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九章 大功告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三九章 大功告成

    当连诀的身影出现在兵营的时候,连延甫疑心自己的眼睛花了,身经百战的他竟出现了片刻的怔愣,直到连诀解下身上那一身契丹的衣服,双手高举着手中的包袱,大声道:

    “元帅,阿诀取回了耶律重元的首级。”

    连延甫才猛然间回过神来,速速地下了马,激动地走到连诀的面前,双手扶起他,抑制着内心的激动,眼底泛起了眼泪,道,“阿诀,快快起来。”

    “谢大元帅!”连诀抬起头,望着自己的四叔,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当他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连延甫,凤烨,凤羽全都愣住了——

    “阿诀,你的脸……”连延甫颤抖着声音。

    凤烨和凤羽也下了马,走了过来,凤羽痛惜地望着连诀,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连诀却一笑,似乎并不在意那张原本眉目如画的脸庞上多了一条狰狞的疤痕,请示道:

    “两位殿下,元帅,其余的话,我们稍后再说。

    现在进攻,我大周必胜无疑,请元帅下令,即刻起兵,阿诀熟悉契丹人,阿诀请求为右先锋!”

    连延甫立刻匆匆回到马上,高举着手中连诀的包袱,高声道,“众位将士听令,耶律重元首级在此,契丹人的粮草也被烧了,这都是阿诀的功劳!”

    兵营里立刻发出一阵欢欣鼓舞的喊叫声。

    “现在本帅正式下令,阿诀,王钦,你们二人担任先锋,所有人,即刻向契丹兵营发动进攻!”

    “是!”连诀双手抱拳,道。

    “杀!杀!杀!”

    三军将士举着手中的刀剑,那此起彼伏的声音,几欲冲破苍穹。

    火把下,凤烨静静地观察着连诀,他一边脸刀疤狰狞,另一边脸面如冠玉,神情刚毅,眼底跳动着火焰。

    这和从前在京都时,时时跟在丫头身后那个黏人的少年仿佛是两个人,不知不觉的,他身上已经有了男儿的气魄和沉稳。

    他隐隐想起母妃贤妃娘娘说过的话,连诀脚蹬七颗呈北斗状的红痣,天生帝王相,没有人能斗得过他。

    此次与契丹一战,他取了南院大王耶律重元的首级,又烧了他们的粮草,如今又为先锋打头阵,此一站,他功不可没,回到京都,父皇论功行赏,连诀的风头将不亚于昔日的萧河!

    连诀,你是知道自己身份的,你是一个皇子,你当真对皇位没有任何企图吗?

    “八皇弟,你又在想什么?”凤羽回头,又看到凤烨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道。

    凤烨朝着连诀的方向看着,道,“我在看连诀。”

    凤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既欣赏又痛心的表情,道,“连诀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在我印象中,他只是一个俊朗天真的少年,没想到短短半年的时间,他已经历练成了这般模样,将来,必成大器啊!”

    “不用等将来,现在就是了。”凤烨说着,脚踢动马肚子,从腰间抽出长剑,准备加入战斗,与契丹一决生死。

    凤羽看着凤烨的背影,忽然觉得他有些心事。

    这一战,契丹人没了南院大王耶律重元,粮草又被烧了,军心涣散,大周急速进攻,他们很快便溃不成军。

    这一战,打了三天三夜,十万契丹大军,全数被俘,后南院大王耶律重元的母后仁宜皇后亲自发出求和声明,献上投降书,双方的激战才停止了下来。

    后凤烨凤羽接受了仁宜皇后的降书,双方签订了山海关之盟,盟约规定契丹每年送给大周大量岁币银、马匹等,且割让临近山海关的历城归大周所有。

    仁宜皇后没有提出异议的条件,最终只提出一个恳求,要取回耶律重元的首级,让他留个全尸,回契丹入土为安,凤烨答应了,便让连诀将首级送上。

    仁宜皇后双手接过血淋淋的包袱,脸上却不见什么表情,只将首级交给身后的侍女,离去之前,她淡淡地看了连诀一眼,唇角露出一个猜不透摸不准的浅笑。

    连诀觉得那神情别有深意,但是,很快就被胜利的狂喜淹没了,将士们前来,将他高高抛向空中,大声含着阿诀,阿诀,也是在这时候,众人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原来是丞相府的嫡长子,于是众人便对他更加钦佩了,与他同住的黄岩既高兴又忐忑,道:

    “阿诀,啊不,诀少爷,原来,你,你并非什么普通人家的儿子,想着,你还经常帮我打饭,我也对你不客气,上一回还,还……”

    连诀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地道,“黄岩,我永远都是阿诀,你不要把我看做别的什么人。”

    黄岩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这时候,连延甫,凤烨,凤羽终于有机会听连诀好好讲一讲失踪之后的事,连延甫军帐内,连诀讲述了自己是如何潜入契丹兵营顶替那个叫做弘古的士兵的,又讲述自己为了不被认出来,毁了自己的脸,用纱布包裹住大半张脸,将认得弘古的几个人悄悄打晕,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暗中观察耶律重元的生活习性,发现他确实如传闻中所言,常常夜宿将士的营帐中,难以掌握他的行踪,不过,最后终于被他看到他入了其中一个他熟悉的将士营帐中。

    那一晚,他便事先将准备好的油淋在粮草的周围,一把火将粮草烧了,趁着混乱之际,偷偷潜入那将士的营帐中,一把砍正在鱼水的耶律重元的脑袋,连夜带着他的首级逃出了契丹兵营。

    这其中的艰难和日日夜夜的提心吊胆连诀并没有多说,为了不那么快被人认出来,他一直包裹着纱布,以至于脸上的疤痕扩大了,每天奇痒难忍,只能自己撒上一把盐止痒,他也没有说。

    连延甫听了他说的这些,那沧桑的眼底含着热泪,他望着连诀那张坏了一半的脸,心里既为连诀的果敢和智慧感到欣慰,同时又感到心酸——

    连诀是多么好看的一个人啊,好看到令人觉得赏心悦目,心情大好,可如今这半张脸却……他的喉头哽着,觉得十分难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