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O章 刺客突袭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二o章 刺客突袭

    二十日后,宁德山庄。

    明日就要回京都了,可是,山庄内一切平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每隔几日便一个筵席,每个筵席,便有那苏含笑弹奏琵琶曲,皇帝似乎克制了内心的情愫,并没有更进一步。

    凤千越和萧振海两个人,到底在等什么?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苏含笑手抚琵琶,含情脉脉,吟唱着。

    那座下,仍旧是芸芸众生相。

    “冯德贵,几时回宫?”周成帝目光落在苏含笑额前那一颗朱砂痣上,问道。

    “回皇上,明日便回宫了。”冯德贵毕恭毕敬地道。

    “噢,这么快。”周成帝微微叹了口气,道。

    这时候,那苏含笑继续吟唱着,众人莫不听的如痴如醉,忽然,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悲情事,那晶莹剔透的脸上滑下两行眼泪来,那悲伤的小模样儿,令人感到心酸。

    周成帝一愣,缓缓起身,朝苏含笑走了过去。

    顿时,众人一怔,各自面面相觑。

    周成帝走到这苏含笑的面前,她还在继续拨弄琵琶,动情吟唱,他弯腰,抬手抚在她的脸上,目光迷离。

    “皇上……”苏含笑抬起头来,含水的眸子深深地凝望着面前的九五之尊。

    “子宁……”他开口。

    “狗皇帝,纳命来!”这时候,苏子宁身后的一个一直负责敲击编钟的男子,突然猛地站了起来,那手中的木追突然变成了一把刀。

    “保护皇上!”那站在边上的姜克己立即冲了过去。

    “父皇!”皇子们也猛地站了起来,众人皆大惊。

    “唔!”离刺客最近的苏含笑似乎想也没有想,就扑在了周成帝的身上,那一刀狠狠地刺在了她的背上,她身子一软,倒在了周成帝的怀中。

    “子宁!子宁!”周成帝心头一阵慌乱,打横在苏含笑抱了起来。

    而姜克己已经将那刺客制服了!

    “皇上!”徐贤妃和良贵妃两人同时站了起来,跟着皇帝往他的院子里面走去,而那徐贤妃才走了两步,不知道怎么回事,腿弯里突然一阵麻木,脚一软,整个人竟然摔了一跤。

    “姑母……”魏汝好连忙过去,和嬷嬷们一起将她扶了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太着急摔倒的。

    站在黑暗中的冷眉悄悄收回了手。

    等徐贤妃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良贵妃已经跟随着皇帝一块进入院子里。

    随行的太医一个接一个地进入了院子,宫女和嬷嬷们轮流打水进去,出来的时候,那一盆盆的水都变成了红色。

    皇帝下了命令,一定要救活这苏含笑。

    众人则都坐在原地,带着疑惑又紧张的心情等待着,他们纷纷猜测被姜统领压制在地上的刺客,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胆敢刺杀皇上,他是受谁指使?

    那坐在位子上的凤千越,在烛火的照耀下,他脸上浮现出一抹高深莫测的表情来。

    他受了那么久的窝囊气,今天,要一一讨回了。

    他看了眼萧振海,萧振海向他点了点头,他再看向连似月,连似月也正看着他——

    一个多时辰以后,周成帝终于再度出现在了筵席上,他已经吩咐了良贵妃好生照顾那昏迷不醒的苏含笑。

    “参见皇上。”众人急忙下跪,个个都提心吊胆着。

    周成帝坐下,目光落在那刺客的身上,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刺杀朕?”

    “哼!”那人啐了一口,便闭紧嘴巴,昂着头,什么都不肯说了。

    “啪!”周成帝一掌拍在桌子上,“大胆刁民!”

    “皇上息怒”萧振海连忙站了出来,道,“皇上的龙体要紧,不如,让姜统领和微臣来负责审理,皇上静候结果。”

    萧振海特意加上皇帝信任的姜克己,也是为了摆脱嫌疑。

    “朕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周成帝坐了下来,捂着胸口,道。

    这些日子,在宁德山庄调养了一个月,他感到身体好了一些,如今一激动,气血上涌,他又感觉到了不适。

    “是!”姜克己将这刺客带了下去,其余人在大厅内等候着,偶尔听到一声一声地惨叫声,加之周成帝一直脸色阴冷,众人便觉得头皮发麻,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半个时辰后,姜克己,萧振海,还有那奄奄一息的刺客重新回来了。

    “如何?他可招了?”周成帝问道。

    “回皇上,他招了,他说自己的庆南安庆王潘西林派来的,故意混进乐师的队伍中,等待时机,刺伤皇上。”姜克己回禀道。

    “什么,安庆王?”

    周成帝紧皱眉头,心里感到不解,他眼眸微眯,问那奄奄一息的人,“安庆王为何要刺杀朕?说!”

    “我,我们王爷说了,皇上表面一套,心里一套,当初立好的藩王,如今用个推恩令,其实是想削弱藩王的势力,他,他要杀了皇上,再发动反周,取,取而代之。”那人嘴角流着血,强撑着体内的一口气,眼睛仍旧充满恨意般望着周成帝。

    当刺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似月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针对九殿下而来的啊!

    先前,九殿下说推恩令在庆南顺利推行,如今却出现了由安庆王安排的刺客,来表达对推恩令的不满——

    这不足以说明九殿下不但执行皇命不利,还为了立功,对皇帝撒谎了吗?

    连似月暗暗握紧了拳头,朝周成帝看了过去。

    果然,周成帝脸上隐忍着一脸的怒容,道,“这云峥两月前上了奏折,奏折中明明白白说安庆王和他的两个儿子,不但对推恩令没有异议,还积极配合,可如今却有刺客要刺杀朕,云峥这是欺君罔上了?”

    “皇上……”萧振海走了出来,拱手,道,“皇上息怒,这其实也不能全怪九殿下,毕竟他还年轻,经历世事太少,而安平王潘西林老奸巨猾,九殿下是被他表面的花言巧语欺骗了,然后才令皇上放松对安庆王的警惕,刺客这才得手的。”

    萧振海这话,前面半句听着是在为九殿下开拓,可后半句话分明是在往皇帝的火上浇一把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