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七章 暴风前夕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一七章 暴风前夕

    口如含朱丹,那葱白般的十指缓缓划过琴弦,乐声流淌而出,她那脸上的一颦一笑,动人心魄。

    凤云峥坐在前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壶梨花酿,隐隐散发着香气,与这室内的熏香合二为一,有种十分奇妙的体验,他的目光落在柳雪舞的身上。

    一曲终了,柳雪舞起身,款款走到凤云峥身旁,依身,端过他面前的酒壶,往玉杯中倒了一杯酒液,双手端着递到他的面前,开启樱桃小唇,软软地道:

    “公子,雪舞给您倒酒了。”她刚到醉仙楼不久,便凭着出色的容貌和突出的才情,被平洲南府的贵公子贵老爷们追捧,一跃而成为了醉仙楼的花魁,而且,她素来卖艺不卖身,还曾让老鸨子放出话来,她柳雪舞要等待一个真心人才会以身相付。

    物依稀为贵,人也是一样,柳雪舞这一番话穿出去之后,身价非但没有降低,反而在短短时间内水涨船高,人人趋之若鹜。

    “多谢雪舞小姐。”凤云峥端过玉杯。

    柳雪舞如水的目光柔柔落在凤云峥的身上,脸色微红,道,“公子,天色已晚,今日可要在醉仙楼留宿,我让妈妈给公子安排一间上好的厢房。”

    凤云峥掀开帘子,往二楼看过去,道,“原来已经这么晚了,雪舞小姐的琴技不愧为平洲一绝,本公子听着,竟忘记了时间。”

    “那雪舞前去吩咐烟儿,让她找妈妈安排厢房。”柳雪舞道。

    “不必了,本公子家中还有妻儿,无论如何,不能不回家的。”说着,凤云峥起身,朝夜风点了点头。

    那守在门口的夜风从怀中套出一叠银票,放在了桌子上。

    “公……”柳雪舞看着凤云峥离去的身影,脸上不禁露出怅然若失的神情来,她柳雪舞素来清高,如今竟陷入这位凤公子的情网之中了。

    “雪舞……”老鸨子待凤云峥走后,立即猴急地跑了进来,一看到桌子上那一叠厚厚的银票,顿时两眼放光,“这凤公子对你还真是大方啊,他这几天前前后后几天,花在你身上的金银有足足二万两了,这还不包括他送你的那些物件儿……”

    “钱乃身外之物,我想要的,他却不肯给。”柳雪舞语气有些苦涩。

    老鸨子拿着银票的手一顿,道,“你想要什么,他不肯给了。”

    “真心。”柳雪舞道。

    老鸨子听了,叹了口气,道,“雪舞啊雪舞,你这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你一个醉仙楼的姑娘,你求什么没有,非要求真心,依妈妈看啊,你现在年轻,赶紧地多捞一些钱,以后养老吧。”

    “妈妈,难道,想要找到个真心人,真的就这么难吗?这凤公子看似对我有意,对我出手阔绰,可却又显得疏离,放在我说天色已晚,让妈妈安排一间上方,他却又说家中妻儿在等待。”

    “雪舞啊,你真想和她在一起啊。”老鸨子问道。

    “嗯。”柳雪舞点头,“我在醉仙楼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各色各样的人也见了,雪舞从未正眼瞧过,独独这凤公子,让我看也看不够。”

    “既然这样,那妈妈就给你出个主意吧。”老鸨子道。

    “什么主意,嬷嬷快说。”柳雪舞显得有几分急切。

    “咱们醉仙楼里,有一种熏香,男女二人独处一室之时点上,那双方都会控制不住自己……除了你,醉仙楼的姑娘们手中都多多少少有这种熏香,嘿嘿,因为你的完璧之神价格实在太贵了,妈妈我便没给你这种熏香。”老鸨子说道。

    柳雪舞脸一红,道,“还有这样的东西,妈妈,你给女儿一些吧。”

    “给你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到时候你要跟这凤公子走了,要赔给我十万两。”老鸨子仿佛看透她急切的心理,坐地起价。

    “十万两,妈妈,这太高了一些!”柳雪舞一愣之后,说道。

    “雪舞啊,你想想看,这凤公子要是带你走了,你的未来可不止十万两。”老鸨子的眼睛微微眯成了一条缝,缝儿里都透出着精明。

    柳雪舞最终道,“好吧,若能事成,雪舞愿给妈妈十万两。”

    “好。”老鸨子从袖子里套出一包熏香来,放在柳雪舞的手中,道,“下次,等他到你房间之后,你便将这熏香点上,你就会成为他的人了。”

    柳雪舞接过这熏香,脸色酡红,心跳有些加速了。

    老鸨子拿着银票走出了柳雪舞的厢房,然后,警觉地四处看了看,然后转身走进了另外一间厢房里——

    一走进去,便看到一个男子坐在桌子上,正在静静地喝茶,她一脸谄媚地走了过去,躬身道:“世子爷,办妥了,奴才骗雪舞说那是催忄青药,她信了。”

    吕茂从怀中套出两块金子,放在桌子上,道,“拿去,这是赏你的。”

    老鸨子一看,眼睛再次冒出精光来,抱紧了这金子,但是她突然有些迟疑,战战兢兢地问道,“世子爷,那,那到底是什么熏香,不会死人吧。”

    吕茂站起身,一脸高深莫测,道,“你放心,不会死的。”

    “那世子爷可否告知奴才,这凤公子究竟是什么身份的人,我看他气度不凡,虽对雪舞倾心,可却又不与她行男女之事,真是个……”

    “唰……”突然,一把剑刺向这老鸨子的脖子,老鸨子吓的立即跪倒在地上,颤抖着道,“世子爷,饶命啊,世子爷……”

    吕茂冷冷看向地上的人,道,“不该你问的,什么都别问,交代你的事好好办好了,安平王府亏待不了你,反之,怎么死的你都不会知道。”

    “是是是,奴才再也不敢多嘴了,奴才按照世子爷的吩咐去做。”老鸨子心头泛起一丝冷意,这安平王府的人,谁也不敢得罪啊。

    凤云峥到平洲的第十日,他终于宣读了圣旨,推行推恩令的圣旨颁布后,吕尚为表衷心,还将圣旨安放在王府正厅中央的位置,并且向全平洲南府的百姓们下了告示,让所有臣民遵守皇上号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