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二章 死路一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二二章 死路一条

    安国公主这些年在朝廷上与这些男人们争斗,后来又为周成帝巩固权力做了不少图谋,直到周成帝的权势稳定下来,她才算一点的一点退下来,但仍旧在文武百官中享有极高的声誉,一则是皇帝对她很是敬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富甲一方,手中还掌握着一定的兵权,有不少武将是她的心腹。

    前一世,周成帝到死都没有动过她手里的权力和财富,而凤千越谋权夺势的那些年里,对安国公主的态度也一直相当谨慎,起码在连似月的有生之年里,她没见过他动她。

    安国公主似乎并不在意周成帝态度里的轻忽,道,“皇上,我已经问过太医了,那个含笑姑娘失血过多,这颗千年人参补血养气,待她苏醒后让奴才们补了吃了吧。”

    安国公主态度谦和中却带着一种无形的气势,周成帝回过神来,道:

    “不过是个乐师,皇姐太看得起她了,她这会已经醒了,没有大碍了。”

    “因为她是皇上你看得起的人呐,做姐姐的,什么时候不是处处想着自己的弟弟,把弟弟想要的,都给他想办法拿过来呢?”她切切的目光看着周成帝。

    周成帝一个恍惚,心中一颤。

    “月儿,你和纪嬷嬷去里面看看那含笑姑娘醒了没有,我和皇上有些体己话要说。”安国公主示意道。

    “去吧。”周成帝也抬了抬手。

    “是。”连似月低头,与纪嬷嬷一块走进了里面去,眼睛的余光看了周成帝的方向一样。

    紧接着,其余奴才也一一离开了,只留下安国公主和周成帝两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前几日我也突然梦到子宁了,她穿着白色的衣裳,她还和以前一样美,她在梦里问我,凤尧还好吗?我让她放心,我说凤尧很好,她却欣慰又悲伤,和我说,可惜她没有这个福气陪在你的身边。

    我醒来后,想着子宁的样子,心想她还是老样子,而我和皇上却都已经老了,这时间呐,真是不等人的。”安国公主脸上流露出一抹恍惚的光芒,脸上浮现无奈的神情。

    “皇姐……”周成帝眼中感到一丝发烫,他颤抖着声音,“朕确实是想起子宁了……”

    安国公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这苏含笑与子宁长的十分的像,让皇上你忍不住怜惜,因为她受了这样的重伤,皇上便觉得是子宁受了委屈,格外地恼怒云峥。

    可是皇上,你莫怪姐姐多嘴,她像子宁,可她不是子宁啊,子宁的气质是谁身上也没有的。”

    周成帝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喃喃道,“皇姐说得对,这世间没有人能比得上子宁,但是朕想再找一个子宁出来朕老了,朕身体不好了,朕这辈子没有什么缺憾,唯一的遗憾子宁没有陪着朕登上这九五之尊的位置,没有与朕一块看过这大少的江山,她是为了朕而死的!”

    “皇上……”安国公主上前,握住了皇帝的手。

    *

    躺在床上的苏含笑,终于长长地吁了口气,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背上这一刀让她疼的差点失去了半条命,但是终究是保住了命。

    “恭喜你,你为皇上挡刀,又长得和子宁夫人如出一辙,连额间的朱砂痣都一模一样,待你伤好了,皇上至少也会封你为美人的,往后成为皇后也是可能的。”这时候,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苏含笑一愣,猛地睁开眼睛来,只见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面容看着也是冷冷清清的女子站在她的窗前,她忍着疼痛微微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房中伺候她的人已经不在了。

    “你……是何人?”苏含笑看着这非比寻常的姑娘,问道,才发现,这房中除了她,只有一个嬷嬷守在门口了,她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慌乱。

    “那你要听好了,我的名字叫做连似月。”连似月在她的床榻前坐了下来,道。

    “连似月……”她心头一颤,顿时感到背部一阵扎心的疼,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倒抽了一口冷气后,道,“原来,是丞相大人的女儿,含笑,含笑不能起身给您请安了。”

    连似月笑了笑,道,“您客气了,我只是个一品的县主,等皇上封赏了你,我恐怕还要叫您一声娘娘呢。”

    “县主真是说笑了。”苏含笑放在被子里的手心上冒出了一层汗来,她觉得眼前这个县主令人感到惧怕,比皇帝给她的感觉还要可怕。

    “我没有说笑,看来含笑姑娘是不明白,这皇宫里面,任何一个女子,只要能得到皇上的喜爱,便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的。只可惜……”连似月说着,顿了顿。

    “可惜什么?”苏含笑手握紧了床单,问道。

    “可惜你是萧国公和四殿下派到皇上身边的人,若皇上知道了这件事,你说皇上还会给你荣华富贵吗?欺君罔上,那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呢。”连似月的声音浅浅淡淡的,却足以令苏含笑一下子从云端坠入地狱,她猛地瞪圆了一双眼睛——随后,别过脸,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一个低贱的乐师,与四殿下和萧国公并不相识,今日救皇上纯属意外。”

    “啧……”连似月摇了摇头,道,“看来,你还是太年轻了,皇上被刺杀,这关系到朝廷和社稷的安稳,你与这刺客是一个班子的,而你又那么恰巧地救了皇上,纵使皇上被你这一副皮囊蒙蔽了,不追究你的来历,那朝中其他人呢?他们不会任何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留在皇上的身边的。

    再说皇上自己,他现在心疼你为他受伤,可是伴君如伴虎,等他醒悟过来,也会要调查你的。

    我若是现在跑去和皇上与安国公主说你是四殿下和萧国公的人,不管皇上信不信你,都会有人即刻调查你。

    到时候,一旦真相被拆开,你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说了,若是皇上喜欢你,你便从此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但是,这天赐的荣华富贵可不是这么轻而易举就能得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