抖,停下了脚步,什么?萧国公的爵位被废?这是怎么回事?

    她今日听说兵部右侍郎连延甫大胜契丹回朝,想着能不能见到连诀,才悄悄下了山,对京都发生的其他事情,她还一概不知——

    萧家怎么会?

    “是是是,我多嘴了!”那说错话的人连忙捂住了嘴巴。

    “不过,也真真是令人感慨啊,那个时候,那骑在马上意气风发的人还是小侯爷萧河,那时候的小侯爷真是得意啊。

    可如今,这萧家一门全部入狱,听说,皇上不日就要将萧家满门抄斩了!真是可惜了小侯爷了!”有人无不遗憾地说道。

    满门抄斩?

    萧河,萧河也要被砍头吗?

    凤令月眼中流露出一抹惧意来,心头顿时觉得发慌,手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禅珠。

    她回头,透过人群再看了连诀一眼,他正被众人拥簇着,笑的那么开心,那么快乐。

    她回过头来,挤出了人群,沿着街道,避过热闹的人群,匆匆地往萧国府的方向走去。

    到了萧国府门口,果然看到那厚重的门上贴着醒目的封条,门口那两樽昔日看来威风凛凛的铜狮,现在上面也布满了落叶。

    萧家真的出事,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不是一向都非常器重萧河吗?为何连萧河也没有放过。

    这时候,有人从她的身旁匆匆走过,她连忙拉住其中的一人,问道,“大叔,这萧国府怎么被封了,发生什么事了?”

    “哎哟,小师父你怎么还敢站在这萧家的门口啊,萧国公这个老贼联合他的岳丈安平王起兵,现在安平王用三十万大军,说是要直攻入皇城呢,萧家人都要被砍头的,小师父快些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但是萧河没有参与此事吧,为什么也……”凤令月相信以萧河的为人,并不会做什么通敌叛国的事,他肯定不知情的。

    “小师父,你也太天真了些,这俗话说得好,上阵不离父子兵,萧振海和萧河是父子,父亲的事,儿子怎么能不知道,这萧河肯定也不是无辜的。”

    凤令月怔怔地站在原地——

    不,她相信萧河的为人。

    “哎,小师父,你是这萧家什么人,怎特意跑来此地啊?”这大叔有些奇怪地看着凤令月。

    凤令月回过神来,忙道,“不是什么人,偶然路过,贫尼要走了,善哉善哉。”她说明,便低着头,匆匆地走了。

    这大叔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道,“真是个奇怪的小尼姑,明明和萧家人很熟识的样子啊。”

    *

    这边的丞相府门口。

    连延庆站在大门前,望着前方,目光里有些激动,又有些骄傲,还有些后怕,连诀在山海关的事迹,他已经在四弟连延甫的信里听说了。

    一旁的连母禁不住抹眼泪,道,“我的乖乖孙儿总算是回来了。”

    “老夫人呀,诀少爷是立了大功回来了,为连家挣了光,您不能哭,要笑啊。”宋嬷嬷搀扶着连母,笑着说道。

    连母拿帕子擦了擦眼睛,点头,道,“你说的对,我不能哭,我要笑,不然我那乖乖孙儿看到,还以为我怎么了呢。”

    大夫人也十分欣慰,她脸色绯红,也悄悄地松了口气。

    “大房的,你生了个好儿子,你对连家有功啊。”

    “母亲,这都是您的功劳,诀儿和祖母走的最近了。”大夫人心头一颤,掩饰着脸上的不自在,说道。

    “哎呀,照我说,是咱们连家的风水好,这连诀才会年纪小小的就建功立业了。”三房的刘氏挥着帕子,高声地说道。

    一旁的二房夫人胡氏紧抿着唇,手拽着帕子,她不如刘氏这般没心没肺,心里却不怎么高兴的起来——

    他们二房没有儿子,眼看着大房却连得了两个儿子,这大儿子还越来越有出息,这么下去,他们二房要永远抬不起头来了!

    连似月站在大夫人的身后,听着众人对连诀的褒奖和夸赞,她唇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

    凤云峥看着那隐隐出现在视线中的人马——

    连诀,真的要做一辈子连丞相的儿子吗?他再看了看连似月,发现她的神情也有些复杂,这么说来,月儿和他想着一样的问题了。

    连诀骑在骏马之上,当看到相府门口自己的亲人在那等着迎接的时候,他心头一动,立刻长腿一跃,从骏马上跳了下来,跨着修长的腿,快步走到了连延庆的面前,双膝重重地跪在地上,道:

    “祖母,父亲,母亲,不肖儿连诀回来了!”

    “好好好,好孩子,回来了就好,快起来吧。”连延庆面露喜色,亲自上前,双手扶着连诀的肩膀,让他起来。

    “我的乖乖孙儿,你可算回来了,快起来,起来让祖母好好看看。”

    “是,祖母!”连诀笑着,抬起头来。

    当他的脸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众人看到他左脸上那一条从眼角一直延伸到嘴角的疤痕,顿时全都愣住了!

    “诀儿,你的脸,这……”

    连似月看到连诀脸上这一道疤痕,顿时也愣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诀儿,你的脸这是怎么了?”大夫人吓了一跳,心疼地问道。

    连母不顾自己腿脚有些不便,几步走到连诀的面前,仰起头,伸出双手,抚摸着连诀的脸,心疼地问道:

    “我的乖乖孙儿,你的脸,这是,这是被什么人弄的?当时一定疼坏了吧。”

    “祖母,我自己弄的,都过去了,一点头不疼。”连诀握住了连母的手腕,比起众人的惊讶和惋惜,连诀仍旧是不以为意的。

    这时候,连延甫也到了跟前,他从马背上跳下来,双膝跪地,道,“母亲,兄长,是我没有保护好诀儿,是延甫的错。”

    “四叔,你就别急着兜揽责任了,是我自己弄坏的,不怨你。”连诀忙将连延甫扶了起来。

    “母亲,四弟,不要在门口说话了,快些进去说吧。”连延庆也对连诀的脸充满了疑惑,便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