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七章 回来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四七章 回来了

    “你说的对极了,这么好的战功,八王兄不会轻易放过,他这些年一直坐山观虎斗,现在凤千越气数差不多了,他该从山上下来了。”凤云峥饮了一口茶,道,微微笑着,道,“八王兄其实比凤千越要聪明,在我和凤千越斗的你死我活的时候,他一直保持着距离,默默地养精蓄锐,立下数次战功,手下的兵力也在慢慢的扩充,只要他拿下吕尚,他就该集中所有的势力,将矛头对准我了。”

    连似月点头,道,“不仅仅是八殿下,还有徐贤妃,徐国公,他们一直都在默默地盘算。”

    “好了好了,这些问题,我们今天先不说了,总归不过八个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萧振海现在就是一只甲鱼,他想翻身,几无可能,就不要去想这些事了。

    月儿,今日我来,是要和你说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的,这件事情重要到令我茶饭不思。”凤云峥转移了话题,说道。

    “是什么更重要的事?”连似月问道。

    “梁书墨!”凤云峥念出这三个字,“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你有想法的,我竟无察觉。”

    连似月轻扬了扬眉,道,“其实我也没有察觉,我的志向不在于此。”

    “月儿,来。”凤云峥换了个位置,端坐在连似月的面前,郑重其事地看着她,“你还记得我离开的时候,和你说过什么吗?”

    “殿下……和我说过的话很多,是指哪一句呢?”他的眼睛,仿佛星辰大海,要将人吸进去一般,连似月的目光有些闪烁。

    但凤云峥却不允许她逃避,双手轻轻握住了她的双肩,道,“月儿,我说过的,等我回来,我便要娶你,如今,我终于回来了,我们的“除萧”计划也进行的差不多了,我向你提亲吧,好不好?”

    他那么认真的看着她,目光深情而诚恳,慢慢地,出现在连似月面前的,似乎不是这一世的凤云峥了,而是前世那一个人——

    那是一个云淡风轻,风华绝代的人,但是,永远不会靠近她,与她保持着距离。

    “月儿,嫁给我吧,好吗?

    和你一起生活,只要想到这样的画面,我心里便充满了期待,想象着能每天看到你,我便迫不及待地想娶你。”

    他好直接,没有任何遮遮掩掩,他的感情,像是大海,紧紧地包围着连似月。

    “但是,殿下,我其实,还没有准备好嫁人。”连似月说道。

    “不想嫁人,那你先答应我的求亲,然后再慢慢考察好,慢慢想,好不好?

    你看,今天是那莫名其妙非你不娶的梁书墨,明天又会是谁?

    我担心,再不把你定下来,别人就要踩破相府的门槛了。”

    连似月望着凤云峥,咬了咬下唇——

    “大小姐,大小姐,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少爷,少爷他回来了,现在正在城外,连天总护院说,就,就要到城门口了。”

    正在这时候,连诀昔日的书童四九兴冲冲地哭着跑了过来,扑通跪在了连似月的面前,道,“大小姐,老爷,老夫人,姑奶奶她们都去城门口迎接了,您去吗?您去吧,少爷一定好想看到您!”

    连似月听了,脸上即刻露出了高兴地笑意,道,“我去,四九,我这就去。”

    她急急忙忙站了起来,脚下加快步伐往揽月庭外走了去。

    走了几步,似乎又想起什么了,回过身,对凤云峥说道,“殿下,我先去看看诀儿。”

    “我们一起去吧。”凤云峥站了起来,说道。

    连似月点头,两人一块往相府门口走去,凤云峥看着连似月脸上这般兴奋快乐的神情——

    月儿还记得连诀不是她的弟弟,而是他的弟弟的事实吗?

    *

    浩浩荡荡的兵马走进了城内。

    那高大的骏马之上,一席战袍的连诀挺直了背脊,高高的立于马背上,他脸上洋溢着意气风发的笑容,整个人神采奕奕。

    看着街道边的老百姓和景物,他目光中闪烁着兴奋——

    回来了,终于是回来了!

    他又回到了这个承载着他所有思念和爱的地方。

    他又回到了这个让他狠狠地受伤又给他轻柔的抚慰的地方。

    他左脸颊上的疤痕十分明显,与右边绝美的容颜完全相反,但是他毫不介意这些。

    街道两边的老板姓敲锣打鼓地欢呼着,迎接这些打了胜战的将士。

    一旁的连延甫高声地问道,“诀儿,你看到了吧,这些人啊,是为你来的。”

    连诀兴奋期待的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为我而来?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怎么会为我而来。”

    “你潜入契丹兵营砍下耶律重元的脑袋,又火烧了他们所有的粮草的事,早就传回京都了,你现在啊,就是个英明神武的人。”连延甫笑着看着自己懵懂的侄儿,说道。

    “是吗?”连诀的脸突然有些微的红了,但是,背脊却挺的更直了!

    连诀!

    你没有死,太好了!你没有死!你活着回来了!

    有个穿着青衣的小尼姑站在拥挤的人群中,她的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斗笠,那斗笠的四周垂着黑色的薄纱,将她的脸埋藏在里面。

    她那双炽热的眸子里闪烁着泪光,脸上却露出欣慰的笑容——

    “连诀,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你是那么厉害的人,总有一天,你会建功立业,威风八面的回来!我一直都相信你!

    你看,现在这么多人为你欢呼,我也能在人群中远远地这样看着你!

    太好了!

    我真的好为你感到高兴啊!

    我好想好想,好想能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出现在你的面前,为你接风洗尘,带你去看我们的小鹿。

    可是,我办不到了,我永远都办不到了!

    呵呵,不过,我会一直一直地祝福你的。

    连诀,连诀……”

    那马背上的连诀,隐隐地感觉到这拥挤的人群中,似乎有某一道熟悉的视线在看着他,他一愣,心里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

    目光向四处搜索而去,最后落在了一个青色的背影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