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四章 好久不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二四章 好久不见

    只见那人站在那人站在烛火旁,一袭银色锦袍,纤尘不染,那张俊美无铸的脸,与想象中并无二致,薄唇微微上扬,深邃的眸子正含着满满宠溺的笑意看着她。

    这笑容如春风化雨,犹带岭梅香,这是连似月见过的最好的笑容。

    她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唤道,“殿下,是你吗?”那一刻,她真真疑心自己在做梦。

    凤云峥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深深地,贪婪地凝视着她,好想她,好想好想!

    他的一只手贴在她的脸庞上,轻轻地抚摸着,道,“是我,月儿,我回来了。”

    连似月的心跳有些加速,感受着他掌心传来的温度,她终于确定眼前这高大的人就是凤云峥!

    他真的回来了!

    那一刻,她心里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而他则眼睛也不眨地凝视着她,好像要将这些日子没看过的遗憾一次统统补回来似的。

    他的眼神如此热烈,连似月不禁红了脸,微微低下头去——

    “别低头。”他却轻声制止了她,双手捧着她的一张脸,像是捧着一件稀世的珍宝一般,舍不得放开,“让我好好看看你,看看我的月儿。”

    他独特的气息紧紧地包围着她,她终于没有退缩,缓缓抬眸,回望着他,这是第一次,她如此认真地看他——

    他的脸,依旧俊美,可能因为长途奔波,他眉宇间有些沧桑和疲累,眸子却依旧如星辰大海一般,动人心魄。

    “月儿,好久不见。”他问。

    “是啊,殿下,好久不见。”她道。

    从前世,到今生。

    “你还好吗?”他再问。

    连似月点头,“我很好。”

    凤云峥终于有了一种踏实的感觉。

    “殿下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连似月问道。

    “刚刚萧振海和父皇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就在大厅里,里面发生的一切,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凤云峥回答道。

    连似月眼睛流露出一点疑惑来。

    “实际上,我昨天晚上就到宁德山庄了,因为我要在暗中观察一些人和事,所以没有现身。”凤云峥解释道。

    连似月点头,她明白凤云峥的做法,“对了,苏含笑我已经让冷眉查清楚了。”她将苏含笑的身世简略地说了一遍。

    凤云峥笑,“呵,这凤千越和萧振海恐怕是万万没有想到,月儿凭着一个字,就找出了苏含笑的身世。”

    “这大概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吧。”连似月也笑了笑。

    “我此次回来,还给你带回了一份礼物。”凤云峥露出一丝神秘的表情。

    “大礼?”连似月眨了眨眼睛,“我本来已经打算利用苏含笑,揭出他们的阴谋,听殿下这么说,这次在平洲的收获不小。”

    “揭开苏含笑的事还不到时候。”凤云峥眼中流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神情,“现在,是凤千越和萧振海最得意的时候,不妨让他们更得意一些。”

    连似月点头,道,“是时候该彻底给他们一个痛击了。”

    凤云峥再怜爱地看着面前的人儿,道,“离开的这些日子,我有个越来越有个深刻的想法,那便是再也不能离开你这么久了,实在是舍不得啊。”

    “殿下……”连似月想起他留在冷眉那儿的一堆话,不禁笑了,道,“你真是太为难冷眉了,每回她给我说一些类似你现在说的话,我见她浑身难受的样子,我既想笑,又好同情她,她还说说这种话不如去杀几个人痛快。”

    凤云峥再向她靠近了一点儿,弯下腰,保持着与她平视的位置,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道,“放心吧,以后都不会让她说这些话了,因为我全部都要亲口来说。”

    他的眼神炽热而迷离,仿佛一个有魔力的深渊,将人的灵魂给揪了进去。

    连似月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却没有回避。

    *

    门外。

    夜风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道,“总算是回来了,殿下这颗躁动的心也有了安放的地方啊。嘶,疼,好疼。”他这么一放松竟,觉得背后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顿时便喊出了声。

    听到他不寻常的声音,静静地站在一旁的冷眉朝他地了过来,道,“受伤了?”

    夜风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男人,此刻竟噘着嘴巴,露出小狗一般可怜兮兮的表情,道,“这么久没见,我的背受伤了,你也不管管吗?”

    冷眉看了他一眼,果真,那黑色的夜行衣上有一处湿润的地方,“怎么伤的?”她问道。

    “安平王吕尚那个杀千刀的王八蛋,诡计多端,我们费了点力气才离开,这背上的伤是那时留下的,没在意,这两天在山庄里偷偷摸摸地,今天不小心挣开了。”夜风又倒抽了一口冷气,道,露出一副“请你关爱我”的眼神,可怜兮兮地道,“疼啊。”

    “跟我来吧。”冷眉说着,便往旁边一个房间里走进去。

    “好!”夜风大喜,跟在身后走了进来,“你还是很关心我的。”

    “趴下。”冷眉不理他油腔滑调的样子,拿出一瓶金疮药,语气冷硬地吩咐道。

    “好!”夜风二话不说,便趴了上去,他双手枕着下巴,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而美妙的笑容。

    过了一会,便有一双手伸了过来,开始给他剪开受伤地方的衣裳,他心头一热,红了脸,道,“都说男女授受不亲,你还没嫁人,这么做没关系吗?”

    他心里甜滋滋的,但是,还是要为冷眉考虑啊。

    “夜大人,没干系的,我呀,不打算嫁人。”夜风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笑嘻嘻地声音。

    夜风一愣,猛地翻过身来,只见那泰嬷嬷正坐在床榻边,手里拿着一把剪子,瞪着眼睛望着他。

    “是,是你?”夜风心头咯噔了一下。

    “是我啊。”泰嬷嬷点了点头。

    “咳……”这时候,传来一个轻微的咳嗽声,夜风扭头一看,只见冷眉正坐在椅子上,端起面前的茶在喝。

    “……”夜风只觉得脸一红,想起自己刚才情意绵绵的一句话,真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夜大人,转过身去吧,你呀,不用为我老婆子着想,我都一把年纪了,还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啊,你就把我当做你的娘就行,不用害羞!”泰嬷嬷力气本来就大,一把将夜风扯过来,让他重新趴着,拿了药膏往他的身上抹。

    “……”夜风的脸都要绿了。

    泰嬷嬷用手指掏了块药,往夜风的背上抹去。

    “……嘶……嬷嬷,你轻点儿,我都快疼死了。”夜风倒抽了一口冷气,抱怨道。

    “夜大人,你嫌弃老婆子我手重是不是啊?”泰嬷嬷又掏了一坨,问道。

    “……”夜风浑身打了个激灵,“大小姐都给您两分面子,我哪儿敢嫌弃您呐。”

    这边,冷眉放下酒杯,唇角露出了一抹难得的淡淡笑意。

    凤云峥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眼眸更加深邃,道,“月儿,还要等待几天,我才能出面。”

    连似月点头,道,“我明白,我进来好一会了,该走了。”她说完,起身,走了出去,凤云峥看着她的背影。

    她走了几步后,转过身,喊了一声,“殿下。”

    “怎么了,月儿?”凤云峥问道。

    “你回来了,真好。”连似月说道。

    凤云峥一怔,继而内心感到一阵喜悦,他点头,道,“是的,月儿我回来了,以后,继续并肩战斗吧。”

    “好,并肩战斗。”她点头,走了出去。

    凤云峥脸上的笑容更加地深了。

    “峥儿……”片刻后,良贵妃走过来了。

    凤云峥忙走了过去,搀扶住良贵妃的手,道,“孩儿见过母妃……”

    良贵妃紧紧握着凤云峥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道,“峥儿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是孩儿的不是,孩儿让母妃担忧了。”凤云峥扶着良贵妃坐下,道。

    “儿行千里母担忧,你走的这么远,母妃担忧你是人之常情,你无需为此愧疚。不过,峥儿,这一回,有的人挖了一个巨大的火坑要给你跳,你父皇不信你,你面对的,是龙潭虎穴,是万丈深渊,你要有心理准备啊。”良贵妃眉心紧皱着,凝集着一丝忧虑。

    “母妃,正因为孩儿知道这儿有个龙潭虎穴,万丈深渊在等着我,我才迫不及待地回来。”凤云峥的目光倏地变得凌厉,如寒冬的冰刃,狠狠劈开一面厚重的墙。

    *

    凤千越的院子里。

    他继续喂那池中的一只乌龟,萧振海和凤嵘站在他的身后,赢空在一旁道:

    “殿下,安国公主和大小姐一起去看望了受伤的女子,安国公主送了一棵千年人参,和皇上约说了半个时辰的话,大小姐是稍后走的,接着便去了良贵妃那儿请安,也是约半个时辰的时间。”

    “四王兄,那连似月会不会看出了什么。”

    “……”凤千越将手中最后一粒粮食丢进了池子里,才终于转过身来,道,“她当然能看出来,但是能看出来,找不出来也是枉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