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一章 东窗事发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三一章 东窗事发

    结果如今,安平王真的借机起兵了。

    “唔……”夜风一角狠狠踢在吕茂的膝盖弯上,吕茂双膝一曲,猛地跪倒在地上,凤云峥示意,夜风便一把扯掉了他嘴里的破布。

    “咳咳,咳咳咳……”吕茂用力地咳嗽着,“你,你,凤云峥,你太,太卑鄙了,你竟然,竟然在平洲,咳咳咳收买和安排了这么多人!”

    凤云峥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挣扎的人,道,“本王明知你平洲是虎穴之地,本王当然会先做些安排,否则不是有去无回吗?”

    “哼!我吕茂也是一条汉子,如今既栽在了你的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没有半点可怕的。”吕茂紧绷着一张脸,一双猩红的眼睛瞪着凤云峥,道。

    “穷怒之末,不足为惧。”凤云峥视吕茂的气节为粪土。

    “你!”吕茂脸色涨的通红。

    凤云峥则继续向皇帝说道:“父皇,安平王给天下人的理由是本王一方面去平洲推行推恩令,一方面却杀了世子吕茂,不将吕家人放在眼里。

    但实际上是吕家想至儿臣于死地在先,儿臣尚在庆南的时候,就遭遇过安庆王派来的杀手的追杀,而且,他很狡诈地让自己安排的刺客变成安庆王的,想让朕误以为是安庆王要杀我。”

    “皇上,这一点若初可以作证,当时臣女去锦里客栈找九殿下,恰好碰到有此刻刺杀他,臣女上前帮忙,连臣女也差点成了刀下亡魂,好在只是受了伤,若真是我父亲派的刺客刺杀九殿下,他们不会连我也杀。”潘若初上前两步,说道。

    对面的连似月不禁慢慢将目光落在了潘若初的身上。

    只见,潘若初十分维护九殿下的样子,而且还不有自主地往九殿下的身旁走了一步。

    凤云峥则继续说道,“而在平洲的时候,若非儿臣早有防范,否则,就不是儿臣将吕茂带来会当质子,而是儿臣留在平洲被软禁起来当质子了。”

    凤云峥将自己如何被吕茂下毒,又如何出走平洲的事,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父皇,萧国公为了一己之私,为了针对儿臣,却不惜霍乱朝廷,实在罪该万死,请父皇定夺!”

    “皇上,事已至此,已经完完全全证明了九殿下从来没有辜负过皇上的期待,他不仅仅推行了推恩令,还让安庆王主动撤藩,为朝廷解决了一个巨大的隐患,节省了一笔巨大的支出,这是立了大功啊,这是有益于皇上,有益于朝廷,有益于百姓的大功,实在太难的了。

    可是,这萧国公身为一个重臣,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从中作梗,从冤枉安庆王,到引得安平王起兵,离间皇上父子之间的感情,将朝廷上上下下搅的不得安宁,实在不是一个国之栋梁该有的所谓!

    皇上,皇上,此事一定要严加处置啊!”刑部张迎之走上前,跪在地上,义正言辞地痛斥了一番!

    “张迎之!”萧振海也怒斥道,“你休得血口喷人!皇上,皇上您圣明,九殿下的这些信有的确实是老臣写的,但是那让安平王起兵的却不是老臣写的,老臣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皇上,老臣在辽州打了那么多年的战,就为了朝廷安宁,为了百姓安居乐业,老臣怎么会让安平王起兵呢!他是老臣的岳丈,他起兵,对老臣没有丁点好处啊,皇上!皇上明察!”

    “那这个呢……”见萧振海百般抵赖,凤云峥却又拿出一份证据,摔在众人的面前,“父皇,这一份军事图,是萧国公的三子萧湖的杰作,当初父皇还大大的奖赏过萧湖的才能。

    但是,儿臣记得很清楚,当初看过这一份内部策略图的只有父皇,你萧家人,还有八王兄凤烨,连本王都没有看过,可这一次,本王却在吕尚的密室中,发现了这份图册,有了这一份图策册,安平王便能对我大周朝兵队内部的情况了若指掌!

    难怪,难怪安平王敢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起兵,原来是有萧国公你的暗中支持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凤云峥没有再一味地凤千越身上扯了,而是对准了萧国公,因为他知道周成帝最厌恶兄弟相残,所以,他刻意避开了这一点。

    但是,他知道,即便他不说了,父皇冷静下来后也会往凤千越身上想。

    “不是的,皇上,微臣从未给过安平王这幅图册……”

    “够了!”周成帝猛地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他已经怒不可遏,他用力的将手中的杯子砸向萧振海,萧振海被砸出了血。

    “皇上……”萧振海被翻在地,但是马上又跪直了,战战兢兢低着头,任由血流下来,两颊通红一片的血液,但是他连擦都不敢擦!

    这堂堂萧国公何曾这样狼狈过,连似月和凤云峥两人不由自主地,十分默契地对视了一眼,两人对着彼此露出只有对方才会懂的笑意。

    他们明白,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了等萧振海倒下的这一天下了一盘多大的棋——

    实际上,他们的计划从凤云峥想出那推恩令之后就开始了,自然,这是后话了。

    凤千越脸上的神情渐渐瓦解了,但是他强作镇定,这个时候的形式对萧国公和他已经非常,他已经不能再为萧振海说话了,他已经有了陷害凤云峥的嫌疑,若再为这个岳丈说话,那他无论如何都脱不了身了。

    他开始有些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强迫自己冷静一些,再冷静一些,如何从这不利的形式中挣脱出来。

    他为了重新获得皇帝的信任,费尽了心机,决不能毁于一旦!

    这次再毁的话,他就永远都翻不了身了!

    他紧紧看着萧振海,他现在惟愿他这个岳丈会像他之前所设想的那样,一旦事情出现反转,他会将所有的罪都自己认了,保住他这个女婿!

    周成帝突然猛地站了起来,脸上是怒不可遏的表情,心中火气翻江倒海,他怒指着萧振海,李晟道:

    “你们一个一个,将朕当成了瞎子,当成了傻子,或阳奉阴违,或极尽讨好,你们的所作所为,不过都是为了一个皇位,真以为朕已经老眼昏花了吗?朕以为真什么都不知道吗?

    朕还没有死呢,你们就争的头破血流的!你们一个一个的,是都在等着朕死吗?

    朕今日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你们在座的人,谁都别想得到朕的皇位,朕立储君的旨意早就拟好了,你们谁争都没有用!

    而你!

    萧振海,你一个国公爷,一个大将军,你不为朕担忧解难,你却热衷于皇子拉帮结派,你拉拢一个皇子,费尽心机害另外一个皇子,你竟然策划刺客刺杀朕!你竟敢把朕当做你的一颗棋子!

    你实在胆大包天!罪不可赦!

    今天,朕绝不轻饶你,朕定要狠狠地惩治你!

    来人,拟圣旨,朕要即刻剥夺萧振海所有爵位,脱去官服,打入天牢,萧家人一律不能幸免!”

    “皇上,皇上啊,老臣冤枉,老臣冤枉啊,这图不是老臣给安平王的,皇上明察啊……”萧振海顿时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皇帝大声疾呼道!

    不,他萧振海堂堂国公爷,威震天下的威武大将军,他们萧家屹立一方,称霸京都,萧家不会倒的,萧家也绝不能倒。

    “皇上,这是诬陷,这是诬陷啊皇上,微臣历来忠心耿耿,微臣……”

    “萧振海,你再多说一个字,朕立即摘了你的脑袋,挂在城门上示众!”周成帝抬起脚,狠狠一脚踹在了萧振海的身上,萧振海又被踹倒,周成帝大步流星地离去了!

    他离去之前,目光略过那跪在地上的四子凤千越,凤千越被那目光看的,浑身如同坠入了冰窖之中。

    冷风吹过,空气中散发着沁人的凉意,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萧河坐在地上,背靠着走廊上的长椅,手中握着一壶酒,浑身仍旧散发着酒气,眼睛里全部都是颓丧。

    “二少爷,二少爷,不好了!”这时候,萧河的小厮木白急匆匆跑了过来,双腿一软,摔倒在萧河的面前。

    萧河抬起耷拉的眼皮,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事?”

    “老爷,老爷涉嫌谋反,老爷已经被姜统领关进了大牢里,”木白气喘吁吁地道。

    “什么……”萧河手中的酒壶掉在地上顿时酒醒了一半,猛地站了起来,道,“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

    “这个,这个奴才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真假假,听说,原本老爷在要求皇上惩戒九殿下办事不利,结果,结果这九殿下不知为何突然之间就回来了,不仅如此,还带着吕茂世子回来了,又有大批证据证明前几日刺杀皇上的事都是老爷所为,还,还有您的外祖父也起兵了,说,说这也是老爷怂恿的结果……”

    “外公起兵了?”萧河一愣,他这些日子,沉浸在令月儿死去的痛苦之中,没有心思关心外界,事情却突然发生了这样急剧性的变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