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七章 步步明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二七章 步步明朗

    此时此刻,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樊明频频抬手擦汗,殿内气氛,十分的压抑。

    凤千越脑海中迅速地思考着,该如何对付着突然钻出来的潘若初,又该如何捂紧樊明的嘴,让他认下这罪责。

    萧振海的额头开始微微冒汗,这潘若初,还真是棘手,现在惟愿皇上要惩治的时候,樊明能够一力承当。

    “若初郡主,你去看看这些信。”凤云峥朝潘若初示意道。

    “我早就想看看了,到底是谁在冤枉我父亲。”潘若初走了过去,弯腰从地上拾起那些信笺,一封一封展开,脸上不禁露出了讽刺的笑意,道,“这写信的人真真下了一番苦功夫,字迹竟与我父亲一模一样,只不过,百密一疏,我父亲写书信从不用白纸,他习惯用布,给皇上的奏折也都用的是布。”

    潘若初此话一出口,樊明大惊,身体已经虚软地有些直不起来了。

    周成帝点头,道,“确实如此,安庆王这些年来与朕奏折来往,都是用布书写的,朕方才倒也疏忽了这一点。”

    凤云峥走到樊明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人,道:

    “大胆樊明,本王为了让安庆王心甘情愿地归顺朝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连续密探三天三夜,他终于答应撤藩,如今你却从中作梗,你想破坏本王和安庆王之间的协议?”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樊玉满头大汗,脸色苍白。

    “皇上,我父亲在做藩王的这些年里,一直兢兢业业,如今更是连藩王的称号都不要了,却在这里被安上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还请皇上为我父亲证明,还我父亲清白!”潘若初猛然间跪在地上,向皇帝道,“若皇上不能还我父亲清白,臣女便长跪不起,饶是皇上要砍了臣女的头,臣女也不起来。”

    “父皇,儿臣的一番心血,却遭人破坏,儿臣被误解没有关系,可安庆王若被误解,这误的就是国之大事啊,樊明其罪当诛!”凤云峥面向周成帝,道。

    “樊明,你还不快快说清楚,这些信到底是怎么回事?非要朕将你打入大牢吗?”周成帝一脸愠色,厉声斥责道。

    此时此刻,樊玉眼睛一片猩红,那豆大的汗液越来越多,他终于扑通一声匍匐在地上,整个人瘫软的像是黏在了地面上一样,他突然猛地张开了嘴巴——

    “不好,他要自杀!”夜风凌厉的眸子一凝,手中暗器快速使出,打中了樊明的嘴巴,顿时,一口鲜血从他的嘴巴里流了出来,他还是咬中了舌头。

    “大胆樊明,竟敢企图用死来违抗朕的旨意,你身为一个将军,你难道认为你死了朕就会放过这件事吗?若你死了,朕要诛你九族!”周成帝手指向樊明。

    而樊明哆哆嗦嗦着嘴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来人,拿水来!”凤云峥命令道,目光却缓缓看向凤千越,凤千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握紧了,面对凤云峥的注视,他心底沁起了一丝深深地含义。

    水拿来了,满满的一桶,全部浇在樊明的身上,他浑身打了个冷颤,清醒了过来。

    他突然痛哭出声,道,“皇上,是,是微臣一时糊涂,微臣,微臣一手捏造了这些信,都是微臣所为,皇上要责罚,微臣没有任何怨言,只求皇上放过微臣的家人。”

    听到樊明的回答,凤千越袖中的拳头缓缓地松开了一些,而萧振海悬在心头的那一口气,也沉了沉。

    “皇上,只怕这樊将军在竭力地掩饰着什么?”这时候,殿外突然传来一个清脆明朗的声音,众人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那相府连似月走了过来。

    凤云峥看到这一抹倩影的时候,那眼中的凌厉化解成了温情,一双深邃的眼睛里饱含着腻人的情意。

    若是喜欢着一个人,便能拥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便是那个人的喜怒哀乐,能够第一时间就察觉到,潘若初便迅速地察觉了凤云峥眼底情愫的变化,她微微一愣,目光紧紧落在了连似月的身上——

    这就是九殿下的心上人?

    她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连似月,心里分析着,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连似月也察觉到了这殿中陌生女子的打量,她的目光中分明有一种挑战的欲念,她再看看她,心里已经明白了什么。

    连似月收回思绪,迎着众人的注视,心无旁骛地走到了殿中,跪下,道,“臣女参见皇上。”

    周成帝看着面前的人,问道,“你说樊明在掩饰什么?你知道些什么?”

    “皇上,并非臣女知道些什么,而是有的人知道,是她请求臣女带她来这里的。”连似月说道。

    “谁?”周成帝问道。

    “是为皇上您挡了刺客的含笑姑娘。”连似月说着,朝着殿外的方向点了点头,周成帝便看到苏含笑躺在矮榻上,由数名太监抬了进来。

    凤云峥一愣,猛地上前一步,萧振海看到苏含笑也愣了——

    她应该在皇上的院子里歇息,等着被册封,现在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只见,苏含笑朝周成帝点了点头,用着还显得虚弱的声音,道,“皇上,民女还不能跪下给您请安,请皇上赎罪。”

    周成帝抬了抬手,示意太监将她的矮榻放了下来,道,“你这么急着过来,想和朕说什么……”

    “民女,民女……”苏含笑被周成帝威严的目光注视着,又看着这场中这么多的大人物,她突然觉得很紧张,原先连似月教的话,一下子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连似月知道苏含笑的心里,毕竟原来只是个普通人,合适见过这种场合?紧张和害怕也是人之常情了。

    她向皇帝说道,“皇上,含笑姑娘大约是太紧张了。”

    “你有什么话,放心大胆地说,朕不会怪罪于你。”周成帝给苏含笑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他目光看似威严冷酷,但实际上,威严冷酷的背后,他始终都在打量着她的脸,她的一举一动。

    苏含笑还是紧抿着唇,不敢说话。

    萧振海心里头已经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心里骂道,这个贱人,不好好地留在皇上那里养伤,这个时候和连似月参合在一起,她想干什么!

    苏含笑之觉得背脊升起一股凉意,她终于缓缓地对上了萧振海的视线,萧振海微微抿了抿唇,给了她一个警告!

    苏含笑浑身打了个激灵,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哥哥往日的模样。

    她因为眉心这一颗朱砂痣,被全村的人认为是不祥之人,从小饱受辱骂,爹爹娘亲对她也嫌恶的很,唯有哥哥爱护他!

    可是!

    可是!

    这个人却骗了她,杀了她的哥哥!

    苏含笑身子颤抖着,眼睛里流出眼泪来,她用力用力的握紧了拳头,猛地回头看向周成帝,道:

    “皇上,民女知道,刺杀皇上的刺客并不是安庆王派来的,而是,而是……”

    “而是谁?”周成帝绷紧了声音,追问道。

    “是,是四殿下和国公爷大人!”苏含笑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落着泪,说道!

    凤云峥和萧振海两人听了,猛地朝苏含笑看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