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三章 思念故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一三章 思念故人

    夜风一笑,紧随凤云峥而去,留下吕家众人,面面相觑。

    “这九殿下是什么意思,我们在此等了他两个时辰,等他宣读圣旨,他却顾着去喝梨花酿,这是不把我们吕家人放在眼里吗?”吕盛道。

    吕尚紧凝着眉,道,“来人。”

    “王爷。”不一会,一个奴才弓着身子走了过来,道。

    “听到了什么?”吕尚问道。

    “卑职听到了……”那人将在凤云峥房中听到的话说了一遍。

    “父亲,这九殿下真信了我是那样的人吗?”万氏问道。

    “吕盛,你暗中派人跟着,若被发现了便说是奉为父的命令保护他。”吕尚吩咐道。

    “是,孩儿这就去。”吕盛匆匆出了门。

    这天晚上,到了亥时才心满意足地回来,身上还染了淡淡的梨花香,吕盛向吕尚汇报,说这凤云峥一整天都在梨花坊,和酒坊坊主戊思勉成了酒友,不过戊思勉没有认出他的身份来。

    第二日,吕尚再一次领着吕家的子子孙孙一屋子的人等着凤云峥宣读推恩令圣旨。

    但是这一次,凤云峥索性面都没有露了,只派了夜风过来与众人说:

    “昨日,殿下在梨花坊喝酒喝的痛快,便爱上了这平洲的风土人情,今日一早便迫不及待地出去了,王爷,诸位,不必等了。”

    说着,夜风便匆匆地出了门。

    这一日吕盛则回来汇报,九殿下去的是书肆,他出手极为大方,请文人雅士们喝平洲最好的酒,与他们切磋诗词歌赋,好不惬意。

    第三日。

    吕盛还未领着子子孙孙到达大厅,那府中负责盯梢的人便匆匆赶了来,道,“王爷,世子,各位少爷,那九殿下……昨儿也子时才归,辰时就出去了,倒是那夜风大人还在房中睡觉,大约是太困了。”

    “父亲,这九殿下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这都已经过了三日了,圣旨迟迟不宣读,看样子,今天也不会宣读了,难道,我们就一直这么被他耍弄来,耍弄去地等着吗?”二少爷吕青一脸愤怒,道。

    “青儿!沉住气!”吕尚见儿子有情绪,便道,“万事,只有沉住气才能致胜,他喜欢玩,我们便陪他玩,暗中盯着,静观其变即可,这是我平洲的吕尚的地盘,一切都将在我的掌握之中,盛儿,你继续盯着。”

    “是,父亲。”

    这一日,吕尚听到的汇报则是,今日九殿下无意间走入了醉仙楼,在醉仙楼的雅间里,听那花魁雪舞姑娘唱了一天的戏,临走时打赏了前两黄金,那醉仙楼的老鸨子都快乐疯了,想要找这九殿下谄媚,打开雅间,人却已去,独独留下了一把扇子,那扇子上写了两个字:雪舞,仔细一看,墨迹未干。

    接下来,连着两日,凤云峥去消遣的地方都是醉仙楼,他仿佛把宣读圣旨的事忘了似的。

    吕尚也一直按兵不动,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向凤云峥动手。

    而吕尚的其他子孙,也在他的要求下,一个一个地沉住了气,天天按时去大厅等候宣读圣旨。

    *

    此次,周成帝前往宁德山庄避暑,带了良贵妃和徐贤妃,十二名随行太医,仙风道骨的玄微真人也在列,这些日子。

    皇子中则有四殿下凤千越,六殿下凤羽,十殿下凤嵘,五公主,七公主等随行了,往常与皇帝几乎形影不离的十三公主凤瑭瑶则不见了踪影。

    所谓伴君如伴虎,历来圣恩凉薄,皇帝身边的人永远也不会固定。

    据说凤瑭瑶在牢中被关押了十日,哮喘病加重,日渐消瘦,连昭仪挺着便便大腹,跪在御前求了三天三夜,周成帝才恩准凤瑭瑶出来,回到仪秀宫后便再也没有在众人面前出现过了。

    其实,周成帝所憎恨的并不是凤瑭瑶放火烧死了凤令月,而是他憎恨她欺骗他。

    同时几位朝廷重臣及其家属随行,萧国府,徐国府,连相府等,连似月自然也在其中。

    宁德山庄距离京都有三十里地远,连似月坐在马车内,听着马车咕噜的声音一路响着,仿佛一道幽幽怨怨的乐声。

    “姐姐,你看……”突然,她的耳旁响起一个声音,她心头一颤,猛地掀开马车帘子——

    “诀儿……”

    冷眉一愣,“大小姐,少爷不在这,他现在在山海关呢。”

    “哦,我倒是糊涂了……”连似月脸上闪过一道黯然地神情。

    “……”这时候,一旁的青黛突然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青黛,你这是为何?”冷眉问道。

    “我想少爷了,半年多了,也不知道少爷现在怎么样了,那么久,拢共就写了一封报平安的信来,他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生活的开心不开心?我们都不知道。

    往常少爷在的时候,总是不离大小姐前后,热热闹闹,开开心心的,现在这一路上,多冷清啊。

    那日,四九一个人抱着少爷的剑在文化院门口哭,奴婢恰巧经过,他便拉着我说,他梦见少爷了,是不是表示少爷就快回来了,奴婢听着,真真心酸。”

    连似月抬眸,那幽幽的暖阳落在她白皙的脸庞上,道,“其实,我有时候也有种错觉,好像午后的某个时刻,诀儿会突然兴高采烈地跑进我的院子里,给我摘来一筐新鲜的莲子让我吃……”

    “大小姐,你放心吧,少爷他天赋异禀,才能卓著,定能在军营里大展拳脚,不会让你失望的。”冷眉一向是比较冷静一些,便冷静道。

    “对,冷眉,你说得对,我可不能哭了,咱们大少爷那么好看,那么厉害,到时候一定会威风八面的回来,我们等着他吧。”

    连似月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她一贯冷情,但和院子里的两个丫鬟在一起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卸下面具,露出真实的喜怒哀乐。

    “大小姐,到了。”这时候,马车前头的马夫恭敬地道,连似月抬头看去——

    只见,“宁德山庄”四个字出现在眼前,这四个字是周成帝亲手写下的。

    连似月踩着马夫的背下了马车,抬头,便见那一身玄紫色衣袍的凤千越正站在牌匾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