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二章 吃喝玩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一二章 吃喝玩乐

    “殿下,末将有一事不解,请殿下解惑。”屏风外面,夜风问道。

    “我看你自随进来后就欲言又止,说吧。”凤云峥轻启唇,道。

    “那吕敬尧分明是因为有谋反的嫌疑才被皇上扣押在京城当质子的,这世子夫人不但不因此战战兢兢的,,反而一见殿下就哭着喊着求情要儿子,就不怕殿下不悦吗?我原以为,既是世子夫人总得是个端庄的,没想到是这样的山野泼妇。”

    凤云峥站了起来,水珠顺着赤倮的身躯落下,夜风听到水声,便即刻走了进去,凤云峥抬脚跨出了沐浴桶。

    夜风拿过白色的布,将他身上的水擦干净了,拿过一旁的锦衣,替他披上,再系好腰间的带子。

    凤云峥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仅穿着这一身单衣坐在书桌前坐下,那柔软的布料贴服在身上,线条若隐若现的。

    “据本王所知,这世子夫人的父亲原来是一个占山为王的草寇,当年吕尚兵力不足,便派大儿子吕茂去民间征兵,吕茂打起了这山大王万年五千人马的主意,便大胆上山游说万年归顺。

    谁知,这万年最看不惯的便是这些官家人了,吕茂才一上山就被他给绑了起来,还百般羞辱,但这吕茂也是个不服软的,任万年如何逼迫,他都不屈不挠。

    万年唯一的女儿万兰见这吕茂气度不凡,便动了心,跑去问吕茂五千人马和山上黄金当嫁妆的话,他娶不娶。

    这回,吕茂倒是服了软,说了一个字——娶。

    这才促成了两人的婚姻,不过世子夫人始终是一届草莽,与这官家有种格格不入也不奇怪。”

    夜风点头,道,“草莽之后和藩王之子,听着也算是一段美谈了。不过,殿下,这安平王看起来对殿下卑躬屈膝,怕是居心不良,殿下为何还要答应住在王府内?”

    凤云峥放下手中笔墨,道,“放眼整个平洲,最好的东西都在这安平王府上,本王千里迢迢,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总要给月儿带着她喜欢的东西回去,让她高兴一下,补偿补偿本王这么久见不到她的愧疚。”

    夜风如今这凤云峥这信手拈来的情话已经是听惯不怪了,他道,“殿下的意思是……”

    “我们与萧国公和四王兄明争暗斗了这么久,虽然也屡屡整的他们措手不及,削弱了他们的部分势力,但始终因为他们根基太深,尤其如今皇上还要依靠手握重兵的萧国公防着三番作乱,所以我们始终也不过是动其皮毛而已,唯有找到一击击破的方法,才能彻底将之摧毁。”凤云峥道。

    “殿下打算怎么做?”夜风心头一紧,道。

    “本王现在休书一封,你安排人,替本王送到山海关连延甫手上。”凤云峥将那写好的信装入了信封里面,吩咐道。

    “是,殿下,末将稍后就去办。说起来,连家少爷连诀也在山海关呢,不知如今如何了。”夜风接过信,突然想起连诀来。

    “这信里夹杂了一封,是给连诀的。”凤云峥道。

    “是。”

    这时候,凤云峥抬头看着前面的墙壁,夜风也随之看了过去,他顿时一怔,上面有个人影刚好一闪!再看那门口,才明白为什么刚刚九殿下为什么要将灯笼放在那个位置了,原来刚好将那偷窥之人的影子印到了墙上。

    夜风手中一动。

    凤云峥立即按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示意他按兵不动。

    “夜风,看来啊,这人还是要讲究出生,这万氏虽为世子夫人多年,可始终改不了那冲动粗鄙,你将来要成婚了,本王要给你找个温婉贤淑的,如此,你也免受婚约之苦了。”凤云峥站起身,带着些调笑的口气,道。

    夜风会意,道,“殿下,那世子夫人行为虽鲁莽了一些,但也是思儿心切吧,只是殿下才到平洲,她便哭着喊着求饶,确乎不合时宜。”

    “罢了,时间不早了,歇了吧,这平洲风光优美,本王倒要替父皇好好四处看。”凤云峥起身,往内室走去,那脸上的神情变得冷峻,唇角溢出一丝清浅的笑意。

    夜色,渐渐地深了。

    整个安平王府表面进入了一片宁静之中,平静之下隐隐涌动着澎湃的暗流。

    凤云峥深夜未眠——

    以前一世对吕尚的了解,他是不会甘心被朝廷控制的,即便是推恩令,也怕是阻止不了他们一家策反的决心,他绕了这么大一圈,来到平洲,就是为做一件大事给月儿当及笄之年的生辰礼物。

    这礼物,他能顺利地拿回去吗?毕竟,吕尚绝非善类啊。

    第二日一早。

    吕尚便率领着吕家众人在王府的前厅等候着凤云峥宣读颁布推恩令的圣旨,凤云峥原是巳时一刻到的,可吕家人一直等到了午时,他才姗姗来迟。

    他笑着,潇洒走进殿内,声音洪亮地道,“诸位久等了,这安平王府的床榻实在是舒适,本王便贪睡了一些。”

    只见,他今日一袭白色锦袍,纤尘不染,只是头上那象征着皇子的玉冠摘了,换成了束带。

    吕尚一愣,心道,宣读圣旨怎么会穿的如此随意。

    还不待吕尚说话,凤云峥便道,“安平王,本王在来京都之前便听说这平洲的梨花酿特别有名,一壶梨花酿,香气数年而不绝,本王实在想去品尝品尝啊。”

    吕尚哈哈大笑,道,“这个简单,殿下想要和梨花酿,小王命人去哪梨花坊买上最好的回来就是了。”

    “不可。”凤云峥摆手,道,“本王想亲自去看看这梨花坊,再与酒坊的主人喝上一壶,才算过瘾嘛,哈哈哈……”

    说着,凤云峥便转身,身上白袍飘起。

    吕尚眉头微皱,立刻吩咐道,“吕盛,你负责保护好殿下的安慰。”

    “哎,不用了。”夜风立即站了出来,道,“我家殿下,只是想好好尝尝这梨花酿,尝完了,也就回来了,若四少爷跟着,恐怕要被人认出来的,我家主子最喜欢结交那些个文人雅士酒仙歌姬,可不愿那些人顾着他的身份卑躬屈膝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