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八章 昏迷不醒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一八章 昏迷不醒

    凤云峥已经连着三日没有来醉仙楼了,这三日他去的都是梨花坊,这花魁雪舞竟瘦了一圈,终日怔怔地发呆,称病不见任何客人。

    老鸨子前来苦劝,道,无论什么男人,大抵都是狼心狗肺的东西,只是那凤公子的皮囊看着好一些,出手大方一些罢了,你就当做了一场梦吧。

    柳雪舞垂泪,道,“妈妈,凤公子像是一缕阳光,曾照进过我心中,如今突然走了,我便觉得黯淡无光,心中凄冷如冬日。”

    “哎……”老鸨子叹了口气,心中却琢磨着,那世子爷究竟是什么意思,给了药,凤公子却又不见了。

    “小姐,小姐,凤公子来了……”这时候,丫鬟烟儿兴冲冲地跑了进来,说道。

    “当真?”柳雪舞脸上黯然的神采消失了,见烟儿用力地点头,忙道,“我去抹点胭脂,我这两日精神不好,脸色过白了。”

    “我的好女儿,不枉费你一片真心,凤公子来了,记得妈妈教你的。”老鸨子起身,去拿先前交给柳雪舞的熏香,她拿起看了,愣了愣,道,“雪舞,这熏香你用过了,怎么少了一点。”

    正在铜镜前对镜贴花的柳雪舞手顿了下,道,“昨日不小心掉在地上,碎了一角,我让烟儿扫走了,一点点而已,不碍事吧。”

    “原来是这样,没事的,来,你先将这解药吃了,到时候要是你也控制不住自己,怕事情不受控制。”老鸨子将解药给了柳雪舞,看着她拿在手里吃了下去,再吩咐烟儿将熏香点燃了,“雪舞,你自己看着办啊,记住,你答应我那十万两黄金,可一分都不能少,否则这熏香的事,我便不帮你瞒着凤公子了。”

    “妈妈,你就放心吧,我柳雪舞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的。”雪舞让老鸨子吃了颗定心丸。

    老鸨子走了出去,迎面便撞上了凤云峥,她心头一颤,忙借着低头的瞬间掩饰了脸上的慌乱,语气谄媚地道:

    “凤公子,您可算来了,我们雪舞这几日,日渐消瘦呢,您可得好好安慰安慰她。”

    夜风眉头一皱,道,“我们家公子,也是你能调笑的,滚!”

    这夜风冷着脸的样子,十分骇人,仿佛随时要杀人似的,这老鸨子忙喊了大爷息怒,后匆匆跑下了二楼。

    这时候,柳雪舞房间的门打开了,那丫鬟烟儿眼见面前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男子,脸便红了,道,“凤公子,我们家小姐已经等您好久了,您可算来了,快请进吧。”

    凤云峥没有说话,点了点头,抬脚往里面走去。

    夜风也像往常一样走进去,却被烟儿拦住了,道,“您今天就别进去了吧。”

    夜风顿时脸色一沉,“我家公子在哪儿,我就必须在哪儿,你这小丫鬟,敢拦我,未免胆子太大了些。”

    “这,我……”烟儿一脸为难。

    “夜风,你在此等候吧,我与雪舞姑娘叙叙旧而已。”凤云峥拍了拍夜风的肩膀,道。

    “是。”夜风狠狠瞪了这烟儿一眼,烟儿吓得连忙溜开了。

    凤云峥走了进去,夜风嗅了嗅鼻子,这地方,这浓浓的脂粉味,实在令人恶心,若不是殿下……

    “哎哟,公子,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多寂寞呀,跟我走吧。”正在这时候,一抹嫩绿色的骚气身影不由分说地往他身上扑了过来,然而,那想要楼主夜风脖子的手还没碰到他,这女子脸上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她低头一看——

    一把剑抵在了她的肚子上,隔开着两个人的距离。

    “公,公子饶命……”

    “本大爷已有妻室,本大爷对夫人从灵魂到肉体都无比忠贞,识相的,速度滚。”夜风冷着脸,不留任何情面。

    “是是是,我,我滚,我滚。”这女子被夜风这浑身的煞气给吓得躺在了地上,当真像个圆球似的,滚了出去。

    夜风低头,嗅了嗅,虽然刚刚这人没有靠到他的身上,但那衣袖拂到了他的衣服上,那脂粉味浓的让他想吐。

    他想着,脑海中便浮现出那总是一脸冷漠的某个人来,喃喃自语地道,“我还是喜欢这样的。”

    厢房内。

    柳雪舞款款走到凤云峥的面前,屈膝,道,“凤公子,数日不见,雪舞还以为,你已经离开平洲了。”

    凤云峥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神态,道,“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完,暂时还不会走的。”

    柳雪舞听罢,心头微怔,“这么说来,公子办完事情,就会走了吗?”

    “我非平洲人,又家有妻室,总要回家的。”凤云峥说道。

    “那雪舞岂不是再也见不到公子了。”柳雪舞美艳的脸上流露出一抹黯淡的神情来。

    但凡领略过凤云峥风姿和气度的女子,少有不沉沦的,这柳雪舞不知道,她不过是这众多女子中的一个罢了。

    而凤云峥之所以常常“沉溺”在此,还别有目的。

    “有缘,自是再会相见。”凤云峥说着,眉头突然轻轻皱了皱,问道,“今日的熏香,味道似乎有些特别。”

    柳雪舞正要拨弄琵琶,听到他这话,手微微一顿,低着头道,“噢,今日我换了一种香味,有安全的作用。公子今日,想听什么曲子?”仿佛怕凤云峥多追问,她忙岔开了话题。

    “《雨霖铃》吧。”凤云峥在桌前坐了下来,看了看,柳雪舞后面的方向,端起酒杯,唇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好,公子且听着。”柳雪舞的心好似有些慌乱,心里总想着放在凤云峥面前桌上的熏香,一向琴技卓越的她,弹奏前段的时候就错了两个音符。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du)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柳雪舞一边拨弄着琴弦,嘴里缓缓的吟唱,一边目光落在凤云峥的脸上,妈妈说过了,这熏香熏着熏着,便会使人忄青欲涌动,情不自禁。

    果真,这凤公子似乎觉得有些热似的,修长的手指扯开了脖颈处的一颗扣子。

    柳雪舞心头一热,又弹错了一个音符,她心头一阵慌乱后,迫自己继续吟唱着——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一曲终了,她已经大汗淋漓,因为过于期待,所以很紧张,手脚竟因此有些虚软。

    “咚”

    她刚抬头,却见凤云峥整个人突然倒在了地上,那酒杯倒在地上,酒液一地,她一愣,猛地站了起来,快步走了过去——

    “凤公子,凤公子!”

    然而,却见这凤公子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脸色苍白,唇色发紫,完全没有像老鸨子说的那样。

    她顿时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这并不是什么忄青药?她吓得连忙颤抖着摇晃着凤云峥的身体,连声唤着,“公子,公子,你醒醒,这,这是怎么了……”

    难道,妈妈骗了她?

    “公子,怎么了?”这时候,外头传来夜风的声音。

    “……”柳雪舞刚要站起来,突然,她感到一股冰凉的东西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她吓了一跳,回头,顿时脸色苍白——

    “世,世子爷……”

    只见那世子爷吕茂站在她的身后,后面还有数名侍卫,她一看,她旁边这个厢房的木墙竟然能够自动上升,顿时两个厢房合二为一了。

    吕茂一脸冰寒,向柳雪舞使了个眼色,柳雪舞本要叫出的声音生生压了下来。

    “公子,公子……”夜风在使劲地敲门。

    柳雪舞咬了咬牙,提高声音,道,“没事,酒杯掉了。”

    “继续弹奏。”吕茂吩咐道。

    “……是……”柳雪舞不明其意,但是,面对着这平安王府的世子爷,什么反抗都不敢,战战兢兢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拨弄着琵琶,低声吟唱着。

    几个侍卫站在她的身后,手中持剑,她一点也不敢怠慢。

    夜风才没有继续再叫了。

    吕茂走到凤云峥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他,故意大义凛然般道,“我们吕家对朝廷素来忠心耿耿,这么多年以来,我父亲安平王尽心尽力地替皇上治理平洲,可朝廷对我们吕家,不仁不义,不但扣押我儿在京都当质子,令我父亲安平王颜面尽失,如今,又想出这推恩令来,表面上是要分权,实际上是要分裂我们平洲,让我们平洲往后一分为五!”

    柳雪舞颤着声音,道,“世子爷,他,他到底是谁?”

    吕茂回过头来,看着柳雪舞,道,“他乃当今周成帝的第九个皇子——凤云峥。”

    “什么……”柳雪舞心头一颤,脸色发白。

    “如今,他既然倒在了你这里,他便由你负责了,否则,这谋害皇子的罪名,你怕是担不起。”其实,通过老鸨子给柳雪舞的熏香,并不是什么忄青药,而是一种毒药,无声无息随着呼吸沁入体内,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能令人中毒,若不伏下解药便会像现在这样,昏迷不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