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六章 似曾相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一六章 似曾相识

    这人,这场景,有种熟悉的感觉,而这感觉似乎来自遥远的地方。

    他对面的凤千越端起酒杯来,放在唇边,慢慢地品尝着,那夜间的烛光落在他这棱角分明的脸上,他眸子里凝结着一缕晦暗。

    “连诀出事了,连相匆匆回府,这多少人想看连家的笑话,可这连似月却依然这么镇定,她这是在告诉别人,连家不会出问题。她年纪不大,如此沉稳和大气实属难得,只可惜,她始终与四王兄你不睦。”一旁的十殿下凤嵘目光落在连似月的身上,摇了摇头,惋惜地道。

    “你娶她如何。”凤千越说道。

    “噗嗤……”凤嵘顿时一口喷了出来,惊讶地看着凤千越,“四王兄,我还没打算成婚。”

    “你要打算了,十皇弟,你若再不打算,就没得你打算的余地了,想想荣嫔吧。”凤千越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道。

    凤嵘脸上的神情慢慢凝固了,握着酒杯的手缓缓地用着力。

    “眼下,我有萧国公,你若有连相,你说朝中的时局会变成什么样?”凤千越抿唇,再喝了一口酒,唇角含着淡淡的笑意。

    这时候,一曲《一剪梅》结束,女子放下了琵琶,殿内久久地萦绕着这哀婉缠绵的音乐。

    这女子抬起头来的瞬间,周成帝一怔,站了起来,目光落在这女子的脸上,被她额间那一颗朱砂痣吸引了,嘴里喃喃道:“子宁……”

    然而,当他起身,打算走近的时候,那手拿琵琶的女子却已经退下去,不见了。

    周成帝一愣,又缓缓的坐了下去,自言自语地道:

    “朕大约是眼花了……”

    一旁的徐贤妃和良贵妃两人都注意到了周成帝的异样,两人互相对看了一眼,良贵妃柔声问道,“皇上可是突然想到什么了?”

    “不,没有……”周成帝坐了下来,说道,目光不由地看向刚才女子演奏的地方。

    徐贤妃和良贵妃两人面面相觑地望着对方——这是怎么了?皇上看起来不太寻常。

    徐贤妃对身边的嬷嬷使了个眼色,让她去找那刚刚抚琴的人,既是皇帝有意的人,便要想办法送到皇上的身边来,这也是她巩固后宫实力的一个方法。

    *

    她的眉间有一粒罕见的朱砂痣,那朱砂痣印的她整个人如同洁白的瓷娃娃一般,我见犹怜。

    而周成帝分明在看清楚她的脸后,有一个突然站起来的动作,因为距离隔得远,她看不真切周成帝脸上的表情……

    筵席结束后,连似月脑海中回想着今晚那个弹琵琶的女子。

    “冷眉。”

    话音刚落,冷眉便先后走了进来——“大小姐。”

    “今日筵席上,那唱《一剪梅》的女子,你前去调查一番。”

    “是。”

    这天半夜时分,山庄内又隐隐约约地响起了一阵悠扬而凄婉的琵琶声,周成帝梦中醒了过来,起身。

    良贵妃察觉到动静,忙跟着起身,拿过一件明黄色的披风披在他的身上,道,“皇上,您怎么了?”

    “许是年纪大了,朕好像突然悲伤春秋起来,贵妃,你不用管朕,朕出去走走,有冯德贵跟着。”周成帝说着,便抬脚走了出去,冯德贵忙跟上了。

    周成帝走出院子,信步往花园的深处走去,他开口问道:

    “冯德贵,何人深夜在谈琵琶……”

    “皇上,该是今日那帮乐师,奴才这就将他们赶走了。”冯德贵道,他正要招呼人过去制止弹琵琶的人,但是,周成帝却已经循着这声音而去了。

    他走到那庭中,果然见一白衣女子在抚着琵琶,面容哀泣,似在想着什么,当她察觉到有人靠近,连忙站了起来,一抬头,看到周成帝,急忙跪了下来,道:

    “皇上,奴婢,奴婢……”

    “你叫什么名字?”周成帝问道。

    “奴婢叫苏,苏含笑……奴婢觉得今日筵席上弹的不好,所以趁夜练习一遍,没想到惊扰了皇上,奴婢该死。”苏含笑战战兢兢,如水的眸子里快要落下眼泪来一般。

    “无碍,朕睡不着,你给朕再弹一遍。”周成帝挥手,立即有侍卫搬来了凳子供他坐下。

    “是,奴婢遵命……”苏含笑领命,回到方才坐着的地方。

    “红藕香残玉簟秋……”

    夜凉如许,月光静静倾泻下来,周成帝望着眼前的女子,目光变得悠远起来,脑海中,那个死在他剑下的女子却越来越清晰了,渐渐地与面前的人重合了。

    “子宁,子宁……始终,是朕辜负了你,十八年了,你是不是还在恨着朕……”周成帝喃喃地道。

    苏含笑听到皇帝嘴里唤着的名字,不禁缓缓抬起头来,有些不解地望着,问道:

    “皇上,子宁是谁?”

    周成帝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再看着面前年轻的容貌,问道,“你的芳龄?”

    “回皇上,奴婢今年十八了。”苏含笑回答道。

    “十八,十八,她那个时候也像你那么大……”周成帝唇角恍惚中流露出一丝笑意来。

    “皇上,她……可是您的心上人?”苏含笑大着胆子问道。

    周成帝站了起来,没有说什么话,转身走了出去,苏含笑站在原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目光中闪过一抹笑意。

    接下来几天筵席上,这苏含笑仍旧坐在殿前吟唱一曲《一剪梅》,徐贤妃娘娘的人,良贵妃的人都去找过她,和她说过一些话,但是,周成帝却再也没有表现出对这个人的兴趣了。

    徐贤妃和良贵妃也只能作罢了,这一次,她们竟然都参不透周成帝的心思,以往他喜欢的人,便会用来充实后宫,这次,到底是怎么了?

    *

    平洲,醉仙楼,二楼。

    素来贵宾满堂,但因凤云峥花大手笔包下了整个二楼,这醉仙楼的花魁柳雪舞便抚琴给他一个人听。

    此刻,柳雪舞端坐在那中央。

    她穿着桃红色玫瑰香上裳,烟纱散花裙,银丝软烟罗带系在腰间,上缀着一个蝴蝶型的玉佩,脸上描绘着精致和艳丽的妆容,眸子仿佛含着春水,顾盼生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