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六章 请求撤藩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二六章 请求撤藩

    “大胆,竟敢御前大呼小叫惊扰圣驾,来人呐,将这女子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堂堂的萧国公萧振海被这鲁莽的黄毛丫头当众骂了一句,顿时觉得颜面扫地。

    “哼!你算什么东西?皇上都没说要打我板子,你在皇上面前大呼小叫的,你把皇上放在眼里了吗?”潘若初却不屑地瞪了萧振海一眼。

    她在庆南长大,她的父亲安庆王就是那一方的霸主,她从小被父兄捧在手心里,素来心高气傲,并不知道眼前这看似威风凛凛的人就是国公爷萧振海。

    “你……”萧振海没想到竟有人敢当众对他如此无礼,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

    “你是何人,竟敢不把朝中重臣放在眼里?”周成帝问道。

    潘若初这才跪下,道,“臣女乃安庆王潘西林幺女潘若初,若初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潘若初?

    这是安庆王的女儿?

    众人看着她,心想,潘家的女儿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是与九殿下一同进来的,她有什么目的?

    凤千越凝着一双冰寒的眸子,紧紧地看着这个潘若初,心头掠起和其他人一样的疑惑,只是,他更加敏锐,他心头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这个潘若初,是他计划之外的。

    凤云峥也走上前,单膝跪地,道,“父皇,儿臣回来了,儿臣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们两个的胆子,还真是大,云峥你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而潘若初,你父亲暗中写信勾结契丹,你们就不怕朕要治你们死罪吗?”

    潘若初听罢,一脸惊讶,“我父亲和契丹勾结?这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不知道皇上的消息从何而来。”

    “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本王已经下令捉拿安庆王,押解进京。”周成帝道。

    “皇上明察,我父亲是冤枉的,事实上,臣女这次前来,是奉了我父亲的命令,给皇上您献上一批宝物,并且恳请皇上撤销我父亲的藩王称号,以向皇上表达忠诚之心,他怎么会联合契丹来对付朝廷呢?皇上,您定是弄错了。”

    主动恳求撤藩?

    潘若初此话一出,不仅仅是周成帝,其余的人也都愣住了——

    藩国的制度是独立的,这藩王之称意味着权势,意味着领地,意味着财富——

    潘西林居然会主动提出撤销藩王的尊位?

    凤千越和萧振海对视了一眼,这是怎么一回事?安庆王要求撤销藩王,这个消息他们怎么会一无所知。

    一时之间,关于潘西林,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说法——

    一个是诡计多端,反周之心不死;另一个则是忠心耿耿,拥护皇帝。

    “潘若初,你父亲请求朕撤藩?”周成帝紧紧拧着眉,问道。

    “是的,皇上,我已经带来了我父亲藩王印章,交回给皇上。”说着,潘若初朝身后的侍卫示意,那人双手捧着一个布包裹着走了过来。

    潘若初将绸布揭开,众人一看,这包着的竟然真的是安庆王的印章。

    “请皇上收回印章,宣布撤销安庆王藩王之位。”潘若初将印章高高举起,大声道。

    这印章都上交了,不可能会有假了。

    “安庆王为何突然请求撤藩?”周成帝问道。

    “回皇上,因为我父亲一直以来便察觉到安平王和安广王两位野心勃勃,他担心有朝一日,那两位藩王做出对朝廷和皇上不利的事,将他卷入其中,为了不同流合污,为了将来不被皇上和世人误解,我父亲遂做出了请求撤藩的决定,这是我父亲的奏折,请皇上您过目。”潘若初再呈上奏折。

    “快拿过来!”周成帝迫不及待地命令道。

    冯德贵忙从潘若初手中接过奏折献上,周成帝急忙打开一看,这奏折果然是安庆王要求撤翻的诉求,奏折里面,安庆王详细地说明了为何要撤藩,且字字句句,情真意切,最后还表示,以做皇帝的臣子为荣,愿意主动上交领导着八万大军的帅印。

    周成帝看着看着,脸上终于慢慢地露出了笑容——

    这又是印章,又是奏折,已经足以说明安庆王的一番心意了。

    潘若初继续说道,“皇上,其实,我父亲之所以最终做出请求撤藩的决定,和九殿下密不可分。”

    “哦?”周成帝的目光落在了凤云峥的身上,问道,“从何说起?”

    “九殿下在庆南的时候,曾与我父亲密谈了三天三夜,劝说我父亲放弃藩王的位置,向皇上表达衷心,我父亲最终听从了九殿下的建议,这才命令臣女带着奏折和印章上京都面见皇上。”潘若初详细地解释道。

    周成帝听了,十分的高兴,方才对凤云峥的怒气已经烟消云散了,他拊掌,道,“如此,云峥便立下了大功,解除了朕心头的大患!”

    凤云峥脸上露出谦逊的神情来,道,“父皇,这是儿臣身为皇子,应当做的。只是……”他顿了顿,看向这在座的一些人,道,“儿臣刚刚听人在这里说安庆王谋反,联合契丹反周,怎么会出现这种传闻呢?这事若传到安庆王的耳朵里,儿臣的一番心意,恐怕要白费了。”

    凤云峥最后一句话,蕴含着巨大的无形的力量,令宗人为之一震,尤其是樊明,频频抬手抹去额头的汗液。

    “是啊,皇上,这关乎到我父亲的名声,还请皇上还给我父亲这忠心耿耿之臣一个公道!”潘若初紧接着说道,眼睛落到了萧振海的身上,问道,“皇上,是他说我父亲坏话的吗?”

    萧振海脸色一紧,粗声道,“黄毛丫头,不要得寸进尺!”这话里,分明含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樊明,你交给朕的这些安庆王和契丹的书信往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樊玉扑通一声匍匐在地,道,“皇,皇上,微臣想这些书信,这些书信很有可能是安庆王在上书请求撤藩之前写的。”

    凤云峥听了,望着满头大汗的樊明,说道,“樊将军,你可要为自己说出口的话负责任。”

    樊明心头猛地一颤,更多的汗从额头上流下来,目光不禁看向萧振海的方向,“微臣,微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