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五章 始终不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晚安,总裁大人一品嫡女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三五章 始终不是

    潘若初听了,眼底闪过一抹黯然,道,“臣女早在庆南就听过这个事,还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是真的。”

    “千真万确,这是朕亲口承诺给云峥的。”周成帝说道,见潘若初失望的模样,他道,“这样吧,朕认你做义女,封你为义云公主,你留在宫中玩耍,如何?”

    潘若初想了想,问道,“皇上,义云公主是什么意思?”

    “义云,义薄云天,朕觉得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便赐你这个封号。”周成帝解释道。

    “义薄云天?”潘若初咀嚼着这四个字,道,“我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有个云字,那臣女就当皇上的义女了。”

    “哈哈哈,好,朕赐你一处宫殿,你可来宫中居住。”周成帝道。

    潘若初双手环胸,道,“好吧,这样也不亏,臣女便不客气了,臣女要在宫中居住一阵再回庆南。”

    “好,朕会命贤妃打点好一切,往后你有什么事便去找贤妃即可。”周成帝为潘若初做了安排,这是他对潘西林的一个肯定和奖赏。

    “是,臣女知道了,这儿就去找贤妃娘娘。”潘若初虽然没有得到皇帝的支持嫁给凤云峥,但是,给了她一个公主的封号,她也觉得还不错。

    周成帝看着潘若初那张透着小小狡黠的脸,脑海中更加清晰地浮现出另一个女孩儿的脸来——

    他怔了怔,撇去那一丝感触,道,“冯德贵,你派人领着义云公主去贤妃那儿。”

    “是,皇上。”

    冯德贵去安排好了潘若初后,再回到周成帝面前来,躬身问道,“皇上,明日就要启程回京了,含笑姑娘要怎么安排?”

    周成帝脸上的笑意慢慢敛去,起身,道,“她现在如何了?”

    “刚刚太激动了一些,太医给为了药,现在已经睡下了。”冯德贵道。

    “朕去看看。”

    周成帝到了苏含笑的房中,他站在床前,凝视着那张与子宁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凝视了近乎半个时辰的时间,最终,他喃喃地道:

    “冯德贵啊,安国公主说的对,始终也不是真正的子宁啊。”

    周成帝感到十分失望,若他不知道这含笑是萧振海派来的事,尚且能看着这张脸怀念子宁,可现在,他万万不能将一个罪臣安排的人留在身边。

    但是,他也不能让她带着子宁的脸流落在外面。

    “冯德贵,你来安排,将她安排到朕在京西的行宫里去,荣华富贵,一生享用不尽,但是往后不得出行宫一步。你再对外说,苏含笑已经被朕赐了白绫上吊了。”周成帝思索片刻后,吩咐道。

    苏含笑被赐死的消息传到了连似月的耳朵里,连似月静静地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这天晚上,她命冷眉守在山庄的后面处,一直到了深夜,冷眉回报说看到一辆轿子出去了,冯德贵亲自跟着,她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再说那押解着萧家父子的囚车率先到了京都城里,一路上,百姓们熙熙攘攘,看到那囚车上的人,个个都感到十分吃惊——

    “那不是萧国公吗?人人都说萧国公战功显赫,深得皇上器重,这怎么坐了囚车回来了?”

    “还有呢,快看,快看,那是天宝大将军!”有人发现了囚车里还有萧河,便更加的惊讶了。

    “听说天宝大将军在战场上十分威风,敌人闻风丧胆,怎会落得今日这地步啊。”

    “嘿,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听说啊,是萧国公造了反了!”

    “啊?造反?这……他胆子也太大了。”

    “你们忘了?这萧国公的岳丈是平洲的安平王,那安平王起兵了,这中间与萧国公肯定脱不了干系……”

    街边的老百姓们看到这京都里最最得意的萧家父子,如今全都坐了囚车回来,一时之间,街头巷尾,议论纷纷。

    那萧振海一夜之间,头发白了大半,他紧绷着一张脸,站在囚车内,看着这些对他指指点点的百姓,他喃喃地低声说道:

    “想当年,我萧振海也是一无所有,算命的给我算过了,我萧振海有九条命,凤云峥想弄死我,呵呵,没这么简单,我不会认输的,老天爷不会让我死,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他紧紧地握着一双铁拳,眼眶猩红,额头的青筋暴起。

    萧河立于囚车内,一身玄紫色锦袍,包裹着颀长的身躯,双手双手却栓上了铁链,分外的引人注意。

    这一路上,他们父子三人被人围观,指指点点,尊严扫地,过去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狼狈。

    他一直都在想,他们萧家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最终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两个名字——

    凤云峥,连似月。

    萧家每一次出事,都和这两个人都有关系。

    “二哥,二哥,怎么会这样,我们萧家是不是完了?”一旁囚车上的萧湖不如萧河镇定,他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甚至落下眼泪来,他是最小的弟弟,从小深受父兄的保护,他只管发挥自己的才能,但如今横遭变故,他是最慌乱的那个人——

    萧河扭头,看着脆弱的弟弟,他心头一阵绞痛,对萧湖道,“三弟莫怕,有二哥在,萧家不会完的,谁想萧家完,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萧河看着街道两旁的指指点点的百姓们,被枷锁铐住的手,暗暗握成了拳头,那箍住手腕的铁器生生地刺破了皮。

    x

    此时此刻,萧国府。

    “夫人,夫人,不好了,来了一批官兵,摘了咱们萧国府的牌匾,还贴了封条……”管家罗伯匆匆地往后宅的方向跑。

    “你说什么?”萧夫人猛地站了起来,手中的花样子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针刺进她的手指,顿时鲜血涌出。

    “您的父亲安平王反了,皇上说老爷勾结安平王,怂恿安平王造反,还给安平王送了军队的图册,还有,还有……奴才刚刚在街边还看到老爷和二少爷三少爷都被关在囚车里,一路从宁德押解进京,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