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一章 信任瓦解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二一章 信任瓦解

    他这是在拐着弯地提醒周成帝,因为九殿下的轻忽,才让周成帝放松了对庆南方面的警惕,让安庆王有了行刺的机会。

    “父皇,原来这潘西林一直暗藏着反周之心,这推恩令看起来并不能解决核心的问题。”十殿下凤嵘说道。

    身为凤云峥一直以来的暗中同盟,他常会在关键时刻说一两句看似客观的话,不显山也不露水。

    周成帝紧抿着唇,紧皱眉头,手指在桌子上一下一下地敲击着,似乎在衡量着什么,连似月迅速地判断着眼下的形式。

    “皇上,今日若非这弹琵琶的女子舍命为您挡下这一刀,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老臣现在想起来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萧振海抹了一把额头的汗,长长喘了口气,道。

    “皇上,这刺客一事非同小可,定要公开严惩,将此人首级挂于城门外以震慑皇上龙威啊。”将军府樊大将军说道。

    “仅凭这刺客的一面之词,就认定他是安庆王潘西林派来行刺的人,会不会太草率了一些?这毕竟关系着一个拥有领地的藩王和朝廷的关系,这中间如果出了差错,冤枉了安平王,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你说呢,萧国公。”这时候,安国公主说道。

    “公主殿下所言甚是,不过,所谓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这刺客要行刺皇上是真,为了皇上的安危着想,我们必须对安庆王采取措施,对推恩令是否真的顺利推行了持一个怀疑的态度。”萧振海说道。

    在这件事情上,他对周成帝的心思可谓了若指掌,既然有人行刺,皇上绝不会轻易放过,宁可错信,也不会轻饶,所以,无论谁为凤云峥说话,皇帝都不会听。

    “萧国公忧虑的固然有理,皇上的安危是重中之重,不管这刺客是什么来头,千刀万剐,五马分尸都不为过。不过,皇上,我认为……”

    “好了!”周成帝显然已经被刺杀的事搅的心烦意乱,对凤云峥的信任也已经瓦解了大半,他打断了安国公主的话,道,“姜克己,将这刺客关押起来,别让他死了,派人前往庆南捉拿潘西林,再立即将九皇子召回京,朕要亲自严审此事,绝不姑息!”

    往常,周成帝非常看重安国公主的意见,而这一回却连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就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足以说明,凤云峥令他十分恼怒。

    “退下!”周成帝起身,一脸怒容,拂袖而去。

    “恭送皇上!”众人跪地,高声道。

    待周成帝走了,萧振海缓缓地抬起身来,看向凤千越,唇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宁德山庄有专门的乐师班,一个月前,这乐师班的琵琶手突然暴毙了,编钟手则生了病,只得让自己的堂弟代替。眼看着皇上马上就要来山庄避暑了,负责乐师班的礼部杨怀大人只得重新寻找合适的琵琶手,每日有数十人前来报名,最终入选的人便是这苏含笑。

    自然,这都是他们暗中安排好的,刺客以代表安平王潘西林的身份来刺杀皇帝,苏含笑则趁机挡刀,从而获得皇帝的封赏,这样既能让皇上对凤云峥的能力产生怀疑,又能再送一个美人儿去皇帝的身边,关键这还是一个和那个在皇帝心目中占据着重要位置的人长的这么像的人,可谓是一举两得。

    而且,苏含笑进入乐师班是按照一步一步的正常的步骤入选的,到时候就算追究起来,也是杨怀的责任,轻易查不到他们的头上来。

    安国公主站在原处,连似月走了过来,躬身道,“公主,月儿来送您回去吧。”

    “好,本公主累了,你送送也好。”安国公主看着他的眼睛,将手搭在了她的手腕上,道。

    ……

    皇帝的别院内,苏含笑躺在床榻上,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如纸,额头上冒出汗来,十分虚弱的样子。

    良贵妃坐在房中的椅子上,示意奴才给她擦去汗液,细心照顾。

    此女本来就令皇上动心,如今又救了皇上的命,定要好生照顾着。

    “娘娘,娘娘,不好了。”这时候,李嬷嬷快步走了进来,着急地道,“皇上大发雷霆,说九殿下误事,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良贵妃一听,猛地站了起来,道,“本宫这就过去看看。”

    “不用了!”良贵妃才刚刚抬脚,便见周成帝紧绷着脸快步地走了进来,对她没有半分好颜色。

    “皇上,不知峥儿犯下了什么错误,惹得皇上龙颜大怒,还请皇上明示。”良贵妃连忙双膝跪在地上,心中有些惶恐,问道。

    “哼。”周成帝冷哼了一声,“今日刺杀朕的刁民是安庆王派来潜伏在乐师班里的,因为他不满朕提出的推恩令,所以想刺杀朕,再发动反周之战,进而取代朕的位置。而你的好儿子,他送回的奏折上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推恩令在庆南实施地非常顺利,安庆王表示会忠于朝廷,忠于朕,已经将庆南的领地一分为三。现在看来,他分明是阳奉阴违,分明是敦促不利,还将今日若非苏含笑及时为朕挡下这一刀,现在躺在这里昏迷不醒的人,就是朕了!”

    听到周成帝的斥责,良贵妃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们母子俩面对这种起起落落,是是非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还为此被打入过冷宫,峥儿也曾经被禁止议政。

    眼见周成帝怒容满面,良贵妃的心反而渐渐冷静了下来,道,“皇上,臣妾一个浅薄妇人,不懂得朝堂上的事,臣妾此刻也不便为峥儿说些什么。

    但是,臣妾恳求皇上不要动气,好好保重龙体要紧,峥儿左右是皇上的孩子,他就是刻在皇上手心里的一道掌纹,这辈子他都不会跑到皇上看不到的地方,除非,除非是皇上不要他了。

    臣妾相信,等峥儿回来,会给皇上一个交代的。

    如果他真真做了阳奉阴违,欺君罔上的事,臣妾不会包庇他,臣妾主动请皇上治罪于他。”

    良贵妃一番言论,大仁大义,周成帝看着面前跪着的妃子,想起自己曾经将这对母子打入过冷宫,便想起自己曾经将这对母子打入过冷宫,他心底的怒气缓缓地落了下来,道:

    “你起来吧,先下去歇着,朕在此看看。”

    “是,臣妾告退。太医说过了,这位含笑姑娘没有伤到要害,加以休养便会醒过来的。”良贵妃说完后,才离开了。

    周成帝坐在床榻前,望着那脸色苍白,如同瓷娃娃一般脆弱的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

    一会,冯德贵走了过来,小声道:“皇上,安国公主带了一颗千年人参过来了。”

    周成帝脸色微微变了变,道,“让她在外稍后片刻。”

    “是。”

    安国公主和连似月一同在外等候着,当冯德贵前来说,皇上让公主等着的时候,安国公主浅笑了一下,道:

    “是。”

    连似月心中暗想,周成帝对安国公主也冷落起来了,看来,他对九殿下的信任已经瓦解了大半。——

    等了大约半个时辰,周成帝才姗姗来迟,道,“皇姐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