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四章 有人提亲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四四章 有人提亲

    。“皇上,如今黄安然正率领着大军与安平王的吕家军在平湖洲一带对峙,目前看来,损失不大,但如果战事持续时间太长,与我们没有好处,毕竟我们前两年在辽州作战,这山海关的战事也才刚刚结束,国库兵力后续跟不上……”

    “皇上,叶大人所说有理,我们进来连年外患,虽最终以胜利告终,可财力兵力确实损耗严重,老百姓个个苦不堪言。

    而安平王的平洲虽只是一个藩地,但这些年,吕尚这个狗贼利用朝廷每年的补给,养精蓄锐,充盈财力,现在有精锐大军二十万,且又有安广王李茂的十万大军增援,这三十万大军好似一只铁蹄,所到之处,损兵折将啊。”丞相连延庆忧心忡忡地道。

    周成帝顿时沉下了脸,道,“你们所说的,朕岂会不知,朕今日叫你们过来,便是讨论决策的,你们倒先抱怨起来了。”

    “皇上息怒。”连延庆和叶朗齐齐跪下,道。

    周成帝望着众人,问道,“朕要再派一名猛将前去增援黄安然,你们看谁担此责任最为合适?”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叶朗突然匍匐在地,高声道,“微臣斗胆有事启奏。”

    “说。”周成帝道。

    “皇上,那萧振海从昨日午间直到现在还一直在喊冤,请求皇上给他一个证明清白的机会,微臣在想,当年在辽州,萧振海名震三军,萧河被称作是小战神,萧湖布阵最为在行,三父子配合,也算天衣无缝。

    现在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不如给萧家父子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皇上以为为何?”

    “叶大人的意思是,给萧振海这个反贼兵力,让他去攻打他的岳丈?叶大人你别忘了,萧振海可是与安平王勾结的人,你就不怕,他领了兵出去,反过来就与吕尚里应外合吗?”连延庆立刻就否认了这一个提议。

    其余人也开始对叶朗的这个提议议论起来,叶朗笑笑,说道:

    “丞相大人,各位大人,你们且听我说完,你们担心萧振海变节,那我们可以派一名皇上信得过的人出任总元帅,萧振海任副帅嘛……”

    “呵!萧振海诡计多端,连皇上都敢欺瞒,为了陷害皇子,简直不择手段,至皇上和朝廷于不顾,叶大人却说让也领兵去攻打自己的盟友,真是痴人说梦!皇上,微臣不赞同叶大人的提议!”连延庆对叶朗的提议不以为然。

    几个大臣争的面红耳赤,周成帝听着,后问道,“老四,老九,你们怎么看?”

    凤云峥上前,道,“父皇,叶大人说萧家父子英勇善战,这一点,儿臣也同意,不过,叶大人似乎还没接受一个现实,萧振海是个叛臣,不能他在狱中喊冤几句,就用这种方式让他证明清白,倘若如连相所说,他领了兵出去变节了怎么办?至于,叶大人担忧的朝中无良将,这良将不是马上就要回来了吗?

    兵部右侍郎连延甫,八王爷凤烨,还有立下赫赫战功的连决,此次山海关一战,三位表现出来的魄力不亚于当年的萧家父子啊。”

    周成帝点了点头,再看向凤千越。

    凤千越上前两步,单膝跪下,郑重地道,“父皇,儿臣愿为主帅,率军前往,讨伐狗贼吕尚。”

    凤千越没有为萧振海说话,也没有为叶朗说话,也不曾评价凤云峥和连延庆,只向周成帝请愿出征。

    这种时候,他越是解释,越是想表现地和萧振海的事没有关系,父皇越会怀疑他,倒不如什么都不说,直接用行动来表示。

    对他来说,这是一次绝处逢生的机会。

    “你想率军出征,讨伐吕尚狗贼。”周成帝似乎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要求来。

    “是,请父皇下旨。”凤千越抬头,一脸坚毅的神情。

    “万万不可啊皇上,四殿下并无征战的经验,吕尚老贼狡猾,需要一个更有经验的人,微臣觉得八殿下凤烨更适合担任此次主帅。”这时候,徐国公站了起来,躬身道,这徐国公徐贤乃徐贤妃的父亲,八殿下外祖父。

    “徐国公此言差矣,这领兵打战并非哪位殿下的专属,皇上的儿子个个才华横溢,四殿下也能领兵,况且这八殿下才结束山海关之战,他手下的将士需要休养生息才是,又即刻率军前往平洲,微臣觉得不妥。”叶朗道。

    “徐国公的意思是,本王没有领兵打战的能力吗?”凤千越看着徐国公,问道。

    “四殿下莫要误会,老臣没有此意,只是对吕尚李茂二人一战,情况及其复杂,八殿下这样经验丰富的将领会更合适一些,老臣也是为了皇上和朝廷着想嘛,,皇上说了可以畅所欲言的。”

    荣元殿内,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各怀心思。

    最终周成帝决定,先增派兵马和粮草给黄安然,至于派谁任主帅与安平王吕尚一战,他决定先细想后再做定夺。

    待众人离去后,凤千越还保持着跪在殿内的动作,他脸色深沉,眉心紧缩,目光中透出一抹深思——

    凤云峥心情倒是轻松地很,见连延庆出了荣元殿便急匆匆往宫外赶,便问了一句,“丞相匆匆离去,可是有何要事?”

    连延庆道,“可不吗?那梁国公家的嫡长孙梁书墨前来向月儿成亲,我这不赶紧回府看看去。”

    “梁书墨?”凤云峥的眉头皱了起来,脑海中搜索着这个人的模样。

    “这梁书墨也是个有趣的主,前日拦在路上,硬将我从轿子上拉下来,把我拉去他府中,说是等了好久了,现在终于可以求亲了,问我喜欢什么又问月儿喜欢什么,一个劲地要来求亲。”连延庆无奈地笑着道。

    “呵呵。”凤云峥跟着笑了一声,连延庆告辞匆匆走了。

    夜风看看连延庆又看看凤云峥,问道,“殿下,要不要去看看?”

    “你见过梁书墨吗?”凤云峥问道。

    “去年蹴鞠的时候见过一回,当时他的姐姐梁汝南做了陷害大小姐的事那会。”夜风回答道。

    “你感觉如何?”凤云峥眼中闪过一抹思绪,问道。

    “说话挺风趣,看着也算是个美男子,听说他为人乖张,不太受礼法约束,常常惹的梁国公头疼不已……”夜风说着说着,感到一阵凉意袭来,一抬头,发现凤云峥一脸冷静地看着自己,他急忙变了口气,道,“当然了,与殿下您肯定是比不得的,您是天上的神仙儿,他顶多是个凡人,这大周朝唯您担的上风华绝代,玉树临风这八个字啊,所以,殿下您不用担心有什么人会在大小姐那儿抢走您的风头。”

    凤云峥凉凉地看着他,“继续说。”

    夜风只觉得背脊出了一把汗,说道,“这世界上唯您和大小姐是天仙良配,除了您没有人配的上大小姐,除了大小姐没人能配得上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