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七章 半块玉佩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三七章 半块玉佩

    当萧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凤千越心里的那块沉重的石头终于缓缓地落了一半下来,眉梢也悄悄地舒展了开来,脸上神情却依然显得为难而痛苦,他嘶哑着声音,道:“如此这般,只怕岳丈会误会我这个女婿不顾他的生死,惹他生了气,他若生了气,后果很严重。”

    萧柔十分笃定地道,“不会的,殿下,我知道你心中有我父亲和我家人,这就够了,至于父亲那边,你不用担心他误会你,我会想办法的,父亲疼爱我,如今他又有了外孙,若不保住你这个女婿,我和孩子以后怎么办?”

    她手捂着自己的隆起的腹部,眼珠子微微转动着。

    凤千越站在一旁,看着她,唇角微微抽搐了几下,扯起一丝冷漠的笑意,但却不由的红了眼眶——

    凤云峥,连似月!

    在这场较量中,我凤千越,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一个时辰后,萧柔的轿子从越王府出发,直接去往宫里,那轿子后面还跟着太医。

    凤千越站在院中,赢空走了过来,道,“殿下,萧国府已经被查封了。”

    “十一那个丫头有线索了吗?”凤千越却问道。

    赢空摇了摇头,“卑职无能,竟找不到十一公主的下落。”

    “这丫头千真万确没有死,但一直都找不到,也是蹊跷,难道,她还在连似月的手里?”凤千越喃喃自语猜测道。

    “殿下,其实,卑职发现除了我们,还有人在找十一公主,卑职推测那是大小姐的人。”赢空说道。

    “……看来,本王要奏请父皇,让父皇派兵光明正大地去找了。”凤千越思索了片刻,眸光中的冷意更甚。

    “殿下,当初为了让萧国公信任您,您向她谎称没有见到活的十一公主,便只让卑职一直在暗中调查。

    可现在若去皇上面前说起此事,被萧国公知道了,定要责怪您当日对他不坦白,怕他一时恼羞成怒就……”赢空有些顾虑地道。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尽快找到十一,证明她是从京西成衣铺里逃出来的,将连似月当时为了保住十一,欺骗父皇,又连带烧死了萧山的罪行揭露出来,到那个时候,本王才有一些胜算。

    况且,你顾虑的本王也想到了,所以,这件事不会由我去说。

    你加些人手,继续找十一吧。”

    *

    水月庵。

    因为地势奇骏,这里香火素来不旺,今日却难得来了几位善男信女,那小尼姑灵玉十分谨慎,便找了个借口和静安师太说今日打扫庭院,静安师太允了。

    她便找了僻静的地方打扫落叶,扫完后觉得时辰未到,便爬到那树杈上,双手环胸,横在树干上闭眼歇息。

    过了一会,她便听到底下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忙屏住了呼吸,往地上看了过去,发现这几个前来敬香的善男信女好似走错了地方,正想着怎么出去。

    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心想,这水月庵虽只是一座小小的庵堂,可这四周的路却犹如迷宫,一不小心就会迷路,真不知道这几个人怎么会跑到这荒郊野岭来。

    “哎,对了,你们听说了吗?那丞相府的嫡长孙连诀,在和契丹人打战的时候被杀死了,这连相一夜之间急白了头,大夫人一病不起,现在就靠老夫人撑着呢。”这时候,一个妇人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另一个人问道。

    “我那堂叔的嫂子的弟弟在相府打杂,也是这两日听他说的,哎,真是可怜啊,听说那嫡长孙年纪轻轻的,长得十分俊朗,被老夫人和丞相视为心头肉,这突然就走了,难怪会伤心了。”

    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另外一边走去。

    “呀,是这儿,是这儿,往这儿走就能出去了。”又说了些其他的,他们终于找到了下山的路。

    一会,他们说话的声音便听不见了。

    树上。

    灵玉脸色煞白,满脸的泪水,“不,不会的,连诀不会死的,连诀不会死……”她心头慌乱极了,脚下一滑,整个人从硬生生从树上滑了下来,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

    “小师妹,小师妹,你怎么摔下来了,疼不疼啊?”这时候,师姐灵妙快快地走了过来,急忙将地上的人扶起,“你,你哭了,摔得很疼吧,你怎么跑到树上去了?”

    “师姐,我没事。”灵玉声音有些颤抖,抹去脸上的眼泪,道。

    “还说没事,都哭成这样了,快些随师姐来吧,师姐给你看看伤了哪里,给你擦擦药。”

    灵秒没有察觉出什么异常,以为灵玉摔疼了才落泪的。

    到了庵房,灵妙发现灵玉的后脑勺摔肿了,还破了皮,有些血渗出来,便道,“好在不是什么重伤,灵玉师妹,你趴着,师姐给你涂药。”

    “谢谢……”灵玉趴在榻上,灵妙给她擦药,她的手紧紧的抓着被单,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落,禁不住哭出一丝压抑的哭声来。

    灵妙不解其意,道,“果真还是个孩子,哭成了这样,好了好了,药涂完了,你在这里好好歇一会,我去和师父说,今天的晚课你不用做了。”

    灵妙说着,拍了拍她的后背,走了出去。

    灵玉缓缓坐了起来,从怀中掏出只有半边的双鱼玉佩。

    历经两次生死,她终于什么都没有了,唯独剩下这半块玉佩,她紧紧地将玉佩握在手中,手贴着心口,悲伤的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哽咽着说道:

    “原先,我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金枝玉叶,能相助于你,给你半块玉佩,夸下海口,说你若有什么心愿便来找我,我定帮你实现。可谁晓得,世事无常,我既不是金枝玉叶,你如今也离我而去。

    当初我说,愿有人鲜衣怒马,陪你仗剑天涯,可今日,传来的却是你已经离世的消息,应该死去的我还苟活于此。连诀,这是老天爷与我们开的玩笑吗?”

    灵玉抱着玉佩,哭了整整一个下午。

    *

    山海关。

    已经过去快二十天了,连延甫费劲了力气打听寻找,但仍然没有连诀的任何消息。

    明日,就要再度与契丹开战了,兵马大元帅连延甫坐在帐中,听着王钦的禀报,眉心紧皱着,两鬓竟长出了白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