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二章 意外得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四二章 意外得知

    “公主,十一公主她……可能没有死。”连诗雅再压低了声音,道,“我昨日在城中看到一个人像极了十一公主,我当时上前喊了一声,她便头也不回飞快地跑了,我原以为是我眼花看错了,可她这么一跑,我便确定这人就是十一公主。”

    “这耳环是你在京西成衣铺捡到的,但你上次为何撒谎,说是你的侍女捡到的。”凤娇问道。

    “这……”连诗雅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的神情,道,“公主莫要怪罪贱妾,一则我只是偶然拾到一个耳环,公主您认出这耳环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是十一公主的东西,二则那京西成衣铺是九殿下的地方,当时实在是不敢多想,直到今天看到了活着的十一公主,才发现事有蹊跷,所以才跑来和公主您说及此事,想请公主拿个主意。”

    凤娇手握着这耳环,思索了片刻,“连诗雅,若你骗本公主,你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公主,贱妾敢以性命担保,十一公主没有死。”连诗雅立即说道。

    凤娇随后吩咐随身的嬷嬷,道,“元嬷嬷,不回公主府了,你安排人回去和驸马说一声,本公主要立即进宫面见父皇。”

    “恭送公主殿下。”连诗雅忙半跪下,望着三公主的背影,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四殿下说得对,三公主凤娇生母凝嫔出生低微,凤娇这个人,骨子里有些自卑,自小便习惯了讨好人,嫁了个驸马也不过是个侍郎的次子,现在她知道十一公主可能没死,自然会迫不及待地用这个秘密去邀功,以博得在皇上面前的存在感。

    “三公主,看你的了。”连诗雅微微笑道。

    “夫人,现在回相府吗?”橙绣在一旁问道。

    “不,去城北那间胭脂铺,那儿的水粉遮我脸上的疤是遮的最好的,听说那儿到了新货,我要买一些回去,四殿下昨儿搬了不少金银到我的屋子里…”连诗雅说着,返回了轿子里。

    到了胭脂铺,掌柜的看她这一身派头,便热情地向她介绍新来的胭脂水粉,连诗雅则挑挑拣拣地买了一些。

    “三小姐,您来这买东西呢。”这时候,忽然一个带着些惊喜地声音传来。

    连诗雅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满脸笑意的女子,手里抱着几盒胭脂,正用惊喜地眼神看着她。

    “你是?”连诗雅想了想,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却一直想不起是谁来。

    “三小姐,我原是老爷房里的三等丫鬟夏葵,前阵子因为年纪到了,便拿了些打赏离开了相府。”这女子说道。

    连诗雅这才想了起来,连延庆的房里确实有这么个人,她曾见过一些面的,“夏葵,原来是你,初看没想起来,现在倒认出来了,你在此处做什么?”

    “三小姐,奴婢出府后便和定亲对象成了亲,这间铺子是我当家的他姐夫开的,奴婢来此处帮忙。”夏葵解释道。

    连诗雅看着夏葵,想了想,道,“夏葵,你随我来,我有事问你。”

    “三小姐,您要和奴婢说什么?”夏葵随连诗雅走到一旁,问道。

    “我娘死的时候,我不在身边,我至今对她的死因耿耿于怀,我娘很惜命,断不会自我了断,且她对相府这般熟悉,怎会无故落水身亡,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夏葵面露难色,道,“当时老夫人和老爷都吩咐过了,不许下人提及此事,提了要被罚的。”

    “夏葵……”连诗雅摞下手中的赤金镯子,戴到了夏葵的手腕上,道,“那是对相府里的奴才的要求,你现在出府了,便不算是相府中的人了,你说什么都是可以的,况且,我不会说出去的。”

    “这……”夏葵咬了咬下唇,道,“好吧,三小姐,奴婢和您说了,萧姨娘是一大早上被人在池子里发现的,当时她的脸朝下,一张脸都肿了,水草绊住了手脚和舌头……有人说,半夜的时候听到水池里有落水的声音,当时没有在意,以为是石头被扔进了水中。”

    连诗雅听了,手紧紧地拽着,道,“祖母和父亲就没有好好调查一下吗?我娘死的这样蹊跷,肯定有问题,是不是又被连似月这个贱人一手遮天了?”

    “其实,其实也怨不得老爷和老夫人,因为当时萧姨娘犯了大错,他们正在气头上,所以没有深入地追究。”夏葵说道。

    “犯了大错?什么大错?”连诗雅追问道。

    “在萧姨娘死前的有一天晚上,萧姨娘突然在府里大喊大叫,说,说诀少爷不是老爷的亲生子,大小姐说萧姨娘冤枉大夫人,大夫人还为此上吊自杀,然后不知怎么,苏姨娘又找到了证据,说当年五小姐仙姿是萧姨娘害死的,苏姨娘发了疯拿簪子戳伤了萧姨娘,老爷生了气,说萧姨娘包藏祸心,残害子嗣,还妄图陷害诀少爷,就将萧姨娘关押了起来说要杀了她,然后,萧姨娘就吓得连夜逃跑,最终掉进池子里,泡了一个晚上,就,就死掉了……”夏葵回忆着当时的事,说道。

    “我娘在生前说连诀不是大夫人的亲生子?”连诗雅仔细地琢磨着这句话。

    “是,那天晚上萧姨娘在相府喊了一个晚上,不过,不过最终老爷没有相信。”夏葵说道。

    不!

    肯定有问题,连诗雅了解她娘,如果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她不会没有根据地在相府里大吼大叫的。

    所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

    她立即紧声吩咐道,“橙绣,立即回王府。”

    连诗雅胭脂也没要了,急急忙忙就回去了。

    “你说什么?”凤千越猛地站了起来,问道,“此话当真?”

    连诗雅有些激动,道,“殿下,这是我从我父亲房中的丫鬟夏葵嘴里撬出来的,我娘肯定是因为知道了连诀不是我父亲亲生儿子的事,被连似月这个狠毒的贱人害死了,她想让这个秘密随着我娘的死永远地烂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